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赵琳对视了一眼,看来这村里的人都对这个忌讳颇深啊。

  “现在怎么办?”赵琳目送着大妈逃跑,看着我问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找咯,反正这儿就这么几户人家,不信找不到。”我挠挠鼻子说道。

  沿着公路一直往前走,又走了一阵子,前面田坎上蹲着几个六七岁的小孩在玩泥巴,我微微思忖了一下,便走到了他们跟前。

  几个小孩看到我之后愣了愣,其中一个虎头虎脑的小胖墩黑溜溜的眼珠瞪了我一眼,将其余的小孩护在身后,道:“你干嘛?”

  “哟小胖子,你很有脾气啊?”我忽然想要逗逗他,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小胖子一掌打开我的手,我185的身高,他只能费力的仰起头看我,目光丝毫不惧的和我对视。

  “小朋友,姐姐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

  这时,赵琳忽然蹲下身子,看着小胖墩笑嘻嘻的问。

  这小胖子还有其他的小孩这才注意到赵琳,一下子眼睛都直了,那小胖墩看着赵琳,愣愣的点了点头,嘴角有唾液凝聚。

  赵琳银铃般的轻笑了起来:“那姐姐问你,你知不知道匡纪禄家在什么地方?”

  小胖子还有其他的孩子都怔了怔,随后迷茫的摇头:“不知道。”

  赵琳想了一下,道:“就是你们都怕他,大人也不喜欢接近他的人啊。”

  小胖子思索了一下,然后瞪着黑溜溜的眼珠,伸出胖胖的手指指了指远处:“在那里!在那里姐姐!”

  我和赵琳同时顺着小胖子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那是一个黄色的土山包,在山包的脚下,建着一间土墙老瓦房。

  “谢谢小朋友咯。”赵琳回过头,轻轻的捏了捏小胖子的脸,随后在他脸上啵了一下。

  这一幕看得我的脸抽搐了一下,看着那小胖子享受的表情,我心里骂了一句草。

  “走吧。”赵琳站起身来对我说道,然后向外走去。

  狠狠的瞪了一眼小胖子,我跟上了她。

  “应该就是那里了吧。”回到公路上,赵琳指着刚才小胖墩指的房子说道。

  “估计是。”我点点头,看了看天空,天已经快要黑了。

  我们向着那山包走了过去,走到那间瓦房门口之后,我看了看周围,并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就连阴气都不是特别足。

  !h更◎&新_@最j$快=上酷S匠网m0

  房子里面结着厚厚的蜘蛛网,屋顶的一些瓦都烂了,从下面看还能看得到外面的天空。

  进到里面之后,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腐朽的气息,鼻子有些刺激,我打了个喷嚏,抬头望着屋顶的横梁,之后,又细细的看了看地面,除了一地的碎瓦,还是没发现这儿有什么不对。

  “难道是我想多了?”我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

  赵琳耸了耸肩,显然她也对此感到很意外。

  “你们是谁?”

  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紧跟着,门口走进一个身形微微佝偻的庄稼人,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模样很老实,只是盯着我们的眼中带着浓浓的戒备。

  “额……大叔,我们……”我刚准备解释,他就大步的冲了进来,用力的把我往外推,嘴里喊道:“我不管你们是谁,给我出去!”

  无奈之下,我就这么被他推出了屋子,想也不用想,这个人肯定就是死者的父亲,匡纪禄了。

  “我劝你们自己离开,否则我报警了!”这人对着我们喝道,同时不知道从哪里抽了把砍柴用的蔑刀出来,就这么坐在了门檐上,直直盯着我们。

  我看了眼那瓦屋,又看了眼他,心里叹了口气,看来他是打算我们不走就一直坐在这儿了。

  不过既然已经里里外外看过了一圈,又没发现什么异常,人家不让看我也不好强求,毕竟死者为大,就冲着里面鞠了一躬,想了想,掉头走了。

  赵琳从后面跟了上来,低声对我道:“诶,咱们就这么走啦?”

  我白了她一眼:“那不然呢?”

  赵琳撇了撇嘴,说那行吧,咱们回去。

  我低着头思考了一下,道:“要不然在这周围转转,说不定能找到蛛丝马迹。”

  “随便你。”赵琳淡淡的说了一句,神色有些意兴阑珊。

  这时天基本上已经黑了,我们沿着周围转了好几圈,除了在附近坟地里发现了一两个亡魂之外,没有任何的收获。

  “看来这趟是白来了。”我苦笑着道。

  “嘿嘿……”

  就在我准备让赵琳带我回去的时候,在我前方不远处的竹林子里,突然诡异的闪过了一个黑影,那黑影似乎还对着我冷笑了一下。

  “嗯?”

  我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虽然天黑了,但毕竟没有黑到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因此那黑影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加上附近特别安静,除了青蛙和鸟儿的叫声就没其他的了,那声冷笑同样让人汗毛倒竖。

  赵琳闭着眼睛感知了一下,朝一个方向努了努嘴:“在那里。”

  “追!”

  我叫了一声,立刻就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在我跑过去的途中,那黑影立刻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然后向着北面的一座山上跑去。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追赶着那道黑影,追了一半,我忽然意识到,这人似乎是在故意引我过去。

  于是我赶紧停下了脚步,心里一突,赵琳哪儿去了?!

  “咕噜……”

  这黑暗的环境当中,我不禁咽了口唾沫,赶紧抽出了铜钱剑,以防不测。

  在这附近有一股浓郁的阴气,我已经感觉到了,只是不知道具体方位在哪里。

  我快速的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用灯光照着地面,想按着原来的路线走回去,可这一照,立刻就把我吓得浑身发热,额头背脊跟着开始冒出丝丝冷汗。

  回去的路竟然消失了!

  我张大嘴巴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因为这种消失,并不是指路不见了,而是刚才我走来的地方竟然变成了一片的漆黑!

  那种黑暗,就如同半夜走山路,你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能不能踩实了,而担心会一脚踩空,然后直接摔到山崖下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大家一定要追书啊,现在微信大推,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