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老萨满突然大声的怪叫起来,紧接着,他整个身体如同弹簧般倏地跳起,又像炮弹一样射出,瞬息之间就飞到了寨子之外。

  贡嘎部落的人立刻一阵骚乱,老萨满此刻好似天神附体,浑身都有用不完的力量,一拳打出直接将对方一人整个头都给打爆了,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脑浆混合在一起四处飞溅。

  贡嘎赞布面色一变,爆了一句粗口,立刻进入了和老萨满一样的状态,灵魂离体,野仙暂居,而后野兽般的咆哮冲出,二人打在了一起。

  “给我杀!”

  萨克华大叔指挥着部落众人往前冲锋,两边的人马交织在一起,瞬息间便打得不可开交。

  “铃铃铃……”

  赶尸匠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轻蔑的哼了一声,摇晃铜铃,而后伸手一指萨克华大叔,血尸立刻张牙舞爪的朝他扑了过去,一下子趴在他的肩膀上,张开血淋淋的大嘴便用力的咬下。

  萨克华大叔有很丰富的经验,见到血尸趴在自己身上,并未慌乱,另一只手猛的抓住了血尸红色的头发,用力往下一扯,直接连带着他肩膀上的一块皮肉都给撕了下来,鲜血淙淙流出。

  “族长!”

  萨克华大叔受伤,正在寨门外和对方交战的部落青年门立刻眼睛血红了起来。

  “专心交战!”萨克华大叔大喝了一声,用力的撕下腰上的一块兽皮,胡乱的在肩膀上一搭,便抄起一根长矛朝那血尸狠狠地栽了过去。

  这娴熟的动作和力量,恐怕就算是奥运会上面的那些标枪运动员看了也得暗自羞愧。

  “嘭!”

  就好像子弹出膛般的声音,长矛准确无误的插到了血尸的身上,直接将血尸给轰得飞了出去,在天空中横飞了足足十几米远,方才狠狠地撞在山壁之上,缓缓滑落。

  “好厉害,咱们要帮忙吗?!”陈鹏飞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由衷的赞了一句,而后紧握手枪,期待的看着我。

  我正准备说话,那远处的赶尸匠见血尸竟然吃了个亏,顿时愤怒的摇晃起了铃铛,频率超快,被钉在山壁上的血尸立刻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似的,化作一团红色的血影,如同电钻般的旋转着整个身体急速飞来,不过一两秒钟的时间,眼看着就要撞到萨克华大叔身上了。

  “嘭!”

  陈鹏飞这小子终于忍不住开枪了,嘭嘭嘭嘭嘭!一连串的射击,他的枪法还真挺好的,每一发都准确无误的打在血尸巨大畸形的脑袋上,直接将血尸的脑袋给打成了蜂窝煤,从破碎的枪口出流出一种恶心到了极点的黑血。

  “哇哇哇哇!”

  血尸晃了晃脑袋,血红色的瞳孔当中放出愤怒的光芒,随后便直接抛下萨克华大叔,对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卧槽救我!”

  陈鹏飞子弹刚才打光了,这血尸现在扑过来,差点把他给吓尿,嘴里大叫着拼命地往我身后躲。

  我在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下这贪生怕死的货,对着冲过来的侏儒血尸,举剑就砍,铛的一声劈在他头上,直接给砍飞了。

  “厉害!”陈鹏飞在我身后竖了竖大拇指,惊叹道。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我说了一句那是当然,心里却也觉得纳闷,这地方果真有古怪啊。

  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能把血尸打退,肯定也不会太轻松,绝不可能像刚才那样一剑将其砍飞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的环境提高了我的实力,原先我以为是东皇太一大神的缘故,可现在看来,之前那负手而立的紫袍人,应该才是他们心中信仰的神祗。

  眼睁睁看着血尸被我给一剑砍飞,那赶尸匠也不禁吓了一跳,随即眼睛猛地扫向我这边,而当他看清楚我的模样时,先是怔了怔,然后不禁大叫了起来:“居然是你?!”

  我一听他这话就愣了,难不成这家伙还认识我?!

  不过下一秒,他就癫狂的笑出了声:“老子运气还真是好啊,竟然在这把你给碰上了,要是能杀了你,般若护法的赏赐肯定少不了!”

  我心中稍稍疑惑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旋即冷笑,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孩子们,给我杀了他!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

  赶尸匠疯狂的大吼着,拼命的摇动着铃铛,山寨之外又跳进了一连串的活尸,这七八个,全都是即将要化为血尸的行尸!

  “汪!”

  这些行尸发出像狗一样的叫声,我递了一沓符咒给陈鹏飞:“退到一边,有东西过来就拿符咒打他!”

  说完后我立刻就冲了出去,大发神威潇洒的挥动铜钱剑,几乎是一剑穿透一具行尸,也就几分钟的功夫,七八个行尸全都乖乖的躺下了。

  “你……”赶尸匠脸上的兴奋终于被忌惮所代替,随即他又轻蔑的哼了起来:“我就不相信我还收拾不了你个小王八蛋!”

  “孩儿,给我上!”

  赶尸匠对着侏儒血尸喝道,同时用力的摇铃铛。

  “桀桀!”

  这血尸就跟个智障儿差不多,除了桀桀和哇哇之外好像就不会其他的言语了,我刚才轻松的就把它给击退,此刻不觉信心大增,看它朝我扑来,铛铛两剑就把他给钉地上了,又一剑给他脖子削去,这血尸直接一下子蔫气了,就像被吸干了似的。

  “嘎嘎……”

  血尸半个脖子都被我给削断了,但却还没彻底完蛋,我掏出几张符咒沓沓沓一股脑的全贴在了他额头上,然后念动咒语。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令下笔,万鬼伏藏!”

  符咒绽出道道金光,晃得我双眼发麻,然后齐刷刷的爆开,把这血尸给炸成了两半截。

  我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自己好厉害,随后冷笑着抬起头,拔出枪指向了那赶尸匠。

  赶尸匠此刻还沉浸在血尸被我杀掉的震惊当中,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不禁面色大变,语气都颤抖了:“你……你你……你怎么杀得了我的血尸?!”

  我望着他,缓缓道:“我连僵尸都秒杀过,你这个东西太弱了,还想杀我,这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萨克华族长和老萨满满脸震惊的望着我,我悄悄一笑,无形装*,最为致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