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注视着那间黑黑的竹屋的同时,萨克华大叔已经带着人往寨子里去了,我也只得赶快收回目光跟了上去,毕竟这是人家的地方,就这么到处乱看似乎不太礼貌,被发现就不好了。

  一边跟着队伍,我一边在心里猜测那屋子里到底有什么,想了一会儿,觉得那应该是他们供奉祖先的地方吧,里面有股很强的灵气,这种原始部落对待自己的祖先就好似神明一般,凝聚了部落里一代代这么多人的信仰之力,又经历了几千年的轮回流转,产生点什么奇异的生命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萨克华大叔带着我们来到一排竹屋之前,然后又给我们安排了间屋子,这才笑呵呵的道:“两位小朋友就暂时在这里委屈一下吧,屋子里有贮存的肉干,不够的话告诉外面的人一声就行了……对了还有一件事……”

  萨克华大叔说道这里的时候,脸色突然正了正,随即接着讲道:“两位可以随便在这寨子里参观游玩,但一定要注意,有个地方不能去,最好也不要靠近。”

  我其实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他说的不能去的地方,应该就是那黑色的竹屋了,不过还是故作迷茫的问:“什么地方?”

  “刚才进寨子的时候,你们有没有看见那间奇怪的竹屋?”萨克华大叔看着我和陈鹏飞,沉吟了一下道。

  “看见了看见了,额……大叔,那里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去?”还没等我接茬,陈鹏飞已经问出了我想问的问题。

  “你们怎么这么多废话?!不该问的就别问?!”萨克华大叔身后的萨波瞪了他一眼,不悦的道。

  陈鹏飞立刻悻悻的闭上了嘴,脸上还是带着不解之色。

  “别无理。”

  萨克华横了萨波一眼,对我们道:“抱歉,因为一些缘故,这件事情不方便告知两位……”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就是随口问问而已。”我赶紧说道。

  “嗯……”萨克华点点头,又笑着道:“那我就先不打扰了,部落里还有事,两位如果不困,就自己随意转转吧,嗯……明天我们部落里有祭祀典礼,到时候你们可以来观看。”

  我挑了挑眉,萨克华大叔又交代了几句,然后便带着人离开了。

  “那个萨波莫名其妙,横个屁横,简直就是一个傻波,杨乐你说是不是?!”他们一走,陈鹏飞立马就怒气冲冲的埋怨了起来。

  我正在想刚才萨克华说的祭祀典礼究竟是什么,根本就没注意到他在问啥,直到他说第三遍我才反应过来,随即语重心长的道:“你不懂,有的部落对这些事情是看得非常重的,你刚才问的话可能已经冒犯到了他们,人家没直接把我们赶出去就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陈鹏飞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可最终没说出什么话来。

  或许是因为处在雪山深处,这竹屋虽然封闭挺好,也不透风,但却始终有股挥之不去的寒意萦绕,睡在里面很不舒服,我便想弄一张烈阳符驱散屋里的寒气,可谁知道,这仅仅只是用于淡化阴气的符咒,威力居然大得出奇。

  我就随随便便的把符咒往地上扔了一下,就把这地砸出了一深深的大洞,看起来直径最少有一米。

  “卧槽……你带雷管了?!”陈鹏飞吓了一跳,吃惊的道。

  莫说他了,连我自己都被吓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我略微的一思索,突然惊觉,好像自从进了这个寨子之后,我身体里就一直有用不完的力气,似乎连实力也一下子迈了好几个坎似的。

  所幸砸出这个大坑的时候并没有发出什么动静,否则的话可能又得是一番不小的麻烦。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地方有什么东西的在,所以导致我实力提升?

  莫非是东皇太一?!

  我怔了怔,脑子里突然蹦出了这个想法。

  东皇太一大神的道统在当今社会虽然很少有人信仰,但在那很远的蛮荒时代却是非常盛行,尤其是一些少数民族,更是将其当做天地之间的最高神,类似萨克华大叔他们这种部落,很有可能便是拜的东皇太一大神。

  在这种凝聚了东皇太一信仰的地方,我这个道统传人的实力增长了如此多,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不过这一切仅仅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具体到底是不是,只有等明天他们开始所谓的祭祀典礼之后才能确认。

  到了这种陌生的环境之后,我和陈鹏飞根本就睡不着觉,手机也没电了,两个人躺在床上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呆呆的出神。

  “杨乐,你在想什么?”陈鹏飞突然问道。

  “嗯?”我愣了一下,随即道:“我在想昆仑山这么大,照这么找下去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哀鸣鬼穴。”

  “哀鸣鬼穴?是什么东西?”

  我沉吟了一下,道:“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这是我此行的目的,一年之内必须进到里面,否则要出大事。”

  “你去那里干什么?”陈鹏飞来了兴趣,迫切的追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道:“有次我睡觉,魂魄不小心被白无常勾了下去,他和我定了个约定,要我去哀鸣鬼穴帮他取一样东西,否则就不放我上来,期限是一年,他还说取到之后会给我加十年的阳寿。”

  “白无常……”陈鹏飞闻言,不禁一下子呆住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卧槽,不可思议的道:“这么说来,人死了之后真的要下地府?而且地府里还有黑白无常,以及判官和阎王爷?!我天,那那些传说中的神仙,比如说孙悟空如来佛,真的是确实存在着的?!”

  “孙悟空和如来佛到底存不存在,我不知道,反正地府和阎王肯定是有的。”我淡淡的说道,看他那副震惊的样子,心里鄙视了下,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

  陈鹏飞费力的消耗着我刚才的话,过了好一会儿,总算是稍稍平静了一点,又奇怪的看着我,道:“不对啊,这世上有这么多的人,为什么白无常偏偏就选中了你而不是其他人?”

  我愣了一下,随即也觉得有点讶异,别说,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世上那么多和尚道士,比我厉害的更是不知凡几,就好比凌皓轩那小子吧,真要打起来我肯定是打不过他,那白无常为什么不选他?

  想来想去,最后我估计可能是因为我有阴阳眼的缘故吧,因为除了这个,我想不出其他的原因了。

  /H酷c&匠¤》网=唯'一正◎版W,“P其T他都H~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