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然后,她跟我介绍了很多昆仑仙门的信息,比如这一脉的祖师爷,据她说典籍记载乃是元始天尊直接遗传而下,所以她们供奉元始天尊实际是在供奉自己的祖师爷,而不是供奉道祖,因此这里只有元始一人。

  至于这个事情是真是假,其实就连她师父也不确定,毕竟那太过骇人听闻了。

  昆仑仙门这一脉和外界的茅山龙虎山之类的门派不同,比起后面两者,她们更类似于炼气士一类的角色,驱鬼镇妖也很少会用到符咒,由于身体内充盈着一股特殊的精气,可以直接用剑对付邪物,而且她们的寿命也比一般人要长不少。

  说到这里,她忽然俏皮的问我,让我猜猜她师父多少岁了。

  我想了想,她师父看起来大概七八十岁的样子,显得特别精神,不过从她刚才的描述来看,恐怕真实年龄还要超过这个数字,斟酌了一下过后,试探的道:“九十岁?”

  苏凝冰摇摇头,让我再猜。

  “一百岁?”

  苏凝冰还是摇头,说差的太远。

  我的心脏微微一缩,一百岁已经是人瑞了,不管在哪里都很少见,她竟然还说差的太远?

  难道她师父是张三丰,活了两百多岁不成?

  这时,只听她说道:“我师父究竟活了多少岁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以前看过他写的一本书,在他年轻的时候,乾隆皇帝可是亲自召见过他的哦。”

  “咕……”

  我和陈鹏飞同时咽下了一口唾沫,心中有十万只羊驼同时奔腾而过,乾隆亲自召见?!

  我历史很渣,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乾隆皇帝应该是十八世纪的人,距离现在也就是二百多年近三百年的样子,那她师父难道真的活了二百多岁?!

  而且乾隆皇帝既然会召见他,就代表那时候的他已经是天下闻名的高道了,年龄必然不小了……

  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我也要修仙……”陈鹏飞在旁边弱弱的说道。

  “噗……”苏凝冰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随即望着他认真的说道:“当然,如果你真的想的话,我可以跟我师父说说的,不过很累的。”

  陈鹏飞本来就只是随便说说,这时听苏凝冰竟然说要给他引路,顿时用力的摇起了头,一脸尴尬,他还是觉得他比较适合当警察。

  “我带你们参观参观吧。”苏凝冰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对我们道。

  “嗯。”

  ……

  里里外外走了一圈之后,我才发现这里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完全封闭的状态,有许多现代化的产物,电视电脑冰箱空调洗衣机一应俱全,冰箱空调洗衣机就算了吧,毕竟发电机能带动,但电视和电脑又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儿还有无线信号和网线?!

  通过询问苏凝冰我才知道,原来国家竟然为了他们弄了颗专用的卫星出来。

  继续往后山的广场上走,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坝子,坝子上停着几辆绿色的军用直升飞机。

  当初在离开安乐镇的时候,天空上飞过的那辆直升飞机就是这样式的,我记得当时我师父还毫不留情的吐槽了几句,似乎对昆仑仙门和权贵打得火热非常反感。

  “这些并不是我们想要的,只是国家非得送来,我们不要他们就赖着不走,最后没办法只好收下。”苏凝冰解释道。

  我和陈鹏飞对视了一眼,这话也就是从她嘴里说出来不觉得有什么,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说,都觉得异常装逼,太装逼了。

  参观完后山过后,我们穿过内堂,又回到了宽敞的大殿之内。

  据苏凝冰介绍,这昆仑仙门一共有一百九十八人,她是如今还存在的第三代弟子,而这一百九十八人里面,有超过一半的人都开启了道心。

  听她说起道心,我的心脏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看着她问道:“那你呢,你有没有开启道心?”

  “当然。”苏凝冰点点头。

  我皱了皱眉:“你不怕五弊三缺吗?”

  本来我以为她会跟凌皓轩那样先叹口气然后再说一大堆,可没想到她竟然摇了摇头:“我没有五弊三缺,我的师兄们还有我师父都没有,应该是因为修炼的方法不同吧。”

  我先是怔了怔,随后不禁有点羡慕起他们来,那岂不是都不用担心以后出现什么后患?

  苏凝冰没在这话题上多说,指了指殿外:“我们去外面看看吧。”

  来到众弟子操练的地方,我这才有机会仔细的看了眼这些人,里面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也有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男女各自参半,苏凝冰恐怕是他们这些人里头最小的了。

  这些人身上都有股淡淡的白气笼罩,如今站在一起操练,白气自然而然的就聚拢了,一眼望过去还有点云山雾罩的样子,就像清晨的大雾还没散去一般。

  我的眼睛再度看向了广场边悬崖上的那两块巨石,明知故问的道:“那是什么?”

  “那是门派历代掌门书写名字的地方。”苏凝冰说着,迈开腿向那边走了过去。

  我和陈鹏飞自然理所当然的跟上,过去的时候,在心中为自己的机智默默地点了个赞。

  第一块巨石,昆仑仙门四个大字刻印在其上,而往下一点,便是一长串看也看不懂的小字,不是繁体,应该是某一种古文字,难怪萨克华大叔说他不认识下面的字。

  “这个就是祖师爷的名字,一气化三清玉清居清微天圣登玉清境始气所成日天宝君元始天尊妙无上帝。”苏凝冰道。

  Q9酷c9匠)s网唯:d一正。M版、,其《8他MP都!g是{.盗o版

  “真是好长的名字……”我的嘴唇不禁都抽搐了起来。

  再往下看,全都是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能看懂的唯有后面几排,是用近代的篆书写的。

  苏凝冰指着最后一个名字道:“这是我师父的名字,李真一。”

  我点了点头,有些迫不及待的朝第二块石碑看了过去。

  然而这一看,我就一下子傻眼了,那块巨石上面竟然一个字都没有,整块石头光滑如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