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这标题我瞬间就笑了,再点进去一看,果然不出我所料啊,里面的配图就是昨晚天空中的灰色漩涡,这拍照的人还挺有水平,拍下来的图片正好是黑色光束从空中降到我身上的那一刻,这样看起来就更加的霸道诡异了。

  下面各种回复层出不穷,大部分人都是说这是假图,要么就是一些装大师吹牛的,其中一个直接说看这雷劫的波动,渡劫的人恐怕修为都要到元丹境了,真是逆天……

  我噗的一笑,扫了扫那人的ID,是一个叫零号书生的家伙。

  这帖子里基本上都是一群凑热闹的家伙,我看了一会儿就失去了兴致,正准备随手关掉的时候,一排不起眼的小字却忽然映入了我的眼帘,下一秒,我的眼睛就猛的瞪大了起来。

  “这根本就不是渡劫,了不起啊了不起,这个年代竟然还有人开天眼,也不知道那人能不能活过今年。”

  这是什么意思?

  我怔了一会儿,这人是谁?

  有人能认出那是开天眼来倒是不稀奇,毕竟世界那么大,小隐于山,大隐于市,这重庆城周边那么多人,说不定某个地方就住着一位出世高人,就比如左老头,谁能想到那个卖死人用品,又猥琐又坑爹的家伙会是道门大派龙虎山的掌门人?

  然而这人既然知道开天眼,又为什么会说我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今年?

  一股凉意从后背直窜上天灵盖,我心里发慌,赶紧点开了那人的ID,然后找到他的QQ把他给加上了。

  我直接就告诉他我就是那个开天眼的人,他好像就坐在电脑前,过了没几秒钟就回复了我一条信息: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我猜电脑那头坐着的人年纪肯定不小,于是在电脑上敲出: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其实也没什么,你能开天眼,怎么说也是个业内的人吧?那你知不知道冥罗会?

  看着冥罗会三个字,我心狂跳了几下,犹豫片刻,便老实答道:听说过一点点,但是了解不深,怎么您也知道吗?

  当然知道,这个冥罗会是一个黑暗的邪教组织,遍布整个华夏,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做,贩毒、杀人、走私军火,不过最严重的还是他们修炼的邪法,有的需要以活人为引,老夫对此深恶痛绝,要不是力量不够,早便是将它们连根拔起。

  顿了一下,他又道:我说那话,是由于这个邪教对于天赋异禀的修道者一直采取必杀之的手段,因为害怕以后影响到他们的根基,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就会有人来找你麻烦了,看样子你年龄也不大,老夫提醒你一句,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和他们硬碰硬。

  我盯着手机屏幕沉默了一会儿,回道:谢谢您,我知道了。

  放下手机,我靠在沙发上闭目沉思。

  其实得知事情是这样过后,我反倒松了口气,不是什么开了天眼寿元降低至一年这类的奇葩理由就好,至于邪教,只要我注意点,总是有迹可循的,不至于无法防备。

  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问问别人,毕竟那只是网上的片面之词,靠不靠谱还不一定呢。

  我想了想,最后打通了左老头的电话,现在我有事基本就先想到他了,因为我师父的电话从来都是关机。

  “喂,杨乐小子,啥事啊?”电话被接听起来过后,那边立刻就传来一个猥琐加点滑稽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我心中一定,也不废话,直接跟他说:“那个,左老头,问你个事啊,你知不知道开天眼有什么后果?”

  “开天眼?”左老头怔了一下,沉默片刻,声音中带上了一点震惊:“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开天眼了?!”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VD

  “嗯,好像是这样……”我说着,跟他描述了一下昨晚的场景,以及最后白光秒杀僵尸的场面。

  他听完后嘿嘿的笑了起来:“你这小子虽然一无是处,可这运气还真是好,嗯没错,那就是开天眼了,至于后果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要注意使用的次数不能太过频繁,否则你会变成瞎子的。”

  我哦了一声,心里苦笑了一下,跟他说:“那倒不用担心,昨晚纯粹就是个偶然,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用这玩意。”

  “这简单,我教你怎么用,要不然太浪费了,这东西练好了恐怖得很,杨二郎那只天眼跟你这个就是一样的,你现在知道这有多厉害了吧?”左老头笑嘿嘿的道。

  “卧槽……”我骂了一句卧槽,这么说这还真是个宝贝,说不定以后起到的作用还要超过六丁六甲诛邪符呢!

  左老头把触发天眼的方法告诉了我,我迫不及待的就练习了起来,刚开始还好,一切正常,也没什么不适的地方,可练了没多久,问题就来了。

  我的双眼开始发胀,就像被人用东西顶在上面往里头,随着练习的加深,那种感觉越来越强,双眼也越来越涨,越来越痛,最后就跟要炸开了似的。

  没办法,我赶紧停止了修炼,这万一把眼睛整瞎了就傻了。

  何况这东西只能起到一种辅助的作用,真正的危难关头,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本身的实力,比如符咒和道法,因为那时候谁会给你时间开天眼放大招?

  这个事情就这么暂时告一段落了,第二天我就直接住进了公安局,反正包吃包住,重要的是呆在这里会安全许多。

  城里一般很少会有妖魔鬼怪作祟,怪事发生的地方多是农村,因为那里人气低,山上也适合隐蔽和修炼,所以我一直都是闲着的,平时就画画符看看书,没事逗一逗年轻的小警花,小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可悠闲的日子过久了都会烦,当待到半个月之后,连我自己都坐不住了,我必须找点什么事情做一下。

  于是我就在网上搜索重庆城内的诡异事件,一敲回车,首先映入我眼睛的就是一排鲜红的标题,标题下还配有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照片。

  震惊全国的七大悬案,山城红衣男孩事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大家点追书啊,最近在微信上推荐,一定记得追书,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