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乐?!你醒了?!”

  我还没睁开眼睛,耳朵里面最先传进来的就是一个挺着急的女声。

  这声音我熟悉的很,就是赵琳的声音。

  我缓缓的的睁开眼,赵琳果然就站在我面前,俏脸紧绷,眉毛皱成一团,看样子挺担心我的。

  “我没事。”我揉了揉涨涨的脑袋,卧槽好晕,估计下了鬼门关的人都是这样。

  “你怎么回事?怎么说晕就晕了,叫也叫不醒?”赵琳看我神智还算清醒,微微松了口气,随即忍不住的发问。

  我眼睛看了看周围,这还是我的卧室,心里安定了许多,然后问赵琳:“我晕了多久?”

  “你从昨晚上就晕了,现在都第二天下午了。”赵琳有些生气的拿起手机递给我看。

  等我看完之后,她扯了扯我的衣服,又开口问道:“诶,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昨晚到底咋了?”

  我迟疑了一下,这些事情我一个人肯定是没办法完成的,反正以后她都要知道,还不如现在就告诉她得了。

  于是我就把昨天被白无常勾魂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说给了她听,她听的时候就一直皱眉,直到听完,脸上已经尽数被怒火所覆盖:“这个白无常真是过分,以后我修成鬼仙,一定要把它打得满地找牙,替你出气!”

  我笑眯眯地道:“哟,你这么关心我呀?”

  赵琳瞪了我一眼:“我觉得你这人就是受不了人家对你好,看来以后我还是把你当儿子吧。”

  闻言,我脸一麻,赵琳收回目光,又皱起眉,神色间很是忧虑:“那哀鸣鬼穴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要不先联系你师父吧,看看他怎么说?”

  我一想也是,这些问题只有他才能解答,况且白无常说他现在没有精力来帮我,难道是被什么事情缠住了?

  想到这里,我略略感到有些担心,虽然他一直挺猥琐挺坑的吧,但却是真心对我好的,对我的事情很上心。

  可他的电话还是处于无法接通状态,我打了两个之后就放弃了,看来白无常说得对,他现在一定是被什么事情缠住了,脱不开身。

  电话打不通,那我就没办法了,只能暂时先不去想这事情,反正白无常给我的期限是一年呢,还早,至少这一年之内,我是不用再担心他这个大患了。

  过了一会儿,赵琳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在我昏倒的时候,那个陈伟国打电话来了。

  “他怎么说的?”我愣了一下,难道陈鹏飞又出啥毛病了?

  “不是,电话里他没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赵琳看着我耸耸肩道。

  我点了点头,想了想,陈伟国那种人物肯定没那么多闲功夫跟我打电话吹牛逼,他多半是有事请找我,而且还是正事。

  毕竟是公安局长,人家都亲自打电话来了,我也不敢怠慢,赶紧拿起手机给他回拨了过去。

  回拨的时候我顺便看了眼通话记录,陈伟国来电的日期是昨天晚上,大概就是我刚晕倒那段时间。

  电话嘟嘟的响了,接通的同时,我心里也在纳闷,他到底找我啥事?难道是因为想不通儿子就这么被我们整了一把,要报复我们?

  别说,还真是有这种可能。

  “喂……你好,是杨乐小兄弟吗?”电话喀的一声被接了起来,那头随即传来一个稳厚的男人的声音。

  我听出了是陈伟国的,就答道:“嗯,我是,那个,不好意思啊陈局长,昨天晚上我出了点状况,没接到你的电话。”

  “没事,不存在……额……”陈局长在那头,说到这里,拿着电话似乎有点犹豫。

  “陈局长有事情就直说吧。”我说道。

  “嗯……你能不能先来警察局里,事情有点复杂,一句两句的说不清,还是当面说比较好。”陈伟国沉吟了一下道。

  3%酷匠'B网-&永久;免2费看b_小?说

  我的手机开着免提,因此赵琳也是听得到他的声音,眼中顿时就闪过了一丝古怪和轻蔑。

  我和赵琳对视了一眼,我平稳的道:“好啊,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就过来。”

  “当然方便,诶,要不要我派车来接两位?”陈伟国毫不迟疑,热情的问道。

  “没事,我们自己过来就好。”我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见我放下电话,赵琳便问我要不要过去,这会不会是一个阴谋。

  我思考了一会儿,摇头说应该不太可能,说完又看着她笑了笑,道:“就算真有啥事,不也还有你带我装逼带我飞吗?”

  赵琳眼睛立刻弯成了一个月牙形,伸手揉着我的头,笑嘻嘻的道:“对,姐罩着你。”

  后来在出租车上,我理智的思考了一下,自己完全就是杞人忧天,看陈伟国的样子明显就对鬼神之说深信不疑,万万不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就要报复我们,他肯定也知道,像我们这种人惹急了是非常麻烦的。

  果然,我们来到警察局里过后,并没有发现周围有任何的埋伏之类的,整个局子里就几个上班的警察,陈伟国老早的就在里面办公室等着了,一见我和赵琳来了,脸上马上堆满热情。笑眯眯的让我们坐。

  我坐下过后,陈伟国先是咳了一下,紧接着那庄严的国字脸上稍稍闪过一丝迟疑,然后看了我跟赵琳一眼,正色道:“两位既然都来了,那我就不跟你们拐弯儿了,我叫你们来是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们,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

  “好事?”我愣了一下,随即问道:“是什么?你说说。”

  “是这样,近年来,城市里经常发生一些离奇诡异的事件,无论如何都查不出来,而这些案子又不能没个了结,只好编个牵强的理由就草草结案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陈伟国说完,沉吟了一会儿,又看着我道:“其实我明白有些案子可能牵扯到神鬼,可重庆这边有本事的先生太少了,之前有位龙虎山的高人,一直以来帮我们解决了不少麻烦,可他现在也回山上了,要是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找谁。”陈伟国说着,看着我苦笑了一下。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陈伟国犹豫了一下,道:“我想成立一个专门调查此类案件的专案组,我衷心的邀请两位加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求追书求撸撸,另外喜欢这本书的读者可以加我群。263900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