这个想法一冒出来,顿时就填满了我的整颗大脑,如果这个想法可靠的话,那么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幕离奇的,让我不解或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仿佛都在一瞬间说的通了!

  t酷匠_d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从进入昆仑山之初,萨克部落黑竹屋中那尊塑像的异常,到后来昆仑仙山哀鸣鬼穴中的诡谲,仿佛都紧密的和一个人,甚至可以称为神的名字联系在一起,黄飞虎!

  三千余年前,他乃是商朝末年的护国侯爷,功高震世,在朝中话语权极重,后来纣王伤害其家人,他愤而转投武王姬发,封神大战过后,被姜子牙封为东岳大帝,阴间天子,乃是真正的冥界最高主宰!

  我猛的掏出口袋里的那枚漆黑戒指,放在手中仔细的端详着,或许这枚被黄公称为阴冥古戒的东西,曾是当年的飞虎神将所有!

  因为也只有来自于那位阴间真正的最高主宰所遗留的东西,才会让不小心冒犯到它的黑无常生出那般害怕的感觉,只有在我身上看到了黄飞虎当年的影子,才会让黑白无常二人吓得那般目瞪口呆!

  我浑身的毛孔尽皆大大张开,无力的靠在沙发上,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过荒谬,但正如我之前所想,似乎这个荒谬的想法也是引发这一系列事情唯一的可能!

  我打了个冷战,快速的掏出手机,第一时间就给左老头拨去了电话。

  他是唯一一个让我信任,并且阅历极高,而目前联系的上的人。

  电话嘟嘟两声接通过后,那头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啥事啊小子。”

  我没有心思和他闲扯淡,将之前我说遇到的一系列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和他说了一遍,尤其是在三生石之前看到的画面,更是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他听完过后,沉默了好久都没说话,我甚至都以为他已经给我挂了,但当我按亮屏幕过后,却显示正在通话当中。

  “喂?”

  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呼……”

  那头终于传来了左老头的声音,我听见他在电话那头深呼吸了一下,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缓缓道:“你先别急,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我就在家。”

  左老头详细问了一下具体位置,跟着便切断了信号。

  我正纳闷他是不是要来找我,就在这时,眼前突然一晃,我瞪大眼睛,一个虚幻的人影诡异的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人穿着件黑色的中山装,看上去还挺高档的,就是上面沾满了油腻的污渍,就跟十多年没有洗了似的。

  定睛一看,我才惊愕的发现,这人竟然是许久都未曾见过的左老头。

  “你……”

  我愕然的望着他。

  “别问这么多了,我坚持不了多久的,赶快把手伸过来!”

  左老头皱眉说道。

  “哦哦……”

  我依言将手伸了过去,左老头赶快抓起我的手心,用指甲在上面画了一圈奇形怪状的符文,随后闭上眼睛嘴里缓缓地默念起了一段儿咒语。

  再然后,他松开我的手心,拔了我一根头发,引燃之后用手猛的在空中一抓,紧紧握在手中,手掐印诀似乎像是在计算着什么。

  “嗯……”

  片刻过后,他像是便秘了似的嗯了一声,本就虚幻的影子在此刻变得更加透明,双目讶然的望着我,嘴中喃喃道:“竟然算不出来……”

  他望了我一会儿,突然露出一口的黄板牙,嘿嘿的笑起来:“看样子,你小子看到的十有八九就是真的……啧啧啧……阴天子,老头子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还没看见过真人呢……以后我死了记得吩咐阎王爷在地府谋个好差事做做啊,不然给我加个百八十年阳寿也成……”

  我嘴唇抽搐了一下,啐道:“你能不能别开玩笑了,我很担心啊,万一这事情还没完怎么办?”

  “联系联系你师父啊,照你说他以前这么牛逼,有他在就没人敢动你的。”左老头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莫名之色。

  “怎么……你也认为大闹地府的人是我师傅?”我讶异的望着他道,在我的心中,我师父一直都是一个对付普通厉鬼、解个镯子诅咒都费劲的三脚猫道士,就算后来的种种迹象表明是我太过于低估了他,但真要我说的话,我觉得他以前的实力顶了天也就应该比左老头未封印己身时强上一点儿,最多和昆仑仙山的李真一道长相仿,因为古往今来闹过地府的哪一个不是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东华帝君,二郎显圣,猴哥……

  惊出地藏王菩萨那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是一名修道的凡人能够做到的。

  左老头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了许多,笑容尽去,望着我摇摇头道:“这种事情我也说不清楚,虽然听上去挺匪夷所思的,不过……”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又浮现出一丝笑意:“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师父关系很熟悉?”

  一直以为你们是基友。

  我心里想着,差点就脱口而出,幸好最后关头忍住了,只见他负着双手,扭头望着天边,眯着眼睛回忆了一下,吐了口气继续说道:“当年我二十多岁的时候,第一次碰见你师父,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几十年过去了,他竟然还没入土,就连白头发都没比当时多出一根来,你说这是不是匪夷所思?”

  我早已惊得目瞪口呆,难以想象,一个凡人的容貌竟然能够和妖怪一样保持不变?!

  “咳咳……”

  左老头咳了两声,道:“我马上就要消散了,这只是我用符咒暂时弄出来的一道灵魂分身,明天我会亲自回来找你,到时候再跟你去一趟昆仑仙山,进那哀鸣鬼穴一看,便知所有事情缘由。”

  当最后一个字回荡在客厅里的时候,左老头的身影已经完全的消失,留下一脸惊叹的我。

  我望着他消失的地方,好半天过后,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下,我以为我已经足够了解这一道中的秘辛,可没想到……

  一切疑惑,只能等明天左老头到来过后,方才可能为我解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明天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