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幻术。”

  老人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雪山是我用秘法弄出来的幻境,眼前的景象才是真实的,必须要用特殊的符咒才能够开启,否则的话没人能发现这里。”

  “好厉害!”

  我竖了竖大拇指,这幻术真是牛的无边无际,与之相比,前些日子般若弄出来的幻境简直连渣都算不上。

  老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他绝对是我见到过的最厉害的人,没有之一,就连左老头解开封印,恐怕也难以弄出这样的大手笔……也许只有我师父没有封印自身的时候,才有可能有这样的能耐吧。

  “走吧。”老人笑了笑,带着我们走到了广场上。

  “掌教!”

  立时间,广场上操练的众人齐齐收起剑来,对着白衣老人微微躬身,恭敬的道。

  老人摆了摆手,我一下子怔住了,眼睛往四周扫了几眼,猛然间,两块巨大的青石映入了我的眼中。

  青色的巨石矗立在道观边缘的悬崖上,其中一块大石头上面端端正正的刻画着昆仑仙门四个大字。

  “昆仑仙门?!”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里竟然就是萨克华大叔所说的昆仑仙门?!

  广场上的众人全都诧异的望着我和陈鹏飞这两个外来者,我赶紧闭上了嘴,老人笑了笑,穿过人群,带着我们进到了内殿。

  内殿当中弥漫着一股古老的气息,中央有一张巨大的桌子,上面端正的摆放着一座神像,乃是三清中的玉清元始天尊。

  一般来讲,外界的道门都是三清一同供奉,然而他这里却仅仅只有元始天尊一人,这种怪异的举止让这昆仑仙门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老伯……您带我们来这干什么?”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问出了我想问的问题。

  他捋了捋长长的白胡须,旁边走过来一个道童,老人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道童点点头,然后转身进了内堂。

  “马上你就知道了。”老人望着我笑了笑,随即又问:“你已能够初步开启阴阳眼了?”

  我知道这种事情瞒不住,便点点头,说道:“是的……”

  他这才露出恍然的神色:“难怪之前我见那妖怪好像受了伤,了不起,了不起,年纪轻轻就能打伤一只四尾狐妖。”

  我不禁尴尬的挠了挠头,有些脸红,旁边的陈鹏飞嘴唇动了动,脸上露出一丝不屑,明0显是对老人将功劳都扣在我头上的行为异常不爽,不过终究没有说出来。

  片刻之后,我问他怎么会认识我,他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也就只好不再多问,安安静静的坐在蒲团上,反正这老人也不像是什么恶人,应该不会对我不利。

  又过了一会儿,内堂忽然响起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很轻很柔,正慢慢的对着大殿缓步而来。

  “师父。”

  一道倩影最终从内堂里面走了出来,先就是对着大殿中的老人行了一礼,声音清嫩,宛如天籁。

  “免了,冰儿,先看看你的老朋友吧。”老人呵呵的笑了笑,伸手指了指我。

  女孩一直是背对着我的,从她所站的角度根本就无法用余光看见坐在蒲团上的我和陈鹏飞,听了老人的话语,这才怔了怔,随后缓缓偏头望了过来。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和她都同时怔住了。

  女孩拥有倾城般的容颜,看上一眼就会被牢牢的吸引住,仅仅一个回眸,就令我的心立刻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连着我的肝脾胃肾全部狠狠的跳了起来。

  但令我心脏骤停的并不是女孩绝美的样貌,而是这竟然是和我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苏凝冰!

  当初在安乐镇山顶,她还曾教过我掌心雷符!

  “是你?!”

  我一下子从蒲团上坐了起来,这世界也太小了吧?!竟然在这儿把她给碰上了。

  她的样子和当初没什么变化,只是这段时间过去,她样貌似乎比起以前在安乐镇更加的娇美了,而且身上还多出了一种飘渺的气质,周身萦绕着一股淡淡的白气,不过用肉眼当然是看不出的。

  “额……”

  她古怪的望着我,随后优雅大方的微笑着道:“好巧啊,看来我当初说的话应验了哦。”

  “额……是啊……”我挠了挠头,心中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没想到当初师父说的话真不是骗我的,苏凝冰那时候会那么说,可能是通过占卜之类的一些方法猜到了我们还会见面。

  “杨乐……你认识?”

  陈鹏飞在我旁边怪异的问道。

  苏凝冰的美貌也让他觉得有些惊艳,他虽然是个官二代,见过的漂亮女人也不少,但还真没有哪个有苏凝冰这么有气质的。

  “嗯,我们是故交了。”我用只有我和他两人能听见的声音,淡淡的说道。

  顿时,陈鹏飞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不着痕迹的装了个逼,白衣老人却看着我呵呵的笑了起来,我心中一颤,难道这老头听见我刚才和陈鹏飞说的话了?

  白衣老人让我们先聊,他出去转转,便自己起身走到了大殿之外。

  “真巧,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白衣老人走后,苏凝冰走到了我身旁的蒲团上,轻轻地坐了下来。

  虽然对她挺有好感的,但这种事情我显然不可能直接告诉她,心头微微一动,指着陈鹏飞道:“这是我朋友,陈鹏飞。”

  “你好,苏凝冰。”苏凝冰对陈鹏飞轻轻的点了下头。

  WP酷‘p匠K网正版mD首发

  “你好……”陈鹏飞傻笑着道。

  她俩短暂的认识过后,我继续讲道:“前几天我和他到这边来探险,走在雪山里不小心迷了路,后来又倒霉遇到了妖怪,就打了起来,那妖怪很厉害,我俩差点挂了,幸好最后刚才那老伯来了,这才把那妖怪给吓走。”

  苏凝冰看了我一眼,轻轻嗯了一声,道:“之前那个是我师父,他也是昆仑仙门的掌门人。”

  “难怪那么厉害。”我恍然的点头。

  之后苏凝冰又询问起了我身上的诅咒,我说被我师父给压制下去了,这三年不会出什么纰漏。

  “雷真人怎么没在你身边?是去找解除诅咒的办法了吗?”苏凝冰想了想又问道。

  “嗯,都大半年了,他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在哪儿。”我说道,心下微微有几分担心,虽然我知道师父很厉害,但从白无常的话当中,不难得知他现在似乎被什么棘手的事情给缠住了脱不开身,也不晓得他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

  “放心吧,雷真人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苏凝冰轻声安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