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片所有地方都被白雾所笼罩的封闭空间,而现在,我似乎和这片空间融为了一体,空间中一直不断地有奇异能量从我的头顶灌入,如滚滚的潮水一般源源不绝,直到我的身体被这股气息所溢满,那些能量方才停止了灌注。

  在能量停止灌输的那一刹那,我几乎本能般的一下子睁开了双眼,跟着大脑一片空白,迷茫的望着四周,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母猪疯犯了?”陈鹏飞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朝旁边挪了一下。

  “我怎么了?”我皱眉望着他,疑惑道。

  “我怎么知道你怎么了……”陈鹏飞撇了撇嘴。

  问他也是白问,我又看这王道和,他也是一脸迷茫的望着我,好半天过后,才摇摇头:“你别看我了,我也不知道咋回事。”

  Xf看》正版章j节3上3酷d:匠6☆网

  闻言,我的眉毛皱得更紧了,要是苏凝冰还在这儿的话,说不定能替我解答心中的疑问。

  之后的飞行当中,我一直都在想刚才自己究竟是怎么了,那种感觉那种情景非常陌生,我敢确定那是我之前没有经历过的,想着想着,一个古怪的念头忽然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我不会是突破了吧?

  从我接触修道方面的事情过后,我便知道任何妖魔鬼怪都有晋级这一说,但我还从来没听说过人类可以突破的。

  可如果不是突破的话,那我刚才那是什么?

  而且关键是我现在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精气比起之前要浓郁了不止一点,我有信心,现在就算是再遇上般若护法,在手里没有法宝的情况下,我应该也能够凭借自身实力和他周旋一二。

  而忽然间变强了的实力唯有一种说法能够给说得通,那就是我的身体发生了类似于妖怪突破这样的情况。

  我看了王道和一眼,最终没有再多问,这些事情或许只有那些和我一样开启了道心的人方才有可能知道,一般人问了也没用。

  临近天黑,直升飞机终于缓缓的降落在了重庆城内,离家许久,我都有点想那曾经让我胆寒过的公寓了,连警察局都没回,和二人短暂道别后便匆匆的赶往了我的住所。

  可能是由于这屋子曾经住过两只鬼,阴气比较浓重的缘故,我开门进屋的时候居然看见几个游魂游荡在客厅里,而且还都是带着一点怨气的,能够吓人的那种,要搁以前非得把我给吓尿。

  随手将这些游魂赶了出去,我放下背包,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重新在客厅将太一神像给端端正正的摆好,以前放在我屋里不过是因为赵琳害怕,后来她实力增强过后其实便不怕了的,不过我一直都没挪地方,这次正好将它安回原来的地方。

  由于没人居住,这些天屋里积聚了大量的灰尘,我拿着扫把里里外外扫了一遍,又拿着拖把开始拖,从卧室拖到客厅,最后在赵琳以前住的房间停下,习惯性的敲了敲门。

  然而过了好几秒钟,里面都没有传来任何动静,我这才想起,随即微微一叹息,赵琳已经不在这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有种心酸,和她一起住的这些日子里,我对她不知不觉间已经产生了一种朦胧的感情,这种感情我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可能有点喜欢,也可能只是习惯。

  但现在进她房间拖地,我却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我真的有点想她了。

  我一定要让她恢复记忆,接她回来!

  在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拿着拖把拖地时,我同时在想,白无常那里肯定有某种能够推测出我行踪的物品或者是方法,现在我已经离开了昆仑,他必然早就知晓,之所以一直未曾现身,原因可能多半就是我之前一直都呆在龙虎山,就算是出于对三清天师的尊重,他也不会轻易前往那些地方。

  而我如今出来了,估计白无常很快就会来找我,最多也就是早晚的事情。

  果然,在我拖完地天色渐渐转黑过后,大约在晚上一点这样,屋子里的空气便忽的冷了下来。

  这种降温非常的突兀,在重庆呆过的都知道这里的夏天有多热,但那一瞬间我却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眯着的眼睛跟着一瞬间就睁开了。

  我开着灯,于是一眼清楚地看见就在我卧室门口,赫然背立着一个又高又长的人影。

  人影身穿白衣,缓缓转过身来,一张苍白的马脸之下垂着一条三尺长的红舌头,头顶高帽上写着四个血红色的字,一见发财。

  “杨乐,东西呢?”

  白无常站在门口,望着我冷冷的说道。

  看他的表情,恐怕是已经知道了我没能成功的结局,但仍旧不死心,所以有此一问。

  对于他,我如今也不是特别害怕,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没拿到你说的那个东西。”

  “没拿到?!”虽然早有预料,但听我亲口说出来过后,白无常的脸色依旧是狠狠地变了一变,随即压抑下暴怒的心情,盯着我冷冷的道:“你可是答应得好好的!有契约为证!”

  我心想滚你妈的狗屁契约,要不是你逼着老子,老子会签那认都认不得的东西?!

  “真不好意思,我真尽力了,可还是没成,那门口守着个厉害的家伙,我好不容易把他引走,进到哀鸣鬼穴却差点连命都丢了。”我皱着眉,装作委屈的说道。

  白无常皱了皱眉,迟疑道:“你在哀鸣鬼穴里看见什么了?”

  我想了想,这种事情说了应该也没啥吧?

  于是如实道:“我看见一口紫色的棺材,刚一接近就被弹飞了,里面还伸了条手出来想杀我,要不是我机智,现在可能真的去你那儿报道了。”

  白无常听了我的话,苍白而僵硬的脸也是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但几秒钟过后,却又冷笑了起来,盯着我缓缓道:“你在撒谎!”

  我顿时心脏一缩,面上却丝毫没有变色,故作茫然的道:“我没有啊,你为什么说我撒谎。”

  “别装了,等了好多年才等到你的出生,我实话告诉你吧。”

  白无常哼了一声,接着道:“你是世上唯一一个和棺材里那人八字完全相符的人,要说连你都无法接近那棺材,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