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告诉白无常,让它不要再打什么主意了,若是再有下次,我必定亲下冥府!”黄公冷哼着说道。

  “哦哦……”我木讷的点头,这黄公看来果然不是人类,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怪物变的,而且似乎还跟白无常他们很有渊源,红色的眼睛,这也不像是妖怪之类的啊……

  最终黄公依旧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把戒指还给我,他只是让我要好好保存,若是戒指消失了,我这人也就可以跟着一起消失了。

  黄公挥手刮了一阵大风,直接将我吹出了树林,沿着天空一直飞到了昆仑仙门道士练剑的地方。

  此时已是接近卯时了,也就是说天快亮了,老实讲我心里还是有一些忐忑的,毕竟未经允许就擅自闯入人家忌讳颇深的地方,很不道德啊。

  v更新最-快"上{酷匠N网

  不过想来李道长清楚其中缘由过后也不会怪我,便迈开步子走入了眼前大殿。

  刚一进去,我就看见一个白影端坐在大殿中央神像下的蒲团之上,他背对着我,长须飘飘,仙风道骨,周身浑厚的精气若隐若现,跟个老神仙一样。

  我刚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这不是李道长还有谁?

  “呵呵……小娃娃,赶紧过来吧。”李道长诡异的转了个弯,笑呵呵的对我说道。

  我硬着头皮走上了前去,他指了指旁边一个铺团:“坐吧。”

  “不……我站着就行了……”我摇摇头尴尬的道。

  “那怎么行呢,以后让你师父知道老朽坐都不让你坐,还不得把我这儿掀个底朝天?”李道长轻轻地笑着,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

  他越是这样,我反而越是愧疚,一直不敢坐,最后经不起他的再三劝说,只好坐到了蒲团之上,如坐针毡。

  “你不用紧张,其实之前在雪山发现你的时候,我已经猜到你们是为哀鸣鬼穴而来。”李道长睿智的目光从眼睛透出,看着我我说道。

  “您……您知道?”我愣了一下。

  “嗯。”李道长点了点头。

  我脸一红,疑惑道:“那……您为什么还要带我们来?”

  李道长轻轻一叹,摇头道:“多少年了,每逢在这大山之中见到修炼之士,必是为那哀鸣鬼穴而来,他们觊觎其中的东西,妄想夺其造化,逆转生死,可最后却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的,几十年前,那空白的青石头上面,本是有哀鸣鬼穴几个字的,我看着生气,就将其全部搽干净了。”

  我心中略感恍然,原来是这样。

  李道长继续道:“起初我想打发你们出雪山,免得惨遭横祸,却得知你是冰儿的朋友,便带回来让你们见上一面,再后来又得知你是雷公的高徒,我心中甚是欢喜,以致今晚你们前往后山也没有阻拦,只是悄悄跟在后面,以保你们周全。”

  我满心愧疚的低下头,还以为自己已经做的很隐蔽了,却没想到原来一早就被人家发现了。

  李道长顿了一下,看着我道:“我观你面相,知道你不是贪婪之辈,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何要进哀鸣鬼穴?”

  我低头沉默片刻,缓缓的将白无常勾我下半步多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仔细的描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李道长恍然的点点头,随即又不解道:“知道你是雷公的徒弟,他竟然还敢威胁你?”

  “白无常说我师父现在都自身难保了……”我说道。

  李道长一愣,随即苦笑着拍了拍脑门:“我真是老了,忘了你之前就说过。”

  就在这时,内堂之中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道倩影自里面缓缓走出,广袖罗裙,姿态优雅,美丽大方。

  “参见老师。”苏凝冰对李道长行了一礼。

  “呵呵,冰儿这么早就起了啊。”李道长目光中满是宠溺的道。

  “嗯。”苏凝冰点点头,美目又看向了我,笑靥如花:“杨乐,你怎么也起的这么早?”

  “额……我这人有点认床,晚上睡不着觉,这么都醒了好几个钟头了,就出来陪李道长说会话。”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扑哧……”

  苏凝冰噗的一下笑了出来,目光奇异的望着我:“你这么大了还认床啊?”

  “嗯……是啊……”我这才不禁觉得有点脸红,微微偏过了头。

  “呵呵,你们两个年轻人慢慢聊,我回屋里看会儿报纸。”李道长这时忽然从蒲团上坐了起来,转身走入了内堂。

  我愣了一下,然后尴尬的望向苏凝冰,现在这大殿里就我和她俩人了。

  “这儿好闷,出去走走吧。”苏凝冰甜美的微笑道。

  我怔了一下,望着她的表情,我隐隐觉得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便点点头,说好。

  和她两个行到外面,一直走到那两块巨石之前。

  苏凝冰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空白的巨石,沉默片刻,忽然问道:“杨乐,你们昨晚是不是去后山了?”

  我心中一跳,好聪明的女生,果然啊,她真的发现了。

  可我脸上却还一副迷茫的表情:“没有啊,你干嘛这么问?”

  苏凝冰轻轻一笑,摇头道:“你演技真不怎么样,看来我的感觉没错。”

  我老脸不禁红了红,还以为自己演的天衣无缝,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识破了。

  “你知道后山是什么地方?”我疑惑的望着她。

  她看着我摇头:“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后山是禁地,任何弟子都不能擅自进入的,否则会遭到重罚。”

  她说到这儿,话锋一转,眨了眨眼睛,又问:“你去后山干什么呀,我听师兄师姐们说后山的树林里有个很恐怖的东西,你没遇到危险吧?”

  估计她说的很恐怖的东西就是黄公了。

  我思忖了一下,最后还是将我的目的告诉了她。

  声明一句,我不是花痴啊,绝不是因为苏凝冰长得漂亮才告诉她的,或许是由于我俩都有阴阳眼的缘故吧,对她莫名的有种信任的感觉。

  当然我只讲了前面部分,至于后面进哀鸣鬼穴的事情,我谁都不打算告诉。

  她听我说得惊险,一直紧皱着眉头,直到听到李真一出现,紧绷的神色才缓缓放松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