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又名昆仑虚,乃是中国第一神山,被称为万山之祖,相传这里是天圣道人元始天尊修行的道场,道教神话中赫赫有名的玉虚天宫就矗立在昆仑山的绝巅。

  当然,这仅仅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昆仑仙山’,然而这一次我要去的并不是那里,而是位于中国新疆与青海、西藏交界处的昆仑山脉。

  昆仑山脉广袤无垠,横跨数省,距离重庆有着很遥远的距离,即使是坐直升飞机也是飞了大半天堪堪抵达,当我们打开舱门将身体暴露在空气当中的那一刻,浑身的汗毛都忍不住竖了起来,冷得发抖。

  “卧槽……这里真冷……”

  陈鹏飞双手环抱在胸前,嘴里不清不楚的骂着,因为重庆这个时候的天气是非常热的,于是他今天就穿了一件短袖就出来了,现在两条胳膊上都起了大片的鸡皮疙瘩。

  我也有点冷,幸亏我机智,走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带了几件衣服,现在就正好派上用场了。

  穿好衣服,我环顾了一下这四周的环境,发现昆仑山的气候也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恶劣,或许因为现在是夏天,那种白茫茫一片的景象并没有出现,有些的山峰上被白色的积雪覆盖着,而有的则是碧绿的色彩当中夹杂着点点雪白。

  我看了陈鹏飞一眼,看他那一脸苦逼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喂,你是不是后悔跟着来了?”

  陈鹏飞愣了一下,随即用力的挺了挺胸膛,显出一副悍不畏死的表情来:“开什么玩笑,我陈鹏飞既然来了就不会打退堂鼓,你就安心办你的事吧,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说着,他忽然掏了个黑乎乎的东西出来,我还没看清是什么呢,这东西就被他抛到了我跟前。

  定睛一看我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把警用的六四手枪,估计是陈局长不放心,拿给我们防身的。

  “这个怎么用?”

  我把枪捡在手里打量了一会儿,对这玩意倒是非常感兴趣,相信没有哪一个正常的男人会不喜欢枪械的。

  见我竟然不会用,陈鹏飞的优越感顿时就被我激发了出来,拿着枪给我演示怎么上子弹怎么开保险,最后对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扣了一枪。

  “嘭!”

  “你试试。”陈鹏飞看着我笑道。

  “嗯。”我点点头,学着他的样子上膛、开保险,随后对着旁边的一座山峰瞄了瞄,手指一动扣动了扳机。

  “嘭!”

  枪响了,手上传来微微的后坐力,不过不太严重,感觉还不错。

  又把玩着枪仔细研究了一会儿,便将它收了起来,看了看天色,估计再过一会儿就黑了,便对陈鹏飞道:“天就黑了,走吧,先找个地方搭帐篷。”

  陈鹏飞点点头,我们背上东西,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耳朵里忽然传进了一丝微弱的叫声。

  o-酷匠…p网a首!发j

  “嗯?!”

  我忍不住猛的转头,惊愕的盯着刚才开枪的山峰,卧槽……不会打着人了吧?!

  陈鹏飞看到我的表情也愣了下,随即皱了皱眉,问道:“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咕噜……”

  我吞了一口口水:“你也听到了?”

  陈鹏飞凝重的点点头,担忧的道:“咱们该不会是把人打到了吧……”

  “应该不会啊,地图上说这些地方根本就无人居住……”我皱眉道。

  说完,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竖起耳朵,仔细的聆听起了周围的声音。

  “咩……”

  过了几秒钟,一声奇怪的声音终于涌进了我的耳膜。

  这个声音并不像是人类的,我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即重重的松了口气,道:“好像是一只羊在叫。”

  “羊?!”

  陈鹏飞先是一怔,然后古怪的道:“不会吧,运气也太好了,走,咱们去看看。”

  我点点头,于是我们便朝着那座山峰进发了,一来是为了确认一下看我们究竟不小心误伤到了什么,二来那座山峰相对没什么积雪,地势看起来也要平缓一些,一会儿干脆就在那里安营扎寨。

  沿着山路行到半山腰,那个声音距离我们越来越近,最后在一棵高耸的大树下面,我发现了一团白色的东西,这团白色的东西就蜷缩在树干后面。

  “在那儿!”陈鹏飞低呼了一声,随后张腿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

  走近一看,这原来是一只白色的羚羊,腿上有个洞,在往外面中淙淙的流血,很明显就是刚才被子弹打的。

  虽然这伤并不至于要了它的命,但在这样的恶劣的环境受了这样的伤,这羚羊铁定也是没办法再继续生存下去了,因为这山里时不时的有狼群出入,如果碰上了必死无疑。

  “干脆咱们把他给烤了吧。”陈鹏飞忽然说道。

  我刚准备说话,后面树丛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我心中立刻一凛,赶忙掏出枪来指向了树丛,心里感到有些紧张,不会这么倒霉吧我靠,要真的在山里遇上了狼群,就算我们有枪也是非常危险的。

  陈鹏飞也吓了一跳,虽然不知道什么状况,不过也赶忙把枪抽了出来,指着树丛喝道:“什么人?!”

  随着他喝声落下,树丛之后忽然倏地冒出十多道身影,这些身影一个个拿着自制的长矛,皮肤黝黑,就跟非洲偷渡来的似的,而且最令人咂舌的是,在这零下的气温当中,这些人竟然全都光着膀子打着赤脚,除了腰上围着条兽皮之外,全身上下没有任何遮挡物。

  我和陈鹏飞同时愣住了,对视一眼,心中不禁古怪的想到,难道这昆仑山还有土著居民?!

  “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然而就在我们怀揣着这样的心思忐忑不安时,对面十多人里,为首的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人却已经对着我们大叫了起来。

  听着他的喝问声,我心里微微松了口气,还会说人话,那就肯定不是土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