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钱剑剑身上流溢着一层淡淡的金光,颇具灵性,虽说比不上凌皓轩自己用的那把,但也是少有的宝贝,多半是经过他口中的那个师傅亲自用秘法加持,用来对付黑白无常这样的鬼类最是有效。

  黑无常见我掏出铜钱剑来,也是微微一愣,随即手中的铁链再度朝我抽来,我不急不缓的举剑格挡,耳边顿时响起金铁相击的碰撞声,巨大的力道震得我手都有点发麻。

  真要打起来,我绝壁是打不过这家伙的,因此只能不住的躲避倒退,一边还得分散心神观察赵琳的情况。

  她的状况也并不好,一直被压着打,绿色的衣服都有烧得些焦黑,明显是被牛头马面给弄出来的。

  “该死的……”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不过就分神这么一刹那,一条漆黑的影子便重重的落在了我的胸膛上,顿时我感觉我整个身体都传来爆裂似的疼痛,人也跟着倒飞而出。

  “噗……”

  我忍不住喉咙一甜,一大口夹杂着黑气的血从嘴里喷出,魂体就像是沸腾了一般,不住的颤抖着,我脸色发白,身上直冒冷汗,黑无常的铁链太厉害了,简直就是专门用来战斗的,一般的鬼挨一下估计就直接魂飞魄散了,而我,或许是因为具备肉身,而且受过太一大神的大道,挨了两下还勉强能撑得下去,但情况绝对不容乐观。

  估计就算这一次能活下来,我事后也得大病一场。

  “呵呵,不要再反抗了。”

  黑无常微微一笑,指了指我手上的戒指,道:“乖乖交出来,我能让你在地狱里少受点苦。”

  “做梦!”

  我捂着胸口哼了一声,只要还没到最后的生死关头,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那我就拘了你的魂魄,下地狱去好好享受享受吧。”

  黑无常说着,神色淡淡的,一副吃定了我的表情。

  “老子跟你拼了!”

  我手持铜钱剑又冲了上去,黑无常立刻挥动铁链,挟裹着劲风的铁链就好像毒蛇一般,灵活无比,每一次攻击都异常的刁钻,让人难以躲避。

  “嘭!”

  又是一铁链狠狠地抽在我的腰上,这一瞬间,我觉得好像我的整个身体都被这一击给撕裂成了两半,身体直接被抽的飞了起来,像是陀螺一般的在空中急速旋转,最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呃……”

  我闷哼了一声,眼前开始不如之前那么明亮了,我能够感觉到身体里的力量正在一丝丝的被抽走,我甚至还能看到,自己的一道魂魄已经被抽出了体外。

  “起来啊,小子,你不是很能打吗。”

  黑无常走过来蹲下身子,用一只手将我拎了起来,就像拎一条死狗一般。

  他用手拍了拍我的脸,我半眯着眼睛,没有答话的力气。

  只见他贪婪的盯着我手指上的漆黑戒指,随后伸出手来,缓缓地靠近了它。

  “嗤!”

  就在这时,戒指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前所未有过的强光,重重的轰击在即将要触摸到戒指的黑无常手上,顿时耳边传来一声惨叫,紫光落到他手上,直接将他那一只手的魂魄都是震得虚幻无比,似乎马上就要变的透明一般。

  然而这一股紫光似乎仅仅只是要将黑无常的手震开,并非是想真正的攻击他,是以黑无常并没受到什么毁灭性的伤害,要不然的话,他现在的下场绝对不会好到那里去。

  “这……”

  黑无常吓了一大跳,惊惧交加的盯着自己缓缓变得虚幻其来的手掌,一股难言的畏惧突然自心中升起。

  更jU新最快8{上酷E匠w网3@

  让他畏惧的根源,并不是刚才那恐怖的强光,而是因为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仿佛感觉到了一股天地主宰般的威压,那种威压是源自于灵魂的,在那种力量面前,他仿佛连逃跑或是反抗的勇气都生不出来一丝。

  这种恐惧,是他上千年来从来都未曾感受过的,甚至就算是如今地狱的那十位主宰亲自降临,都不可能让他生出如此畏惧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犹如那见到了猫的老鼠,除了无边的敬畏之外,根本就再也不敢有任何其他的心思!

  “你……”

  黑无常惊恐的盯着我,准确的说是盯着我手指上的那一枚戒指,双腿竟是在此刻微微的有些发颤。

  而我,就在刚才黑无常被戒指放出的光芒伤到之后,被铁链打出体外的那一道魂魄,竟是自己又跑了回来,稳固的生在了我的身体当中。

  “老黑,你怎么回事?!”

  白无常见到这边的状况,也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惊讶的问道。

  “不知道,这小子的戒指有古怪!”

  黑无常皱眉说道。

  白无常还想再说什么,但赵琳已经出手打了过去。

  “哼……真以为收拾不了你了!”

  白无常大怒,哭丧棒横劈数下,加上有牛头马面在一旁骚扰攻击,赵琳立时便被逼得险象环生,落入下风,似乎一不留神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望着遇险的赵琳,我心头就像是被猫抓了似的,捡起铜钱剑便冲了过去,然而黑无常却又再一次的挡了我的去路,他虽然畏惧戒指,但毕竟是千年老鬼,心如止水这一点做得很不错,很快的就平复了震荡的心情,并且隐约的猜出了刚才那道攻击好像并不是由我所操控。

  他目光略显忌惮的望着我,数息之后,见我并未有什么动作,不禁冷笑一声,一手铁链一手哭丧棒,齐齐的对着我劈砍而来。

  “铛铛铛!”

  我举起铜钱剑用力的格挡,两条手臂被巨大的力量震得如同要脱臼,同时我眼角的余光忽然瞟到了白无常和赵琳的战斗区域,双目眼睛顿时血红了起来,拼命地捏紧了拳头。

  赵琳被白无常打得灵魂震颤,肚子上有哭丧棒甩出的几道透明伤疤,俏脸苍白,额头上布满汗珠,眉间紧紧皱着,明显正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偏偏却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白无常,有什么冲我来,欺负一个女的算什么本事?!”

  我对着白无常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

  随着我的吼声落下,白无常也是愣了楞,随后冷冷的看着我:“我也不想这样,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自找的!”

  “啪!”

  话音刚落,我便看见赵琳又被他一棒子给抽飞了出去,痛得瘫在地上打滚,喉咙中并同时发出嗯嗯的呻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