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变态……”

  首先回过神来的是凌皓轩,他那张俊逸的脸上满是震动之色,偏着头古怪的望着我,眼中闪过一丝莫名。

  “嘿嘿,一般般,一般般。”我闻言顿时装逼的笑了起来,心想哼哼,这回也算是在这家伙面前展示了一下自身肌肉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打赵琳的主意。

  赵琳则是在一旁淡淡的看着我:“原来没事啊,看你刚才那样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我脸上一僵,草,刚才还担心我受伤没,现在一转眼就又来个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果真是个傲娇娘。

  在我心中这样吐槽着赵琳的时候,那些警察们也逐渐的回过了神来,一个个的脸色极为怪异,眼神飘忽不定,那看向我的目光当中充满了好奇和敬畏之色,刚才那一幕简直彻底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颠覆了他们的唯物主义思想,人……人的额头上竟然还能冒白光?!而且威力居然这么强,还把那怪物轰得只剩一层渣了?!

  毕竟刚才那轰杀僵尸的光束看起来比激光枪还要叼,估计要是照到人身上的话,人一瞬间就变成空气了。

  没工夫理会这些警察的震惊,我思忖了一下,迈开步子走到陈局长面前,干咳了两声,对他说道:“咳咳……陈局,今天谢谢你带人来帮我们,现在已经没事了。”

  陈局长此刻跟那些警察一样一脸敬畏的看着我,听了我的话,好半晌才微微怔了怔,旋即疑惑的看着我:“额……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我无语的拍了拍额头,思忖了一下,扫了扫周围的警察一圈,对他小声的道:“陈局,我说请你一定要让他们别把这件事说出去,不然会引来很大的麻烦的。”

  陈局长闻言顿时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郑重其事的道:“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他们说出去!”

  我这才微微点头,其实我就是装个逼,这些事情说不说出去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这是个网络发达的年代,他们不说,说不定刚才就有人用摄像机捕捉到了天上的漩涡,然后发到贴吧说是亲眼目睹了道友渡劫呢。

  僵尸这回应该是彻底被我们消灭了,死得不能再死了的那种,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这怪物了。

  陈局长还在对着那些警察一通威胁,说是今晚的事要胆敢泄露半个字,立马就卷铺盖给我滚蛋,吓得警察们瓜子都变成了小米。

  坐着警车回去的路上,陈局长又对凌皓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时不时的和他笑呵呵的套着近乎,他当然察觉的出,凌皓轩和我还有赵琳都是一类人。

  不过可惜的是任他怎么套近乎,凌皓轩都是一言不发的盯着车窗外,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陈局长的表情顿时有些尴尬,但那也没办法,在他看来高人就是有高人的傲气吧,见对方不理不睬,就没继续多说了,反正刚才见识了我的磕药时的战力,他心里也有底了,觉得只要有我和赵琳在,以后不管遇到什么诡异的案子都不用害怕。

  此刻已经是凌晨时分,陈局长派人开车把我们送回了公寓,在公寓楼下,我和赵琳正准备上去的时候,凌皓轩忽然自己朝着大公路上走了出去,我心里微微怔了一下,旋即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他。

  “喂!这么晚了你要上哪儿去?”

  他正往前走着,听到我的声音,脚步微微顿了一下,随后缓缓扭过头来。

  他的脸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寒霜,就像别人欠了他十几二十万不还似的,看得我心里一阵发毛。

  这厮从回来的路上开始就一直是这幅模样,不知道出了啥事,估计是魔障了。

  他转过头来,眼睛盯了我一会儿,最后看了一眼赵琳,这才慢吞吞的说道:“虽然不想承认,不过我现在好像确实打不过你,这位姑娘我也抢不走了,我还留在这儿干什么?”

  听到他的答案我一下子就乐了,这人还真是个极品,光知道打,难道你打得过我,赵琳就是你的了?这不开国际玩笑吗。

  不过我也懒得吐槽他什么,直接问他:“这么说你是要走了?”

  凌皓轩叹了口气,点点头,此时此刻,大街上忽的刮起一阵冷风,吹得他衣袍猎猎,看起来有几分萧索之意。

  要是是个女的看见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估计就要忍不住献身来安慰他了。

  昏黄的路灯将他的身影拉得老长,直到他的影子快要消失在街角尽头时,他才慢悠悠的转过身来,神色恢复成了往常的样子,淡淡的:“对了,你叫杨乐是吧?认识这么久了还没问过你名字,友情提醒你一句,别以为打赢了僵尸就能高枕无忧了,那老头的死你也有份,冥罗会的人从来都是睚眦必报,要是被他们发现蛛丝马迹,肯定会派更厉害的人来杀你报仇,你就自求多福吧。”

  我心中一凛,他说的不无道理,那丑老头来杀我的事情肯定还有其他人知道,如今他蹊跷的死了,相信过不了多久邪教的人就会查到我头上来,到时候又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凌皓轩看见我凝重的表情,微微笑了笑,思忖了一下,接着又道:“另外再跟你说一件事情,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最好是不要用得太多,因为用得越多,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

  H看正a版√章LY节%上酷t)匠网

  我怔了怔,随即忍不住问道:“喂!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五弊三缺?!”

  五弊三缺几个字一被我说出口,即使隔着老远的距离,我也能感觉到他的脸色变了一下,他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最后才轻轻点了一下头,表情说不出的难看:“知道,我犯的就是其中的孤和权,这一辈子都不能碰女人,否则对方就会被我克死,所以你想法别那么龌龊,我想带那位姑娘走只是看中了她的潜力。”

  我差点笑了出来,那他也真是够倒霉的,长得再帅也没用啊,一辈子都只能是个老处男。

  强忍住了笑意,我又问道:“你是怎么得知自己的五弊三缺的?”

  凌皓轩说出了一句让我想冲过去一拳打在他脸上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