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兄弟,你看……”

  这些人一走,陈伟国脸上立刻又堆上了笑容。

  我在心里鄙视了他一下,偏过头,对倚在门边的赵琳说道:“要不就饶他一回吧?”

  赵琳再有外人的时候还是很给我面子的,从来不会让我难堪,听我都开口了,便说那行吧,然后迈步走过来,伸手凌空一吸,一股绿色的气体便从陈鹏飞的身体里飞了出来。

  当然这一幕普通人是肯定看不到的,因此陈伟国不禁一下子愣了,难以置信的道:“这……这就可以了吗?”

  我刚准备点头,躺在床上的陈鹏飞就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脸色苍白如纸,但是神智明显已经恢复了。

  “爸?”

  他看到了立在旁边的陈伟国,微微一愣,疑惑的道:“爸,这是哪儿?你怎么来了?”

  陈伟国看见自己的儿子醒了过来,也是猛的松了口气,然后指着我们俩,对他说道:“臭小子,你抓错人了知道吗?!还不赶快给两位道歉!”

  陈鹏飞愣愣的看着我和赵琳,片刻后惊呼了起来:“爸!你发烧了吗?!这两个是杀人嫌犯!”

  赵琳的俏脸一下子冰冷了下来,感受着那股冰冷的寒意,陈伟国不禁打了个冷战,忽然眼睛一瞪,然后轮圆了胳膊,猛的一耳刮子呼在了陈鹏飞的脸上。

  啪的一声响,陈鹏飞被他爹打得一下子怔住了,旋即他捂着脸委屈的道:“爸!你为什么打我?!”

  “小子,这两位是高人你知道吗?!你差点得罪了高人!还不赶紧给我滚下来跪地上赔罪!”陈伟国怒吼了起来。

  陈鹏飞古怪的看了我和赵琳一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出于本能还是听了他爸爸的话,不情愿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诶……算了,这就免了吧。”这时我制止了他,关键是我也不可能真要人家跪下道歉,那样他恐怕得记恨我一辈子。

  *h酷匠网m唯(一!E正#版nr,其‘M他BP都““是盗》版

  “还不赶快谢谢人家!”陈伟国闻言,又对着陈鹏飞怒喝道。

  “谢……谢谢两位……”陈鹏飞悻悻的道。

  “哼……要是下次再敢得罪人家,看老子不一枪崩了你!”陈伟国盯着他冷哼。

  我知道他这话也就是说给我听,让我消气的,反正陈鹏飞已经醒了,而且没傻,我就想先离开,去看看凌皓轩那小子在哪家医院,就这么把他给抛弃了有点不仁不义。

  “诶,对了,你们把那个人弄到哪去了?”我问陈鹏飞。

  听到我的话,他怔了怔,旋即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知道这是一家医院,便问陈伟国:“爸,这是哪家医院?”

  “协和医院。”陈伟国答道。

  “哦……”他点点头,然后对我说道:“那个……那人好像就在这里。”

  “谢了。”我点点头,转身便朝外走去。

  陈伟国嘴巴动了动,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没能说出来。

  不过他还是找我要了个手机号码,我心想也没啥坏处,就给了他。

  那些医生护士什么的就在门外站着呢,陈伟国让他们滚,但他们可不敢滚,不然院长知道了他们就完蛋了。

  这些人估计是看见我和陈伟国一起,现在对我也充满了敬畏感,我从他们旁边走过去的时候,刚才那个让我出去的医生顿时紧张得低下了头。

  我走到了他跟前,问道:“那个啥……医生,我想问问,医院大概两个半小时前有没有收到过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病人……额,是个男的,浑身是血。”

  这医生显然没有想到我竟然会问他问题,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又有些惶恐:“不好意思,让我想想啊……”

  他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最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猛的点点头:“是不是穿着一身黑袍,打扮跟古代人一样?”

  “嗯。”听他这么一说,我估计十有八九就是凌皓轩了。

  “我……小玲,你带这位先生去一下那人的房间。”医生对旁边的一个护士说道。

  我猜他刚才肯定是想亲自带我过去,可一想到公安局长的儿子还在里面,急忙的改了口。

  “先生,请您跟我来……”一个年轻的护士怯怯的对我道。

  “谢谢了。”我点点头,然后随着她的步伐跟了上去。

  这一层楼应该都是有钱人所在的病房,走廊上没有闲杂人,监控设施安得到处都是,一些病房门口还有黑衣保镖守护,估计里面住的都是非富即贵。

  下到楼下一层,这里人就比较多了,小护士带着我径直来到三楼的一间病房,门关着,我透过窗户往里面瞅了一眼,果然就是那家伙。

  凌皓轩现在还昏迷不醒,小护士敲了敲门,里面的医生说了一声请进。

  我和赵琳走进里面,那医生是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头儿,他扫了我俩一眼,疑惑的道:“你们好,请问是病人家属吗?”

  “额……不是,我们是他的朋友,对,朋友。”我想了想说道。

  那医生点了点头,扶了一下鼻梁上的老花镜,看着躺着的凌皓轩,脸色不太好看。

  我怔了怔,旋即问道:“医生,我朋友他怎么了?”

  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那小护士。

  小护士顿时会意,赶紧退到了外面,察言观色什么的她还是很明白的。

  “小伙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朋友他是怎么受伤的?”

  老医生看了我一会儿,颇感兴趣的问道。

  我心中微微一愣,随即面不改色的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的情况很糟糕吗?”

  老医生又看了一会儿凌皓轩,最后说道:“身体各项机能都完全正常,而且他的身体素质是我这些年来见到过的最强的人,只不过是流了一点血,根本就不应该会昏迷不醒才对。”

  “那您的意思是?”我试探着问道。

  老医生望着我:“我以前是中医,因此对待这些病症,和西医倒是有些不同的见解。”

  “您能详细的说说吗?”

  老医生点点头:“从中医的角度来说,天地之间有阴阳二气,造化万物,孕育人身,若想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便需要阴阳调和,两者互补,唯有这样,人才能够健康的生存下去,反之,如果体内阴阳之气紊乱,人便会百病缠身、卧床不起。”

  “额……您能不能说明白点,我语文学的不是很好……”我尴尬的说道。

  老医生笑了笑,看着凌皓轩道:“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就是想告诉你,你朋友不应该来医院。”

  “啥意思?”我怔了怔。

  “小伙子,你相信世上有鬼吗?”老医生盯了我一会儿,笑着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