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装上了警车,车子一路颠簸,车上气氛一片沉闷,两个老警察各怀心事,没有说话。

  众警察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也都没有开口发问,只剩下那个年轻的官二代警察一直在前面唧唧喳喳的说着,说要好好的收拾我,竟然敢骗他。

  不想生事,我就没理他,把头靠在窗上看窗外的风景。

  他说了一会儿,也累了,就停了下来,周围彻底没了声音,只剩下车底下轮子滚动和发动机的嗡嗡声。

  车子驶进市区,一路前行,最后在公安局门口停了下来。

  年轻警察最先一步跳下车,而后叫道:“把他们两个给我带下来!”

  这些警察可能觉得不太对劲,听了他的命令愣是没人来抓我们,我想了想,自己下了车,赵琳见我下去,也跟着我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年轻的警察打量了我们两眼,冷笑了一声,最后一挥手把我们带进了公安局。

  进去之后,不断地有人跟他打着招呼,就连这个分局的局长对他都是相当的客气,还亲自出来迎接。

  以为自己破了个大案,他兴奋得不行,迫不及待的就要开始审讯我们。

  我有点不耐烦了,就给赵琳使了个眼色,赵琳领神会的点点头,轻轻吹了口气,年轻警察顿时浑身一哆嗦,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表情一下子完全僵住了,砰地一声栽在了地上。

  “陈少!”

  众警察吓了一跳,之后赶紧伸手去扶他。

  我和赵琳冷眼旁观,这些警察被吓坏了,怎么叫他都不醒,最后只能拨打了120。

  公安局里出了事,医院的人跑的不是一般的快,没过几分钟救护车就威啦威啦的来了,可被赵琳弄晕的人,救护车又怎么可能救得醒?

  因为局长的儿子无缘无故晕倒,这里很快炸开了锅,一时间倒是没人来理会我和赵琳这两个杀人嫌犯了。

  不过我也没跑,反正这个事情早晚都得说清楚,不然麻烦就没完没了,最后我干脆就坐到办公室里玩起了电脑。

  赵琳则在旁边东看看西瞅瞅,说这地方她还是第一次来呢。

  过了一会儿,门外进来一个警察,我定睛一看,这不就是那个说我可惜了的那人吗?

  最新=/章9节上酷n匠L`网6

  “你干什么?”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他问道。

  老警察望了我一会儿,迟疑了一下道:“小……小伙子,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陈少爷他其实不坏,就是从小娇生惯养脾气有点大,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他这话说的倒是让我挺舒服的,我想了想,问赵琳:“赵琳,那人会怎么样?”

  “不会太严重,最多就是变成傻子。”赵琳淡淡的说道,就像是在陈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听着她的语气,我不禁在心里为那个陈少默哀了一下,看来他之前的态度惹到了这傲娇娘了啊,一下手就那么重。

  老警察一听吓了一跳,可他又不敢跟赵琳说什么,只好把我拉到了一旁:“小伙子,你想想,得饶人处且饶人是不是?即便你不是个普通人,以后也难免会有求助警察的时候,陈少的老爹可是重庆市的公安局长,这回你卖他一个人情,那下次做什么事就要方便得多啊。”

  我一想也是,不过就这么饶了他太便宜了,就告诉老警察,要他爹亲自来跟我讲。

  老警察点点头说那行吧,他这就去联系。

  过了两个小时,一个步伐凛冽、面色庄严的国字脸警察出现在了我面前,他眼中那锐利的寒光让我的心跳都有点加速,那是一种上位者无形的威压。

  估计这人应该就是陈少的老爹,市里的公安局长了。

  我在心里想,一定要淡定,淡定,不然就落下风了。

  我翘着二郎腿,斜着眼睛看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果然,我越是这样,他就越吃不定我,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两分钟,而后才走到我面前,看着我伸出了右手:“你好,我是陈鹏飞的父亲,陈伟国。”

  “你好。”我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不咸不淡的道。

  他表情有些尴尬,估计以他的身份地位,还没几个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呢,可是他又不能对我发火,毕竟自己儿子的命运还掌握在我手里呢。

  “小兄弟,我跟你说实话,当官当到我这个份上,多多少少都是听说过一些事情的,知道有的事没那么简单,这次是我儿子莽撞了,还请你高抬贵手,就不要再计较了行吗?”他想了一会儿,目光诚恳的看着我,道。

  其实他能把身份降到这个份上和我说话,已经是非常的不容易了,要是我再得寸进尺,难免有点欺人太甚的意思,一个公安局局长,要对付我办法还是很多的。

  于是我便点了点头,道:“行吧,要饶了他也成,不过我要他亲自给我们道歉,还有,那两具尸体别再查下去了,直接拉到火葬场烧了就是,否则后果很严重。”

  他愣了一下,最后说这没问题,只要风声不传出去,就能压下来。

  我们跟着他来到医院的时候,陈鹏飞已经被送进了重症监护病房,好几名医生护士在旁边急促的忙碌着,脸上爬满了汗水,这可是公安局长的儿子啊,要是救不过来的话,指不定是要出大事的。

  我直接打开门走进了里面,里面的人顿时吓了一跳,立刻,一个医生就对我吼道:“谁让你进来的!给我出去!”

  “我让他进来的!”陈伟国从病房外走进,环顾四周,冷冷的喝道。

  这些人浑身一哆嗦,刚才对我大叫的医生顿时悻悻的笑了起来:“陈……陈局长……我们正在竭尽全力救您的儿子,可这个人他不由分说就闯了进来,我们这就把他赶出去……”

  “你耳朵聋了吗?!是我让他进来的!你们这些废物赶紧给我滚出去!”陈伟国眼睛一瞪,凌厉的道。

  众多的医生护士都吓得不轻,但又不敢和他顶撞,一个个怏怏的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