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他那诡异中还带点戏谑的神色,我内心深处不禁涌上丝丝寒意,盯了一眼漆黑的洞口,如他所说,我的确也没感觉到里面有什么妖邪之类的存在,只是阴气特别浓郁,仅此而已。

  可越是这样,我心里反而越不安,用膝盖想也能知道这儿绝对不是什么好呆的地儿,要不然白无常不会那么郑重,还让我签什么契约,昆仑仙门的人也不会将这里视为禁地,更不会有黄公这个神秘而又强悍的存在守卫。

  黄公说进到里面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死了,那我进去肯定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论出于何种原因,我这时都应该立刻掉头回去,但却不知怎的,冥冥中似有种奇特的能量,好似一双无形大手般的将我牢牢扣住,并且给我的脑袋传达着进入其中的思想。

  我犹豫了一会儿,就进去看看,而且就在洞的外围,一有不对的我立马就跑。

  心中打定了主意,我掏出手机把闪光给打开了,明亮的手电筒给我紧绷的心带来了丝丝安慰,随即我深呼吸了几下,踏进了洞中。

  黄公看着我的这一举动不禁皱了皱眉,阴沉道:“我虽然答应了李真一会把你送回去,但你执意要自寻死路,可就怨不得我了!”

  “知道了。”

  我应了一声,拿着手机这洞内上下扫射,才看清这儿的环境。

  dD酷)L匠‘K网永久xX免费-2看.《小O说

  这是一个封闭的山洞,洞里十分干燥,并没有滴水或者暗河存在,洞顶也没有蝙蝠,只是渗人的哀鸣声不知从哪儿传出,一声声的不断刺激着我的大脑,使我颇为的紧张。

  最初我只往里走了五步就没敢继续往前走了,虽然极想找到白无常所说的印章好交差,但每往前挪动一步,四周哀鸣的声音就会放大一倍,震得我的耳朵都要爆炸了,没有办法,只得打消了继续前进的念头,准备出洞了。

  可就在我转身的一刹那,一股奇异的感觉突然又使我改变主意了,我也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就好像两个人一起盗墓,其中一个本来因为害怕都打算出去了,而另一个碰巧又在墓穴里高呼找到宝贝一样,叫人难以决断。

  最终我还是决定堵住耳朵继续往里走,这儿阴气太浓了,使我很不舒服,因此我每走几步就得用天眼将阴气震散许多,如此行进了一段距离过后,我的双眼中都充满了血丝,像要炸开了似的。

  我不敢再动用天眼的力量了,眯着个眼睛借助手电筒的光辉艰难前进,走了一会儿过后,我突然眼神一凝。

  在我面前大概三四米的地方,山洞向中扭曲,两边的山壁和在一起,形成一个石夹子,而在这石夹子当中,一团长条形的紫色物件放置在其中。

  这是……棺材?!

  我走近仔细的查看了一番,这紫色棺材表面还镶着金色的纹路,通体流溢着淡淡紫光,总之一看就给人一种凉飕飕的神秘感觉。

  这情形让我想起了林正英僵尸片里的老僵尸所住的棺材,那棺材就是这么个模样。

  一种奇特的感应驱使着我将它打开,我犹豫了一下,轻轻放开捂住耳朵的手,刺耳的哀嚎声立刻在我耳膜中炸开了。

  “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这种程度的哀鸣,时间一长,就算没鬼也得变成个聋子。

  我将手机放在地上,双手用力的扣住这口棺材前沿,手臂肌肉绷得紧紧地,想在一瞬间爆发将它掀起来,棺材盖是很重的。

  “嘿!”

  我嘿了一声,双臂猛的向上发力,然而与我想象之中的情况完全不同,这棺材盖竟然没有被我掀起丝毫,当中反而透出一股刺眼的紫光,狠狠撞在我身上,我看见自己的身体一个腾空,在空中倒退了几米之后重重跌落在了地上,骨头都快给我摔散架了。

  我捂着腰从地上爬起来,这回是真决定回去了,说什么我也不往里走了。

  可就在我回去将手机捡起,准备离去的时候,脖子忽然猛的一紧。

  一只虚幻的紫色巨手抓在了我的脖子上,并缓缓地向着中间挤压着。

  我整个身体在一瞬间就软了下来,浑身直冒汗,那抓在我脖子上面的紫色巨手如同皇者一般,我悲催的发现我心里竟然连反抗的勇气都生不出来。

  这得恐怖到了什么地步,才会让我生出这种感觉?!

  脖子被捏住,我叫也叫不出来,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古怪声音,脸涨得通红,双腿乱蹬,并且由于氧气的稀缺导致大脑一片空白,双目不停地向上翻白眼,我感觉自己马上要死在这儿了。

  “嗤……”

  此时,一道迅捷的黑影自哀鸣鬼穴之外飞快的掠进,并作出想要救我的姿势,而与此同时,我身体之内突然又爆发出一阵奇异的光芒,那紫色大手在这光芒的照耀之下,忽然散作无数细小的紫色颗粒,并迅速的消散而去。

  “咳咳……”

  我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手捂着喉咙剧烈的咳嗽,感觉肺都要炸开了,要是那手再捏我片刻,我估计就真要死了。

  “哦咳……王八蛋……骗我……你生儿子没屁眼……哦咳……”

  我捋着自己的胸口,嘴里不停的咒骂着黄公,他不是说这洞里没有妖怪吗?!

  然而一晃头,我嘴里的骂声却是立刻便止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同时也僵了。

  黄公站在我身后,一只胳膊僵直在空中,苍白的脸上此刻却是充满了惊愕。

  他呆呆的望着我,好半天之后又望了望那紫色的棺材,终于是平复了许多,皱眉道:“你竟然没被捏死……真是奇怪……”

  “喂!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不是说洞里没妖怪吗?!”

  愤怒充斥着大脑,又见这家伙竟然还在说风凉话,我一时气血上涌,也忘记了这是个实力不知道比我高多少倍的人,冲着他狰狞的咆哮起来。

  黄公一直沉默着,也不搭话,良久,一只手倏地搭上我肩膀,身形微动,眨眼的功夫就连着我一起带出了洞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