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个声音响起,我立马屏住了呼吸,卧槽,难道还真有人来救我?!

  那个窸窸窣窣的声音距离我越来越近,似乎就在我后方了。

  更\r新最L快()上¤酷匠网

  可就在这个当口,我心中却忽然生出了一股奇异的感觉,随即下意识的整个人猛弹起来,耳朵里跟着便传来一声怪异的嚎叫。

  一头足足有两三米大的庞然大物被我惊得朝后退去,我定睛一看,这竟然是一只狼。

  这狼通体雪白,几乎要与周围茫茫的白雪融为一体,若不是那一双红得跟血似的的眼瞳,不注意之下,简直难以发现他的存在。

  “好大的狼……”

  我咽了口唾沫,随即朝后退了一步,不愧是昆仑山脉,这明显就是一头正在修炼的狼,而且已经颇具灵性,但还没有形成人那么高的灵智,却也是极为的罕见。

  陈鹏飞被我一脚踩在腿上,猛的扭过头,当看见那距离我们不到三米的庞然大物时,整个人先是怔了一下,然后便立刻触电般的弹起,惊慌的朝后急退,同时将他那自以为是宝贝的戒指拿了出来。

  “卧槽……这是啥东西?”耳边传来陈鹏飞略带惊恐的声音。

  “狼啊……你没看见吗……”我嘴里回了一句,对付这种东西,枪并不能起到太多的作用,手一摸索,将铜钱剑拔了出来。

  “喂!初次见面,我们只是不小心在这儿晕倒了,要是打扰了你修炼,我们走立刻就是了!”我冲着它喝道,希望它能听懂的我话吧。

  “嗷……呜——”

  这狼听了我的话之后,忽然仰天长啸,震得天空中的飞鸟皆是慌乱逃离,然而它爪子扒了扒雪地,却并没有扑过来攻击我们,而是蜷在了地上,望着我们似乎有话要讲。

  我注意看到,在它血红的双瞳之中,正流露着一种颇为人性化的光芒,我怔了怔,这狼的眼睛里面竟然有雾气凝聚。

  “杨乐,啥情况啊,这狼怎么哭了?”陈鹏飞在我耳边疑惑的道。

  “不知道……”我皱了皱眉,想了想,拿着铜钱剑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它的面前,犹豫了下,出声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呜——”闻言,这狼再一次仰天长啸,脸盆般大小的脑袋轻轻一点。

  陈鹏飞走过来小心翼翼的看了这狼一眼,随后看着我古怪的说:“喂,这狼认识你啊?”

  “认识个屁。”我横了他一眼,心想这狼修炼成这么大也不容易,颇有灵性,帮了它就等于给自己积德啊,反正期限还有大半年呢,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就对这狼道:“有什么你就说吧,能帮忙的我肯定帮。”

  这狼缓缓立起了身子,它站起来比我还要高,望了我一眼过后,便转过身走了出去。

  走了几步过后,它又忽然停下,然后又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微微一思索,看来它是想带我去什么地方。

  “你走吧,我跟着。”我对它说道。

  闻言,这狼便张开四肢一路小跑了起来,幸好速度不是很快,要不我和陈鹏飞就跟不上了。

  它一路往前跑去,沿途留下巨大的梅花掌印,最后跃进一个了山谷,我们紧紧跟在后面,穿过山谷之后,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

  这里的一片天地没有山谷外面那么多的积雪,不少地方都存活有绿色的树木,雪狼没有在这里驻留,反而加快了脚步,一路飞奔,最后冲上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那山峰半山腰有个山洞,雪狼站在洞口对着我们招了招手,而后转身走进了洞里。

  我和陈鹏飞对视一眼,小跑着来到山洞口,往里面瞅了一眼,洞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我点燃一张火焰符扔了进去,山洞这才亮堂了起来。

  照亮山洞,我小心的迈出了一步,刚进去,就感受到了洞里那股浓郁的妖气,随即眼神一凝,在距离我大概五六米远的地方,躺着一具比起引我们来的雪狼还要庞大几分的狼,这头狼同样周身白色,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

  只是现在这头狼气息萎靡,身上布满了黑黑的伤疤,明显是被什么东西给焚烧出来的。

  在这茫茫雪山,这种烧伤显然不可能是因为自然灾害所引起,只可惜雪狼不会说话,要不然就可以直接问它到底怎么回事了。

  估计雪狼引我们来就是想让我救救这头狼,可我又不是医生,哪来的什么办法?

  我凑近那狼身前蹲下,仔细瞅了瞅它身上的伤疤,这伤很奇特,并非桃木剑等法器造成,更不是自然灾害所留,排除多种可能过后,唯一能说得通的,就是这狼受到了已经得道的妖怪攻击。

  这种情形据说在妖怪里并不少见,厉害的妖怪可以将实力差的妖怪打伤,从而夺走它的部分造化,增强自身修为,所以常有妖怪打妖怪的事情发生。

  昆仑山灵气充裕,比城市里简直强了一百倍都不止,加上人迹罕至,其中藏匿的妖邪恐怕也是非常的多。

  引我们来的雪狼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受伤雪狼的下巴,这似乎是一雌一雄,两只都在这深山里修炼,没想到却惨遭横祸。

  望着这头受伤的雪狼,我能感觉到它体内的修为已经所剩无几了,就算侥幸存活下来,恐怕以后也很难修成人身。

  不知道用我的血能不能救它?

  心中忽然冒出这么个想法,略作犹豫,然后在手腕上划了条口子,滴了几滴血在那雪狼的嘴巴边上。

  我的血刚一滴下,受伤的雪狼便伸出舌头在嘴边轻轻的舔了起来,随后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白芒,片刻过后,它的伤竟然比起之前要轻了一些!

  一见有效果,我就打算多放点血看看能不能救得活它,然而就在我准备将伤口挤大些的时候,心中却忽然冒出了一种危险的感觉。

  “嘶……”

  洞口外,传来一个极度垂涎的声音,随后一道黑影便闪进了山洞,目光幽深,贪婪的将我盯住。

  “好鲜美的人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