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啊……”

  绳子刚一套上僵尸的脖子,前者立马便奋力的挣扎了起来,立刻剑眉道人就有些支撑不住了,他的力气当然不可能跟僵尸比。

  “大家快去帮忙!”我立刻冲了过去,那些目瞪口呆的道士听见我的呼声,立刻也是觉醒过来,拿着符咒拎着铜钱剑桃木剑涌了上来。

  僵尸仍在剧烈的挣扎着,若是不小心被它抓到将会异常麻烦,所以我们虽然人多,但却也不敢靠的太近,只能用符咒将他压制。

  平时一般的符咒对他都基本没啥作用,然而他现在正当处于一个极端虚弱的时期,在众人合力之下,它终于也是渐渐的停止了挣扎,被剑眉道人用特质的绳子捆成了一条毛毛虫。

  “嗤……”

  剑眉道人做完这一切,咬破中指在僵尸额头按了一下,随后抽出两张紫符,一张贴在了僵尸的头顶,而另一张则是被他贴在了有个透明窟窿的心脏处。

  僵尸彻底停止了挣扎,只剩下手脚还在微微抽搐着。

  剑眉道人又拿出几张遍布暗金色图文的蓝符,挨个的贴在了僵尸的四肢上……甚至就连小弟弟也没落下。

  “呼……”剑眉道人松了口气,对着身旁的道士们有气无力的说道:“把他抬到后山真武殿关押,派人日夜守候。”

  “师叔遵命!”

  众位弟子敬畏的看了剑眉道人一眼,急忙道。

  “多谢二位小友,否则这祖辈们留下的基业,今天恐怕就得毁在我手里了。”剑眉道人走过来叹息了一声,望着刚才战斗过的地方,兀自还有些心有余悸。

  “前辈客气了。”苏凝冰行了一礼,语气轻柔的道。

  剑眉道人微微一笑:“不知令师身体如何,我多年都未曾去拜访,实在是怠慢了。”

  “有劳前辈挂怀,家师一切都好。”苏凝冰回答道。

  “呵呵……令师的修为高深莫测,倒是我多虑了。”剑眉道人咳了两声,目光又看向我,迟疑了一下道:“这位小友是?”

  “额……那个,那个我认识你们掌门。”

  剑眉道人怔了怔,随后多看了我几眼,恍然道:“原来是你,我听师兄说过的,今天有劳你了,怎么,没受伤吧?”

  “我没事。”我用力的摇了摇头,他看着我嗯了一声,随后脸色忽然一白,低头望着微微有些凹陷的胸膛,紧接着倒是松了口气,幸好刚才他并未被僵尸抓伤,要不然那才是最麻烦的,至于现在这点伤,只要休养一段日子就可以痊愈,并无大碍。

  通过交流,我才得知原来眼前的剑眉道人就是当今龙虎山内仅存的,除了左老头之外,唯一的一个第一百七十七代弟子,难怪修为如此之高,就连那绿眼僵尸都不过是靠着诡计才迅速获胜,要真公平决战,必定会是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

  虽说剑眉道长并未中尸毒,但毕竟遭受了重击,匆匆和我们交谈了一阵,便赶回去疗伤了。

  “没想到左老头居然还有个师弟。”望着剑眉道长远去的背影,我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下左善,同样都是同出一门,为何两人的差距竟会如此之大?一个正直得像杆枪,另一个却猥琐得难以直视。

  苏凝冰听到我的话,思忖片刻,也是微微点头。沉吟道:“原先就听师父说过,这些外界的门派并不像我看到的那么简单,果然是真的。”

  我赞同的点头,难怪即使这些门派中的弟子招惹到了冥罗会,后者也不会轻易追杀到他们山门,以前左老头不在的时候,如果光按照表面实力来看,仅仅是一个般若护法就足以对抗整个龙虎山,但现在又算上这个神秘的师叔的话,般若来了就无异于送人头。

  之后的事情就不一一阐述了,反正经了刚才的事情,龙虎山那些道士对我恭敬地都跟什么似的,唯有知道我底细的王道和,对我竟然能够把僵尸伤成那模样非常疑惑,一直盯着我看啊看的,要不是现在人多,恐怕立马就冲过来揪着我领子问我咋回事了。

  在大殿里耽搁了一阵子过后,苏凝冰便起身告辞,我也赶紧跟着站了起来,不然不知道还得磨蹭多久。

  见挽留无用,那应该是大师兄的老道人便要让弟子送我们下山,王道和自告奋勇说让他送,反正他和我同路。

  出了龙虎山门过后,苏凝冰便走向了在外头等候多时的直升飞机,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道:“你就这么走了啊?干脆跟我去重庆玩几天吧。”

  苏凝冰微笑着摇了下头:“恐怕不行,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以后有机会去重庆的话我一定找你。”

  “那行吧,留个电话呗!”我看着她走进机舱,急忙道。

  她在里面冲着我露出一个笑颜:“不用,有缘分的话还会再见的。”

  “……又是这句……”

  我郁闷的骂了一声,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快速旋转起来,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很快便带动着飞机离开了地面。

  1酷-M匠网¤永Wg久,免《费看HF小说

  目送着飞机在我眼中逐渐的变成一个黑点,我这才反应过来,却见到王道和跟陈鹏飞正杵在我身后直勾勾的盯着我。

  “你们干嘛?”我吓了一跳。

  “看个屁,我问你,这些天不见你怎么这么厉害了?”王道和目光盯着我,眼中充满了疑问。

  “没办法,我天才。”我耸肩笑了笑。

  王道和明显是不相信的,但他张了张嘴过后,一时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见状,我便巧妙地岔开话题,对他们两个说道:“时候不早了,先回重庆再说吧,不然天黑前就到不了了。”

  二人皆是点头,陈鹏飞摸出手机给他爹打了个电话,过了没多久,就有一架微型的直升机盘旋在了头顶的天空中,徐徐放下绳索,将我们三人都拉了上去。

  坐在机舱之内,我闭上眼睛,津津有味的回想着之前的战斗,那绿眼僵尸是我有史以来遇见过的最强的怪物,没想到这样都被我搞废了,虽然有着苏凝冰的帮助,但我自身肯定也是占据很大一部分的,像苏凝冰她自己就打不过那僵尸,必须借助我的身体才可以。

  之前那惊险的场景此刻如同放电影般的一幕幕回荡在我的脑海中,不知不觉,我的思维仿佛出现了模糊,身体竟然陷入了一种奇特的感悟当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