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陈伟国的话,我一下子怔住了,国家不是一直都在抵制封建迷信吗?他身为警察局的局长,没把我抓去扣个妖言惑众造谣生事的罪名,反倒想邀请我加入他那什么专案组?

  陈伟国见我脸色怪异,轻轻咳了两声,继续说道:“其实政府高层早就已经认可了这些东西的存在,只是由于害怕引起慌乱,明面上一直都采取不信任外加抵制的策略,但暗地里却在用高价悄悄的收揽着各种奇人异士。”

  “国家在很多城市都设有专门调查此类案件的专案组,重庆还暂时没有,所以我想邀请两位加入,共同成立一个。”陈卫国说道。

  “但我没什么兴趣,自由自在的多好,我习惯了洒脱,不喜欢约束。”我嘴上说着,心里却在吐槽,也不想想,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我凭什么给你白干?

  陈伟国闻言不禁皱了皱眉,怔了怔之后,便古怪的看着我笑了起来,又补充道:“当然了,只要两位加入,待遇非常优厚。”

  我立刻眼睛一亮:“咳咳……你说了这么一大堆就这句话最实在。”

  陈伟国脸色顿时有些尴尬,他笑了笑,正色道:“月薪一个月一万块,报销各种花销,出差另算,享有正处级待遇,并配发大校军衔,怎么样,干不干?”

  我听后直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他面前,双手用力的握住了他的手,上下摇晃起来,面色严肃的道:“陈局长,为祖国建设稳定发展和谐社会添一份力本来就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即使没有这些待遇,其实我也是愿意加入的。”

  陈局长微微一怔,随即哈哈的笑了起来,对我伸出了手:“那这么说的话,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你们不用受命于我,也不用来上班,只需要在有事的时候出马就行了,当然了,你要是想在公安局泡个警花什么的,那就另当别论了……哈哈。”

  听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嘴角轻轻抽了抽,随后便感觉到了周围一瞬间冰冷下来的空气。

  “怎么这么冷?”陈伟国打了个哆嗦,诧异地道。

  忽然间他又看向了赵琳,迟疑了一下道:“抱歉我差点忘了,这位小姐的意思呢?”

  赵琳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睫毛动了动,指了指我道:“他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吧。”

  “那可真是太好了,那要不就请小姐给这个专案组起个名字吧?”陈伟国笑呵呵的道,没有平时半分的威严,身为官场的老狐狸,他很懂得收放自如,也隐隐猜测得到他儿子就是被赵琳给收拾了一顿。

  赵琳对这件事好像还挺有兴趣的,她想了一会儿,最后说道:“要不就叫灵异事件调查小组吧。”

  “灵异事件调查小组……好名字!就叫灵异事件调查小组!”陈局长先是一怔,随即哈哈笑了起来。

  就这样,我和赵琳两个阴差阳错的加入了这个什么灵异事件调查小组,想想自己以后就是大校了,心里还挺激动的,感觉牛逼爆了。

  接下来的几日之内,时间都是在平静当中匆匆流过的,我也没有立刻急着动身去昆仑山找那什么哀鸣鬼穴,关键是现在我连路费都出不起了,怎么着也得一个月后发工资再说。

  难怪有那么多的人挤破了门都向往政府里钻,我现在有点明白了。

  赵琳这段日子实力都没什么提升,麒麟宝血失去了作用,不过最值得开心的是,她现在已经不需要天阴符来补充阴气了,因为她凝聚了实体。

  我有时候就在想,其实现在她就是一走了之也不是不可以,但她没有,也没露出什么异常,依旧呆在我身边,依旧是那个高冷的傲娇娘。

  又过了几天,一天晚上,我正在卧室里画符,忽然听见客厅大门咚咚咚的响了起来,心里不觉有些诧异,一般这个点不应该有人来找我才对啊。

  我走过去透过猫眼往外头看了眼,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略微思索了一下,便直接打开了门。

  一开门,我一下子就愣了,随即脸色不禁有点发黑。

  门边站着一个穿黑袍的俊美青年,嗯,美到什么程度呢,反正比电视里那些所谓的花美男美一百倍就行了,关键是那股气质,常人根本不能拥有。

  这人当然就是受伤过后一直躺在医院的凌皓轩了,也不知道他啥时候出院的,不过看气色已经是痊愈了。

  对于这个人,我心中是好恶参半,一方面钦佩他单枪匹马杀了僵尸,一方面又对于他打赵琳主意非常的反感。

  /,看Co正~版=$章节H、上酷匠网》

  “你怎么来了?”我警惕的问道。

  凌皓轩看了我一眼,朝里面努了努嘴:“你就不能让我进去说话吗?”

  我迟疑了一下,让开了道路:“进来吧。”

  他笑了笑,踏进了客厅里。

  他刚进客厅,在里屋的赵琳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凌皓轩之后微微一愣,然后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朝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一幕看得我略感不爽,在我眼里这就跟眉来眼去没啥区别,我阴沉的坐到他们两个中间,问凌皓轩:“你还是直接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知道这家伙找我肯定不是谢我的,估计又出了啥事了。

  凌皓轩迟疑了一下,缓缓对我说道:“我出院以后又回了那座山谷,没看见僵尸,它被拉到火葬场去了是吧?”

  我怔了怔,随后点头:“对啊,怎么了?”

  凌皓轩吸了口气,皱眉道:“那僵尸虽然被天火雷霆正法重创,可我觉得他应该没那么脆弱才对,死的有点蹊跷。”

  闻言,我不禁心里一突,这种想法我几天前回山谷的时候就有过,只是一直没有太在意,现在凌皓轩一说,我觉得好像还真是,那僵尸被各种大招攻击,最后都无一例外的安全存活,要真那么容易杀死,上次在叶可昕家,左老头怎么可能放他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