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浑身的毛孔,在这一刻似乎全都张开了,犹如被洪荒猛兽给盯住,我打了个冷战,然后微微偏过了头。

  这是一个男人,一个很邪魅的男人,望着我嘴角微扬的笑着。

  “你是谁?”

  我下意识地握紧了铜钱剑,在他身上,我感觉不到丝毫的人气,而他又不是鬼,那么很显然,这肯定是一只妖怪!而且是比般若的道行还要深的妖怪,已经完全化形的妖怪!

  “嗷呜……”

  这个人刚一出现,我身后的雪狼立马便发出了一声哀嚎,血红的眼瞳当中透出凶狠怨愤的光芒,对着他猛扑了过去。

  “哼……”

  这人望着扑过来的雪狼,冷哼了一声,随意的一挥手,那身形巨大的雪狼竟然直接便被他给一巴掌扇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洞檐之上,随后无力的滑落下来。

  整个动作就像是拍苍蝇一样轻松,男人看都没看那雪狼一眼,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舔了舔舌头。

  “活了这么多年,我还没见过哪个人类有这么鲜美的血液……小子,乖乖过来,让我把你吸干。”

  男人盯着我,裂开嘴仰嘿嘿嘿的邪笑了起来。

  我二话没说,掏出枪来对着这妖怪嘭嘭嘭几枪就把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光了,不出我所料,子弹没能对他造成任何一丝的伤害,打在他身上发出一阵叮叮叮的声音,全给弹开了。

  “草……”

  我用力把枪一丢,直直的朝他脸飞过去,这回,他倒是闪身躲了一下,估计是觉得被砸到脸很丢人。

  “雷霆加身,脚踏五行,雷山借法,神行!”

  ^酷匠网首发

  趁着他闪过去的一瞬间,我立刻神行借法,扯起陈鹏飞就往山洞外飞奔了出去。

  身体化为一阵流光,一眨眼的时间我就冲出了山洞,然而当我想要继续向前跑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后继无力了。

  “杨乐怎么办?!”

  陈鹏飞望着那山洞,急的直跺脚,他并非傻子,当然也看得出来这回碰到的家伙有多厉害!

  “你站在我后面,别往前冲!”我回头对他说了一声,不等他回话,便将口袋里所有镇邪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符咒、黑驴蹄子、桃木牌……不管是不是对付妖怪的,都被我一股脑的拿了出来。

  “还跑得挺快的……”

  男人走出洞外,望着我微微笑了笑,随后身形一动,我立马便将所有的东西朝他丢了过去,并启动了咒语,触发符咒。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令下笔,万鬼伏藏!”

  “轰!”

  惊天一声巨响,一沓爆炎符叠加在一起的威力还是不容小视的,恐怕就算是般若都得出招抵挡,然而这男人却连动都没动,任由符咒和那些驱邪的物品落到他身上。

  “叫你不要反抗……”

  男人轻笑了笑,整理了一下被符咒炸的有点褶皱的衣服,随即望着我,邪异的道。

  我心下一沉,这妖怪果真厉害,恐怕是我有史以来见到过的最厉害的东西了,甚至是白无常都比不上眼前这个家伙!

  “你到底是什么妖怪?!为什么要喝我的血?!”我冲着他喝了一声。

  “想知道吗?”男人笑了笑,冲我勾了勾手指头:“你过来,我告诉你。”

  “呸!”我呸了一口,鬼才信他。

  当啷一声,铜钱剑被我扔到了地上,对付眼前这妖怪,铜钱剑多半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我身上唯一有机会伤到他的,或许只有六丁六甲诛邪符和天眼。

  当即我便掏出了六丁六甲诛邪符拿在手,考虑到这东西也未必能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伤害,掏出符咒的同时,还悄悄地运转了心法,准备开启天眼趁着他抵挡符咒的时候给他雷霆一击。

  看着我受伤的六丁六甲诛邪符,男人的表情也怔了一下,随即盯着我,脸上带着玩味:“六丁六甲诛邪符?倒是我看走眼了,没想到还是个开启了道心的人类。”

  说到这儿,他话锋一转,妖异的笑了笑:“不过,你以为就凭这个就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那就试试!”

  我哼了一声,咬破舌尖一口阳血吐在六丁六甲诛邪符上面,符咒大全上说,配合用自己的血触发符咒,威力将会更大。

  “受死!”

  把符咒朝他用力的扔了过去,符咒飞到空中自己便知道寻找方向,随着我念动咒语,立刻如同离弦的弓箭般猛的射向了男人。

  男人的表情这才微微一凝,随即哼了一声,两只手上绽放出紫黑色的光芒,飞快的凝聚成漩涡,之后暴涌而出,轰在了即将爆开的六丁六甲诛邪符上面。

  “轰!”

  六丁六甲诛邪符在空中猛的炸开,滔天般的声势将紫黑的光芒都是压制得节节败退,随着紫光败退,男人身形也是微微一顿的朝后退了半步,随即又是一脚踏上前来,紫黑光芒再度凝聚,最后平推而出,将六丁六甲诛邪符的能量抵御而下。

  “呵呵……说了你还差得远……”

  透过凝聚的紫光,男人对我轻蔑的笑着。

  “是吗?”我冷笑了一声,趁着六丁六甲诛邪符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散去,瞬间将凝聚多时的力量释放而出,我只觉得额头一痒,双眼一麻,而后一颗闪亮到了极点的璀璨光珠便在我眉心凝聚,之后猛的朝外扩散而出,剧烈的白光如同激光武器一般,直接穿过了那紫黑光芒,在男人惊愕的双眼当中,迅速扩大。

  “嘭!”的一声,天眼所放出的光芒击中了什么东西。

  “打中了吗……”听到这个声音,我心中一喜。

  “咳咳……”

  就在我心中喜悦的同时,紫光却渐渐散开,后面露出男人那张冷厉到了极点的脸庞。

  男人面沉如水,冰冷得如同要结成冰块,随即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肩膀,那里衣衫破碎,肩胛骨处有一个显眼的黑洞,正在往地上啪嗒啪嗒的低落鲜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