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他这个问题,我先是怔了一下,不由得多看了这老医生几眼,我发现他的周身有股淡淡的白气笼罩,但明显只是因为身体强壮、精气充盈的缘故,并不是什么修道之人。

  他这么问我,可能也是含有一丝开玩笑的成分在里头吧。

  我迟疑了几秒钟,点了点头,郑重的道:“我相信这世上有鬼。”

  “额……”

  老医生的表情因为我的答案,立刻变得颇为怪异了起来,可能他开始还以为我一定会说不相信吧。

  “呵呵……这年头还相信鬼神的年轻人可不多了啊。”他笑了笑。

  “有的东西不相信并不代表不存在。”我笑了笑说道。

  在很久之前我便是听我奶奶说起过,我们这些年轻人之所以说她们迷信,其实是因为在上个世纪那个扫清牛鬼蛇神之前的年代,她们那一辈人亲身经历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她们的思想在现在看来,显得有些‘迷信’。

  老医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依我看,这个小娃娃不是因为流血过多,也不是其他的任何原因导致昏倒,就是被阴气入了体,还是赶快找个先生看看吧。”

  “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刻就明白凌皓轩其实并没受什么重伤,而且他也根本不用找什么先生,照这个变态的功力,估计用不了几天自己就好了。

  所以我干脆就把他留在了医院里,反正那里有吃有喝,还不用我报销伙食住宿费,陈伟国会帮我解决的。

  离开了医院之后,我并没急着回去,先是回那山谷看了一眼,山谷之内还有未曾散尽的浓烈的血腥气,里面,丑老头和僵尸的尸首已经被搬走了,我盯着地上残留的血迹,心里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总感觉那僵尸似乎没死似的。

  不过这种想法一闪即逝,那家伙就算没死,现在也该被扔进火葬场的焚化炉了。

  经历了这一场战役,我顿时觉得自己弱爆了,起初我还满以为自己已经很厉害了,之所以每次都打不过对手只是因为我的对手都是一些超级变态而已,看来是我错了,这凌皓轩就比起老一辈的王道和啊,还有龙虎山那一众道士要强上不少,毕竟他们那些人加起来都不能杀了那只鬼妖,充其量只是把它打晕了而已,至于对付这只僵尸的难度,绝对比上回那只鬼妖还要高上不少,可依旧是被凌皓轩只身一人给镇杀了,我和赵琳只是在旁边打辅助而已,虽然是有点类似两败俱伤的倾向吧,但是也厉害到爆了。

  相比起来,我就差的太远太远了。

  心里闪过这种想法的同时,我也对左老头所说的道心产生了极大地兴趣,我隐隐觉得,凌皓轩这么厉害,肯定是有开启了道心的缘故,可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受到天罚,他的五弊三缺是哪一种?

  回到公寓第一件事就是去洗了个澡,身上沾满了僵尸留下的气息,即使我受过太一大神的道,若不洗净一身污秽,淤在体内也是不小的麻烦。

  赵琳倒是不害怕僵尸的晦气,自己在客厅拿了把香吃得津津有味,我洗完澡之后便回到屋子里画符,期待着能不能再弄一张雷光疾电符出来。

  可我现在的实力弄这个东西难度实在是太大,上一次成功,恐怕纯粹就是偶然,而这一次接连浪费了十多张蓝符纸,我连符咒的轮廓都没画出来。

  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匆匆而过了,原本高挂在天边的太阳早已落山,夜风渐冷,我开始有点疲惫了,就放下工具,舒展了一下酥麻的手脚,准备好好的睡上一觉,心里还是比较安稳的,两个最大的后患今天都被凌皓轩给解决了,未来的一段日子应该会过得挺平静的。

  闭着眼睛,我的大脑渐渐的空了起来,开始陷入了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

  这是什么地方?

  :w看◇正版'/章h3节》!上)1酷5匠r网P

  我站在地上,看着脚下灰白的土地,定眼望向四周,这里的一切都是灰白色的,天空是灰白色的,大地是灰白色的,就连我我自己都是灰白的,显得死气沉沉。在我的后方有一条宽广的大路,大路两旁栽种着一棵棵的参天大树,高耸上天际,即使我很努力的抬头望去,依旧没有办法看见树的顶端。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见过这么大的树,这些树木任何一棵恐怕都要二三十人合抱才能围住。

  后方的大路上,不断地有一道道的黑影往我这里匆匆而来,在到处都是灰白色的世界里,格外的突兀。

  我定睛一望,心里感到有些诧异,这些黑黑的影子不都是人吗?

  这些人脚步僵硬得就跟尸体一般,脸上的表情也是死气沉沉的,目光呆滞,看起来就跟傻X似的。

  要不是我没在他们身上感觉到丝毫阴气,恐怕立刻就会以为这些人都是鬼了。

  忽然间,我发现他们好像都穿着统一的服装,我有点近视,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儿,吓得我心里一突,旋即有点害怕起来,因为这些人一个个的竟然都穿着寿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