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恶……”

  男人捂着胸口,看向那戒指的神情当中涌现出了丝丝忌惮之色。

  很明显那紫光已经能够的真正伤到他了,要是再不打起精神来,说不定会摔个大跟头。

  “你们两个都要死!”

  男人愤怒的咆哮,之前脸上的淡然之色尽去,滚滚的妖气从身躯当中爆发而出,那滔天般的凶戾,让这山林中所有飞禽走兽骇然变色,尽皆闻风而逃。

  山上狂风大作,周围的树木簌簌而动,一股紫黑色的恐怖光束如利剑般的朝我们穿来,这个紧要关头,陈鹏飞却还愣在原地不动,我不禁气急的吼了起来:“你他妈想死啊?!拿戒指打他啊!”

  “哦哦……”陈鹏飞吓了一跳,慌乱的举起戒指,一阵紫色的柔光缓缓扩散而出,跟那袭来的紫黑光束僵持在了一起。

  “嗤嗤……”

  空气当中顿时传来二者相互碰撞相继消融的声音,那男人之前只是过于托大,没想到那戒指如此厉害,所以才吃了个亏,如今全力出手,紫光果然没能像之前那样再起到压倒性的上风了。

  “嗯?!”

  正在两人僵持之间,男人忽然脸色一变,随即涌出阵阵惊愕,随后双臂用力一推,加大力度,将戒指散出的紫光尽数的抵了下来。

  “这回算你走运!”

  男人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咬着牙齿不甘的说道。

  “嗤……”

  话音未落,男人便化为一道黑影飞速的冲上了天空,迅速的消失在了这片天地间。

  “杨……杨乐……那妖怪走了?”

  陈鹏飞望着天空怔怔出神,许久之后,方才回到了现实当中,愕然的道。

  “应该是……”我心有余悸的点了下头,那妖怪为什么忽然之间就走了?难道是被这戒指给吓怕了?

  “你把戒指给我看看。”我对陈鹏飞说道。

  “你干嘛?!这可是我的!”陈鹏飞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看我的目光显得十分警惕。

  更c新最快(上#3酷L匠@网,

  我横了他了一眼:“劳资又不要你的。”

  本来这枚戒指被陈鹏飞紧握在手里这么久,怎么说也应该被他捂热了,然而拿到戒指过后,我第一感觉便觉得这戒指好凉,透着一股挥散不去的寒意,拿在手里就跟握了块冰似的。

  这种现象在找到它的时候并未出现,所以我一直认为这戒指就是枚有点年头的普通戒指,然而刚才的事实证明,真的是我看错了。

  “喂,你不会是看上这戒指了吧?拿来。”还没等我多看几眼,陈鹏飞便一把将戒指抢了回去。

  我一时觉得有点语塞,随即心中骂了一句卧槽,之前真不应该把话说得太满,白白浪费了一个宝贝。

  正当我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一股异样的感觉突然从我心中冒了出来,我不禁猛地转过头,在那悬崖边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位身穿白袍的老人,他精神矍铄、鹤发童颜,就站在那个位置,长须飘扬,一双明亮的眸子对着我和陈鹏飞的方向扫视过来。

  见到我察觉,老人似乎微微笑了一笑,随后便迈动双腿缓缓地走了过来。

  他走得很慢,然而不知怎地,没走几步竟然就从悬崖边上直接来到了我们面前。

  “两个小娃娃没事吧?”

  老人打量了我们两眼,慈祥的问道。

  我心中这才明白刚才那狐妖为何忽然要离开,原来都是因为这个老人,那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连那狐妖都能吓退?

  “没事,请问您?”

  老人望向刚才狐妖消失的天边,眼神闪过一抹犀利的光芒,随即转头对我们道:“没事就好,这附近很危险,刚才的怪物你们也看见了,还是尽早离开吧,这地方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我微微怔了一下,很快便明白了过来,面前这个老人应该是刚刚才到,并没有看见我们之前激斗狐妖的那一幕,从而把我当成了普通人。

  “老伯,我们也想啊,但是之前不小心迷路了,这茫茫雪山,手机也没电,根本就出不去啊。”我故作焦急的说道。

  闻言,老人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吧,我送你们出去。”

  说罢,他双手同时抓住我和陈鹏飞,扫了我们一眼,却突然愣住了。

  “阴阳眼?!”

  老人差异的望着我,皱着眉头将我给紧紧盯住,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心中惊了一下,随即面不改色的道:“我叫杨乐。”

  “杨乐?”老人思索片刻,旋即不禁笑了起来:“小伙子,跟我走一趟吧。”

  “您是?”我怔了怔,看情形这老头竟然认识我?可我一点也没印象啊,我肯定自己之前没有见过他。

  “呵呵。”老人笑着摇摇头,抓起我和陈鹏飞的手臂,身形一动,竟然便直接化为流光掠了出去。

  我吞了口唾沫,啥时候我也能到这种境界啊,仅仅只用念力便可以神行借法,简直跟神仙差不多了。

  老人带着我们贴着地面急速的前进,周围的景物飞快倒退,但他的身形却异常平稳,犹如闲庭信步一般,就像是脱离了这片空间,我身上也感觉不到丝毫迎面撞来的风。

  这样前行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一座耸入云端的雪峰便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老人缓缓停在山脚,松开我们的手,随后取出一张符咒,轻轻的贴在了这山上。

  “噶……”

  正当我疑惑他这一举动的时候,空气当中忽然传来一声轻响。微微一怔过后,我忍不住将双眼大大的睁了起来。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面前的雪山连带着这附近整片区域,竟然都是在这一刻缓缓的扭曲起来,随后彻底变了模样。

  雪山在我眼前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古老道观。

  道观外有一个宽阔的青石广场,而在这宽阔的广场上,此刻正传来一些嗖嗖的声响,一众身着白色道袍,气质出尘的道人手持宝剑,操练在其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