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萨克华大叔记错了?

  可是这也不应该啊,萨克华大叔明明告诉我,一共有两块青石头,一块上面刻着昆仑仙门,而另一块就是哀鸣鬼穴了,就算是记错了也不至于记得其一记不得其二吧?

  “你怎么了?”望着我忽然大变的神色,苏凝冰在一旁不禁疑惑的道。

  “没……没什么。”我用力的摇头,迟疑了一下,指着那光滑的大石头问道:“为什么一块有字,这一块就没有字了呢?”

  听到我的发问,苏凝冰怔了一下,随即看着那光华的青色巨石,想了一会儿道:“额……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以前我好像听师兄师姐们说起过,这块石头上原本是有字的,但现在为什么没了,我就不知道了。”

  “哦……”我恍然点头,心里的大石头跟着落了下去,曾经有过字,那一定就是哀鸣鬼穴了,萨克华大叔提供的信息并没错。

  我想,这哀鸣鬼穴或许是一处非常重要或者非常特殊的地方,据我猜测,青石头上面的字不见了多半就是昆仑仙门的人弄的。

  之后我们回到大殿,各自聊起最近的状况,其中肯定少不了提到阴阳眼,因为我和她同样都是拥有着这世界上最稀少的一种眼睛。

  “前段时间,我师父说重庆那边有人在开天眼,开天眼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你吧?”苏凝冰眨了眨眼睛,忽然问道。

  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就点头说是。

  她不禁露出惊叹的神色:“真厉害,我的天眼还只是初窥门径而已,你都能引来天地异象了。”

  “我只是那一次碰巧引来的……后来就没那么厉害了,像之前要不是你师父突然来了,我和陈鹏飞估计就死在那妖怪手里了,天眼对他作用也不大。”我说道。

  苏凝冰怔了怔,随即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会打不过那妖怪。”

  “怎么,你知道那妖怪?”听她的话,这回轮到我疑惑了。

  苏凝冰点点头:“那是一只狐妖,最近经常出没在这附近的雪山,专找那些没有化形,刚刚修炼的动物夺取修为,卑鄙无耻,不过这是它们妖怪间的事情,我们也就没管,直到今天我师父说感觉到了人的存在,才下山去把他给吓跑了,没想到就是你。”

  “那狐妖根本不是我师父的对手,师父说它修炼了几百年,和东北的胡三太爷是亲戚,不然残害人类这种行径,之前肯定就不是把它吓跑这么简单了。”

  听完她的话,我不禁觉得有点古怪,以往我遇到的能打赢的鬼怪都是直接灭了,难道对这些修炼的妖怪而言,杀它前还得看看它有没有背景?!在道上关系硬不硬?然后才能决定怎么处置?

  这潜规则无处不在啊,简直就跟西游记似的,有背景的妖怪全都被主人救走了,没背景的野路子就都被猴哥一棍子敲死了。

  y酷√匠V{网正Y版首b发

  苏凝冰留我们在这里多玩几天,我当然是直接答应的,这样也好找机会打听哀鸣鬼穴的事情。

  她给我们安排了两间空房,之后便进入内堂再度沉浸在了修炼当中。

  白衣老人在苏凝冰进去过后不久,便出现在了大殿之上,此刻我已经知道他的名字了,叫了一声李道长。

  他笑呵呵的点头,走到我身边的蒲团坐下:“怎么样小伙子,我没骗你吧?”

  “嗯……谢谢李道长刚才救了我们一命。”我说道。

  他摆摆手,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道:“冰儿那丫头从小就是个孤儿,是我把她捡来的,后来发现她有阴阳眼,这才将她收为弟子,前些时候龙虎山的小娃娃来这儿拜访我这老头子,我便让她跟着一起出去见见世面,可没想到就碰上了你,这回来之后吧……就经常提起你的名字,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李真一说到这里,忽然笑着摇了摇头,那古怪的目光看得我心里有些发怵。

  幸好他没在这个话题上说太多,继而转移话题,望着我道:“对了小伙子,听冰儿说你师父是一位高人,你不妨说出来听听,说不定还和我有旧呢。”

  我思忖了一下,道:“我师父他姓雷,叫雷公。”

  “雷公?”

  李真一道长愣了一下,接着惊叹的看了我一眼:“难怪,原来是他的高徒,我说怎么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造化。”

  他这番话说的我真是无地自容,不说远了,就茅山那个长得跟个女人似的凌皓轩就比我厉害多了。

  “您认识我师父?”我明知故问道。

  李真一笑了笑,眼中掠过怀念之色,道:“不仅认识,年轻的时候还打过架呢,那时候我可打不过他,也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打得赢……诶,他在哪儿呢?”

  我神色有些暗淡,道:“现在他肯定不是您的对手了,他封印了自身,而且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白无常说他被什么东西给缠的脱不开身。”

  李真一怔了怔,随即叹了口气,摇头道:“又是五弊三缺,多少年了,无数盖世英才最后皆是逃不过封印自身的结局,没想到就连他也没能例外。”

  我心中一动,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憋在心里,为什么我师父和左老头他们要封印自己的实力?五弊三缺犯就犯了,毕竟除了命缺之外,其他的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可他们为何连关键时刻都不敢解开封印与人交战?

  如今我面前就坐着一个或许是这世间最厉害的人之一的老道士,我没有犹豫的就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

  “唉……”

  听完我的话,李真一又长叹了一声,闭着眼睛陷入了回忆当中,良久过后,方才缓缓睁开眼:“在我年轻的时候,曾有一个天赋无双的人,资质极佳,在他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可以独自一人对付鬼仙,封印僵尸王,三十岁的时候几乎已经天下无敌,无论修炼了多少年的老妖怪都得忌惮三分,就算是地府的人也会给他几分面子,在阴阳两界都有不小的名气和声望,当年所有道门中人都觉得他将会是一位载入典籍史册的高道……”

  “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