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里的人们,本来还在从屋子里搬烤羊烤鸡什么的出来,萨克华大叔这一吼,所有人立刻都将手里的东西飞快的端回了屋里,随后一个个拎着自制的长矛,一脸煞气的从屋子里冲出来。

  萨克华大叔盯着远处,苍老的脸上涌动着说不出的愤怒,在那眼神当中,还有一种深深的忌惮之色。

  “杨乐,你先回屋里戴着,千万别出来!”萨克华大叔突然扭过头对我说道。

  我皱了皱眉,盯了眼远处,隐隐约约,我听见一队人马正朝这边赶来,人似乎不是很多,但既然能让萨克华大叔这么忌惮,肯定有其诡异的地方。

  因为我发现这个部落里的人其实也并不简单,从一定程度上还有些类似修道者。尤其是萨克华族长和之前那个受伤的萨满,那种充盈的精气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

  如果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我却回去躲着,是否有点缩头乌龟的嫌疑?

  “大叔……没关系的,何况我们有枪。”我想了想说道。

  萨克华大叔眉头皱的非常紧,他看了我一眼道:“这……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枪对他们没什么用的。”

  我想了想,最后看他那副我敢不答应就要立刻赶人的表情,只得点了点头,一转身往竹屋狂奔出去。

  现在也只有回去看看,过一会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如果对方有类似巫师之类的角色,我的符咒还能帮上忙呢。

  i酷匠dp网唯;1一C正版,其a他都是}盗版{

  气喘吁吁的跑回到竹屋里,陈鹏飞还在睡觉,我狠狠一拳打在他腿上,总算把这家伙打得一下子睁开双眼,从床上弹了起来,左右摇着头,满脸的迷茫:“怎么了……怎么了?!”

  “还睡!快起来,要打仗了。”我瞪了他一眼道,同时转身把枪揣进了兜里,想了想,又拿上了一沓符咒和铜钱剑。

  陈鹏飞被我的举动吓得睡意全无,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穿鞋一边问:“卧槽到底咋了你告诉我。”

  我大概跟他解释了一下外面的情况,这厮立马眼睛一瞪把枪给抽出来上了膛,大步的朝外走去:“原来是一帮刁民,让小爷去镇压他们!”

  我赶紧冲过去把他给拦了下来,当他得知来的人也许不是普通人之后,刚才的冲劲儿立马就蔫了,一下子萎靡下来,看着我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真的在这儿躲着吧?我日那太丢人了。”

  我看了眼外头,思忖了一下,努了努嘴,道:“走,咱们悄悄过去,躲在旁边看看情况,其他的一会儿再说。”

  “嗯。”陈鹏飞点点头。把枪蹑手蹑脚的贴在耳朵上,跟个特务似的贴着墙根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模样我先一愣,随即不禁笑骂起来:“你他妈是不是一个逗?”

  “我咋了……”陈鹏飞转过头来很委屈的看着我。

  我掏出一颗黑乎乎的丸子递给他:“喏,把这个吃了,走路没声音。”

  “哦哦……”闻言,陈鹏飞赶紧把那丸子给吞了下去。

  这黑不溜秋如同麦丽素一般的东西还是我师父留给我的,据说是用无根水半天河,加上香灰用秘法炮制的,吃了过后无路怎么用力走路都不会有任何脚步声。

  我们沿着竹门,大步的朝刚才祭典的地方快速行去。

  沿路的竹屋里只有一些老弱妇孺缩在里面瑟瑟发抖,而年轻的族人已经尽数聚集在了广场上,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敌人。

  路过之前那个萨满巫师房间的时候,里面也是空无一人,而且屋子里还没床,唯只有一口黑色的棺材搁置在屋中间。我嘴角不禁抽了抽,真是难以理解这种怪癖,那人睡觉居然睡在棺材里。

  要不是情况紧急,我一定得停下来好好看看,不过现在嘛,就暂时顾不上这事了。

  广场上围满了人,年轻的族人如同士兵般的站成了一个方队,手持长矛,面色肃穆,眼睛紧紧的盯着山寨的大门口。

  “铃铃……铃铃……”

  突然之间,寂静无声的寨子外,突兀的传进一阵清脆的铃铛声,我立刻竖起耳朵认真听了起来,这铃铛声好像在哪儿听过,有点似曾相识。

  “铃铃……铃铃……”

  我发现,这个声音并不连贯,而是响两下就停一会儿,响两下就停一会儿。

  这诡异的节奏使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脑子里细细思索着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这声音太熟悉了。

  突然之间,我的思绪一下子被带回了许久之前安乐镇的那个雷雨之夜,心里微微一怔,随后瞪大了双眼,惊愕的盯着寨子外面。

  赶尸!湘西赶尸!

  当初在安乐镇山顶,那个赶尸匠就是用这种铃铛声操纵了一具即将化成僵尸的血尸!

  部落里的年轻人们也是面面相觑,迷茫的神色告诉我,他们并不知道外面到底什么情况。

  唯有站在最前方的萨克华大叔和那个萨满巫师,在听到这个声音过后先是一愣,随即紧紧的皱起了眉,看来他们也许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萨克部落的人们,赶紧滚出来迎接你们新的首领。”

  一道狂妄桀骜,略带些讽刺的年轻的声音,忽然从山寨之外飘到而来,徐徐传进众人的耳朵。

  这个声音仿佛有种奇特的魔力,一飘进来之后,立刻使得场中除了萨克华大叔和那个老萨满之外的所有人,思绪都在这一刻迷茫了起来。

  “哼……”

  老萨满愤怒的哼了一声,无形的气场波荡开来,顷刻间便将刚才那股声音引起的幻象击得粉碎。

  随着那股气息破灭,部落众人立刻浑身一颤,微微楞了下之后,全都对着山寨外愤怒的大骂了起来。

  “王八蛋!”

  “贡嘎部落的杂种!”

  “滚过来受死!”

  ……

  萨克华大叔目光紧盯着山门之外,拳头微微握紧了一下。

  又过了一两分钟,忽然有一队穿着白色衣服,裹着白色头巾,打扮得跟阿拉伯人似的人马出现在了山门外。

  随着这队人马出现,萨克华大叔的表情终于彻底凝重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