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穿着寿衣的人急匆匆的向着前路赶去,他们没有表情,但那走路的速度却快的跟投胎一样,很是急迫。

  “诶……哥们,你们去哪儿呢?”

  我对着从我旁边走过去的一个人喊了一声。

  那人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目光呆呆的指了指前方,便再不停留,飞快的走了。

  我皱了皱眉,这里的人怎么全都怪怪的,难道是什么寿衣癖?

  我看了看四周,心里也是有点纳闷,我明明记得自己在睡觉,怎么突然间就跑这地方来了呢?难道是梦游了,还有赵琳,即使是梦游,赵琳也应该阻止我啊?

  一连串的疑问让我想找个人问明白,可那些家伙连话都不会说,我特么问谁?

  我只好跟着这些家伙往前走,走了没多久,我突然觉得身上一凉,赶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胸口处萦绕着一团淡淡的黑气,我抬头一看,一个穿着寿衣的人走在了我前面。

  我咽了口唾沫,这才彻底的惊觉了起来,刚刚我前面根本就没有人,那人是怎么超到我前面去的?只有一种解释,他是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去的。

  我害怕了,转过身就往回走,现在身上啥家伙也没有,我为了壮胆,唱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老子成功的走出了十米远。

  “小家伙,你还想跑吗?”

  就在这后,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身侧响了起来,我浑身一哆嗦,如遭雷击。

  缓缓地扭过头,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这家伙足有两米多高,穿着古代的白色长袍,舌头三尺长,头顶带着个高帽,上面四个鲜红的大字,一见发财。

  “这不是白无常白爷吗……”我讪讪的笑了起来,心却在飞快的下沉,看情形我的判断失误了啊,我现在是魂魄状态,摆明了就是被他给勾下来的。

  “免了,我可当不起你叫我白爷。”白无常袖袍一挥冷哼道。

  “那个啥,白爷,多日不见,您气色比以前更好了。”我看着白无常苍白的脸色,嘿嘿的道。

  “哼……”白无常看着我冷笑道:“小家伙,你就不要妄想着逃跑了,这里是鬼门关,只要进来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你……你吓唬我?”我更慌了,连带着声音都发起了抖:“你敢抓我?难道不怕我师父了吗?!”

  白无常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旋即怪异的笑了笑:“我神不知鬼不觉的抓了你,就算是你师父也没那么大的本事知道是我干的。”

  “你为什么要抓我?”我害怕的同时心里也有点疑惑,要说我跟他无怨无仇,他这种人物也不可能真的为了上次那种小事情就拽着不放吧?

  “为什么?小家伙,我问你,你想不想死?”白无常忽然看着我,认真的问道。

  “废话,我当然不想了!”我毫不迟疑的答道,我还嫌活得不够长呢,怎么会想死?

  “那好,咱们两个做个交易,我就放你回去,否则的话,你就安安心心去投胎吧。”白无常说道。

  他这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可我又拿他没办法,只好问道:“啥交易?说来听听。”

  白无常想了想,忽然一把拎起我,我只觉得眼前一花,便消失在了原地。

  周围的景物飞快的倒退着,当我再一次看清眼前的时候,面前矗立着的是一座类似古代的客栈。

  这座客栈非常的大,听说故宫很大,我没去过故宫,不过我觉得这肯定不会比故宫小。

  客栈通体黑红色,一共有三层重叠在一起,最底下一层不断地有那些穿着寿衣的人往里面赶去,而第二层则没多少人,偶尔有一些影子往那上面飞,至于第三层,则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在第三层的顶部,高悬着一块血红色的巨大牌匾,上面写着三个黑漆漆的大字,半步多。

  半步多?!我一看马上就叫了起来,卧槽,白无常不是说要和我交易吗,怎么把我带到鬼门关来了?!难道这厮骗我?!

  这半步多年代太久远了,起源已经没有人知道,总之在那遥远遥远的从前就一直存在着,起初的目的是用来给刚死去的亡魂做一个歇脚的地方,后来慢慢的就演化成了鬼门关,人死之后七天必须下半步多,否则就会变成孤魂野鬼,永远也没办法投胎了。

  而下了半步多之后,就可以在半步多客栈住上四十九天,这四十九天,头七天,亡魂可以托梦给自己的家人,交待未了却的心事,这也就是民间传说的头七回魂,而七天过后,便会一直住在半步多里,回想自己一生的恩怨荣辱,起落沉浮,直到四十九天之后进入地府,罪孽轻的受几天苦就直接上黄泉路投胎转世了,而罪孽重的,可能就要下地狱收那无穷无尽的痛苦了。

  “你紧张什么?我又没说要送你去投胎。”白无常瞥了我一眼,轻蔑的道:“雷公的徒弟原来是个怂蛋子,真给他丢脸。”

  “你……”我有点生气了,不过想想他说的好像的确是实话,只好悻悻的闭上了嘴,心里想着接下来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不能害怕,至少脸上不能害怕,要不就太丢人了。

  (酷`匠+D网正+k版i首b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