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无常虽然笑着,可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声音虽然沙哑低沉,但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

  我终于明白白无常为何要带我下半步多了,其实带我下来并不是主要的目的,他的主要目的是把赵琳扣在这里,以此来逼迫我快点办正事。

  我皱了皱眉,道:“白爷,你没必要这样的。你要嫌我拖沓,我回去马上出发就是,用不着拿她来要挟我。”

  “呵呵,我相信你,可这不是我的意思,上头有人让我这么做,我也没法抗拒。”白无常望着我,缓缓道。

  我微微怔了怔,随后,心中不禁有点惊讶,对于黑白无常,我现在多少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二人在地府的地位并不低,据我推测,应该是直接听命于阎罗王或者是城隍爷的,其他人,包括判官在内的角色,跟他都不过是同等相待,那他说的上头,难道是阎王或者城隍?!

  我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莫非那什么哀鸣鬼穴里的东西,是阎王爷要的?!

  白无常看我脸色变了,恐怕还以为我要跟他翻脸,立刻就冷笑了起来:“怎么,到了这里还想跟我反抗?你以为你是你师父不成?没有我的帮助,就是没人拦你,你也休想回到阳间。”

  我握着拳头盯了他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心里彻底丧失了反抗的信心,他说的没错,就我现在这个能力,别说有人阻拦,就是没有,我都无法穿越阴阳路回到地上。

  看着我的样子,白无常冷哼了一声,望了一眼紧闭的门,皱了皱眉,思忖道:“算了,我要是强行把那丫头留在这里,非得把这半步多掀个底朝天不可。”

  我心中立刻一喜,只见白无常看着我,接着说道:“想带着她离开也不是一定不可以,你把这份契约签了,我就放她走。”

  说着,他就像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张白纸,随即又变出一支黑色的毛笔,在纸上唰唰唰的写了起来,不一会儿功夫就写完了。

  “这是什么?”

  我看着纸上那些歪歪扭扭,如同蝌蚪一般的文字,不禁觉得有些头大。

  白无常盯了我一眼,冷冷道:“这是殄文,写给死人看的,你当然看不懂。”

  我皱了皱眉,道:“那这契约是什么意思?”

  “你别管是什么意思,一年之内你去昆仑山把东西带出来,这契约也就废了。”白无常说道。

  盯着白无常的表情,我心中不禁犹豫了一阵,看他那样,反正这肯定不是啥好东西。

  不过转念一想,恐怕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线了,要是我不签,估计休想带走赵琳,说不定他还会恼羞成怒,直接把我给留在这儿,另外找人去了。

  “那好吧,我签。”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过后,我做出了决定。

  白无常顿时朝我笑了笑,僵硬的脸上这才有了些许生气。

  他递给我笔,指着纸上一个空白的地方道:“这就对了嘛,来,在这儿写你的名字还有生辰。”

  我接过笔,不情愿的在那里写上了杨乐两个字,又在后面添上了我的生日。

  白无常又道:“滴一滴血在上面,不然不作数的。”

  无奈,我只好拿小刀放了点血出来,然后滴在纸上。

  鲜红的血液落到纸上,这纸忽然闪烁了一下金光,几秒钟后才缓缓的隐去。

  而我忽然有种奇特的感觉,就在这金光闪耀的时候,我身体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到了天上。

  那种感觉非常虚无飘渺,我忍不住抬头一望,可却什么都没有。

  白无常将契约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诡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方才打开门带我一起走了出去。

  赵琳就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吃香,白无常走到她面前沙哑的对她道:“小丫头,该走了。”

  我松了口气,这白无常还不算言而无信,至少答应我的事没有出尔反尔。

  可接下来赵琳的话却是让我想找个地方一头撞死算了,太他妈气人了。

  “我不走,这儿比上面好多了。”赵琳说着,拿着香又大嚼了一口。

  “额……”

  我和白无常同时愣住了,白无常怔了怔,随后古怪的看着赵琳道:“刚才你不是说不住这儿吗?”

  赵琳翻了翻白眼:“你管我。我改主意了不行?”

  白无常有些奇怪,他应该知道我和赵琳的关系,不过很快他又冲着我怪笑了起来:“你也看见了,可不是我要把她留在这儿的,是她自己要留下来。”

  #+看}正…*版章节8‘上Q酷匠……网

  我盯着赵琳,脸色阴晴不定,真想冲过去大骂她一顿,然后把她给拽走,卧槽,早知道她会这样我刚才还签什么狗屁契约?!

  赵琳看到我的表情,微微怔了一下,随即皱了皱眉:“你瞪我干什么?”

  我立刻就软了下来,走过去小声的道:“姑奶奶,你和我一块儿上去好不好?这里不好的,你没看见这里到处都不是人?”

  赵琳对我露出一口小白牙:“嘻嘻,我知道啊,我也不是人。”

  要他是个男的我肯定早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了,太让人窝火了。

  “你走不走?!”我死死的瞪着她,正想发飙,体内忽然涌起一阵奇异的感觉。

  于此同时,赵琳看我的眼神也变了一下,眸子中闪过一丝疑虑。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赵琳就反应了过来,跟着冲我叫了起来:“你这人很奇怪,我走不走关你屁事?!要走自己走!”

  我算是明白了,刚才那契约我真是白签了。

  白无常在一旁,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我,随后把我拉到一个角落,回头瞥了赵琳一眼,询问道:“她怎么回事?”

  “她之前被那个般若给控制了,恢复之后她就不认得我了。”我抓狂的道。

  “这样……那她倒霉了,般若是一只猫灵修炼成精的妖怪,他会一种古怪的法术,可以将道行不如自己的人记忆封印。”白无常看着我古怪的道。

  “那怎么办才能让她恢复记忆?!”

  白无常想了想,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没那本事,你也别指望姓左的老头,凡间的人除了般若他自己,恐怕也就你师父或许有办法。”

  他接着又笑了笑:“不过你师父现在恐怕自身都难保,你就不要抱什么幻想了,这些事情,等你去昆仑山取到东西回来再考虑吧,到那时,也许我能让上头的人帮你一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