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你没骗我吧?”惊喜之余,我心中还是保存着一些理智的,增加十年阳寿当然是一个特别诱人的条件,想想那得多做多少事情啊,就算每个星期去一次大保健,十年下来那也快两千次了,但这也要靠谱才行。

  况且白无常虽然看起来地位挺高的,这半步多客栈的人都对他这么客气,但也应该还没到能够左右人的寿命长短的地步吧?

  白无常显然因为我的质疑有些生气,那苍白的马脸冷得像块冰,盯着我冷笑着道:“你不相信的话那就算了吧,你就自己呆在这里,我先走了。”

  白无常说着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作势要往楼下走。

  我一看马上就急了,这里可是鬼门关啊,要是这厮就这么把我撂下不管了,我就是有十条命也别想再回去了。

  赶紧堆起笑脸,伸手拉住了他:“诶诶……白爷您别走啊,我这不是跟您开玩笑嘛,想想您那是什么身份,还能骗我这初出茅庐的小子?”

  我嘿嘿的贱笑着,白无常扭过头怪异的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缓缓地坐了下来:“你这小子还算是有点见识。”

  这家伙虽然一脸的装逼,一副不想搭理我的样子,可显然刚才我的马屁还是把他拍的挺舒服,他看着我就说:“你只要乖乖听话,我说道做到,除了这些以外,其他的好处也少不了你的。”

  “嗯嗯!那是当然!我从小就是您的忠实粉丝啊,想当初您连孙悟空都给勾下来了,多厉害啊!您就是我心中最大的偶像!”我嘴上奉迎着,心里骂着去你麻辣隔壁。

  白无常很满意的笑了起来,脸色僵硬得跟憋了一晚上尿又没处撒似的,简直比哭还难看,难怪民间都叫他哭丧鬼。

  “嗯……”白无常便秘似的嗯了一声,抓起我面前的香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一边嚼一边道:“好了小子,回归正题吧,我就不拐弯抹角了,要放你回去简单,你只要完成一件事就行了。”

  “啥?”我紧张的问道,这才是我关心的地方,十年阳寿可不是白加的,估计白无常让我办的事情会很麻烦。

  白无常看了看周围,沉吟了下,将我拉进一间独立的房间,然后将门关上,这才小声的道:“很简单,你回到阳间之后,去昆仑山找一个叫哀鸣鬼穴的地方,里面有块玉玺,你把那玉玺拿出来就行了。”

  我听后愣了一下,随即不禁有点迟疑,这哀鸣鬼穴一听就不是个啥好地方啊,白无常他为什么不自己去?

  白无常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一般,淡淡的道:“因为一些原因,我并不能去那个地方,所以才让你去取出来,我给你一年的时间,这一年之内你要是取不出来,可就别怪我无情了,到时候我会拉你下十八层地狱,受尽永世折磨。还有,你别指望你师父,嘿嘿……他现在可没那么多精力来帮你。”

  “我师父?我师父他怎么了?!”我怔了怔,听他的意思,他好像知道我师父的下落?

  白无常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看着我道:“你到底答不答应?”

  我犹豫了一下,心想我反正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就问道:“那我东西找到了之后,又该怎么给你?”

  “这个简单,等你找到了之后,会有人来取的。”白无常冷冷的道。

  我略微思忖了下,最后只得点点头:“我答应你。”

  白无常诡异的笑了笑,袖袍猛地一挥,我只觉得眼前一花,当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置身于之前那灰白的世界中了。

  “你把这个含在嘴里一直往前走,走一会儿就能回去了,路上那些东西不敢来骚扰你。”白无常递给我一颗黑色的玻璃珠一样的东西,道。

  更#Z新;u最k快7上6D酷I匠e网

  我接过之后,白无常又对我道:“你最好能说到做到,不然就是你师父也救不了你。”说完之后他就消失在了原地。

  过了几秒种,确定这家伙已经离开之后,我立马就扯开嗓门大骂了起来。

  “我QNMLGB!有种别跑啊!MB龟孙!回来老子打死你!”

  骂了一阵之后,我有点累了,就停止了怒骂,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回去再说,这种地方待久了难保会出什么纰漏。

  我站在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不觉立刻一紧,在我的周围,不知何时聚集起了一些飘荡的亡魂,这些亡魂和那些刚死的新鬼不一样,身上带有一定的怨念,此刻全都冰冷的注视着我,有的则贪婪的盯着我手里的珠子,似乎下一秒就会猛扑过来。

  见这架势,我赶紧把珠子塞进了嘴里,这一塞,那些亡魂立刻就狰狞了起来,双眼中冒着红光,怪叫着抓向我的脖子。

  可在他的手即将捏到我的脖子的时候,嘴里却是一声惨叫,连带着整只手掌快速的融化了起来,连带着整条手臂都融化在了空中,变成了一团气体。

  周围的鬼魂顿时就退到了几米外不敢过来了。我松了口气,大起胆子往回走。

  那些亡魂虽然不敢近我的身,但却一直紧紧地跟在我后面,我想了想,没管它们,其实也能理解,这些亡魂都是执念比较强的鬼,但是又没有留在阳间害人,就这么投胎又心有不甘,一直想还阳却未能成功,因此对能够还阳的人都会心存嫉妒,极力阻止。

  这对于一般鬼魂来说还真是个不小的麻烦,不过我有白无常给我的珠子,这些麻烦就迎刃而解了。

  沿着灰白色的大道,我走啊走,走啊走,估计应该走了有半个小时左右吧,眼前的道路忽然间变黑了,我顿在了原地,有些诧异。

  一道白光忽然闪过我的眼睛,我脑袋一沉,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