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张大了嘴,心里的震动无以复加,也难怪我会如此的不淡定。

  因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最重要的是,这是个男的。

  他一袭黑袍,手执折扇,明亮漆黑的冷眸望向前方,腰杆挺得笔直,凌厉的气势不由自主的散发着,面如冠玉,貌若潘安,黑发自然的下垂至两边肩膀,简直就是活脱脱一个从书画当中走出来的男人。

  我看着这只要是个女人看见了都会心生好感的男人,心里却觉得一股说不出来的厌烦,警惕的道:“你是谁?!”

  我没搞清楚这人的来历,但他并没对赵琳动手。所以我也不可能一上来就打。

  那男子看到我之后,微微怔了一下,旋即露出让人如沐春风般的和善笑容:“朋友你好,在下凌皓轩。”

  “我没问你名字,我问你是谁!”我也不知道怎么的,看见这人就讨厌,直接对着他吼了起来。

  男子面色没有丝毫波动,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又看了眼赵琳,眼中流露出一丝说不出的火热。

  我不禁又开始心慌起来,这人盯着赵琳看什么看?是你的么?

  “喂,把你眼睛挪开行吗?”我盯着他不爽的道。

  “你是这位姑娘的主人?”

  俊俏男子迟疑了一下,看着我缓缓的问道。

  “主人?”我愣了愣,这人特么脑子有问题吧,还主人?真以为自己穿个古装衣服,留个古装发型,就是古人了?

  那男子见到我的反应,眉头终于忍不住的皱了皱,随即又舒展开来,对我拱了拱手道:“朋友,我是觉得和这位姑娘颇为投缘,所以想问问,能否忍痛割爱?”

  “你他妈说话能不能不要文绉绉的?!”我忍不住骂了起来。

  “噗嗤……”

  赵琳听到我的骂声,不禁一下子笑出了声,看着那凌皓轩时,眼中有些忌惮之色掠过。

  “好吧……”他见跟我装x似乎起不到效果,便直接说道:“我是想问你,你能不能把你篆养的这只鬼让给我。”

  “让给你?”我又愣了下,随即轻蔑的盯着他:“你脑子没毛病吧?”

  我心想这人一定是疯了,这种事情还有能让?再说了,就算能,老子凭什么要让给你?

  他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又恢复了刚才的风度,自信满满的道:“朋友你放心,你把这位姑娘交给我,我一定会让她更好的成长起来,毕竟一只哀鬼若是成熟,并且用于正道,对这个世界的安定可是不小的帮助。”

  我看傻x一样的看着他,而后扭过头看向赵琳:“赵琳,他说他想养你,你怎么看?”

  赵琳当然是摇了摇头,见状我神色一喜,而那凌皓轩脸色却是变得难看了下来。

  我暗暗警惕,这人应该很厉害,不然赵琳也不会有忌惮之色,不禁悄悄的握住了六丁六甲诛邪符,只要他敢动手,我就立刻让他脱层皮。

  然而,他却并没有如我预料的那般直接动手,而是洒脱的笑了笑,然后对我拱手道:“既然连她本人也不愿意,那我就不强求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朋友,后会有期。”

  说着,他竟然直接转身走出了树林,很快便消失在了外面。

  {F酷“匠网首(H发a=

  我有点发愣,难道这人真的是个脑子有毛病的人?刚才还非要我把赵琳让给他,现在又这么轻易地离去了,这里面是不是有鬼?

  赵琳看出我心中的疑惑,忽然对我说道:“刚才那人是个养鬼的,他身上有几只很厉害的东西。”

  “养鬼的?!”我怔了怔,旋即不禁后怕了起来,或许是看多了网络小说,我印象里觉得这些养鬼的都挺阴气沉沉的,反正就感觉不是什么好人,要是刚才他对我们动手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你仔细说说怎么回事。”我说道。

  赵琳看了我一眼,摇摇头:“说起来还是前几天惹的麻烦,你记得公交车上那个被我吹了一口气的男人不?”

  我微微愣了一下,旋即道:“记得啊,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赵琳提了口气,无奈的道:“那人被我吹熄了天火和地火,身上又沾满了我的鬼气,回到家里果然大病了一场,送医院也没用,他的家人就四处打听哪儿有高人,结果误打误撞就把刚刚那人撞见了,请去家里看了看就好了,之后他就跑来找我,本来开始估计想收了我的,可看到我过后就像让我以后跟着他。”

  “色胚。”我啐了一口,以我分析,刚刚那男的多半就是看中了赵琳的美貌,要是赵琳是个丑女的话估计直接二话不说上来就开打了。

  赵琳古怪的看着我,声音特别夸张的道:“哟哟哟,某些人好像还吃醋了呢……”

  我说了声懒得理你,而后便对着小树林之外走去。

  赵琳哼了一声,重重的跺了跺脚,随即又竖着柳眉无奈的跟了上来,那生气的可爱模样看得我心里一阵狂笑。

  本来我以为这事情就这么完了,也没在意,没想到居然还有下文。

  我和赵琳回到公寓住了一宿,第二天我出来买东西的时候,又在楼下撞见了那个美得像个女人的凌皓轩,他正蹲在马路边帮人算命,去算的人排了一条长龙,全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性,一个个长得都还不赖,估计全是犯花痴的。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不禁抽搐了几下,这绝对不可能是偶然,重庆那么大,这家伙肯定还没有死心,蹲在这里等机会呢。

  我很想捡一块板砖上去给他两下,可这青天白日的,我要拍了肯定要被抓进警察局啊,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就在旁边躲着,等那些女的全部走完了之后,我才气冲冲的跑了过去,问他到底是几个意思。

  他缓缓抬起头,看着我笑了笑,那笑容很清澈,并没有什么敌意,指了指旁边的板凳:“坐。”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这么客气,我就是有满腔的怒火也不好直接发,只能坐到了旁边,冷冷的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凌皓轩看着我,迟疑了一会儿问道:“你……开启了道心?”

  第一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不禁怔了怔,不知道怎么回答。

  凌皓轩看见我的神情微微一笑,又道:“你别紧张,我今天不是跟你说这个的,我留在这里是因为……”

  他盯着我,缓缓的道:“这里有邪教人员出没,我昨天打听了一下你的事情,要是没猜错的话,那些人就是冲你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求追书求撸撸,另外跟大家说一下更新时间,我每天都是下午四点到十一点更新,其余时间不更新的,大家不要一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