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无常说完,平静的目光扫了屋子里一圈,神色淡淡的:“生老病死,乃是世间万物繁,衍生长之定律,绝不可更改,你们也不用企图做什么无谓的抵抗,那样只会枉自送了性命。”

  闻言,众人皆沉默以对,白无常说得对,如果他要带人走,我们这些人是绝对拦不住的,就算这里的人全部加起来,恐怕都不会是他的一合之将,他有说这话的资格,毕竟是存在了几千年的老鬼了!

  据我估计,这白无常肯定比前些日子撞见的僵尸以及今晚的鬼妖还要厉害。

  气氛压抑,沉默了许久之后,王道和终于开口,他盯着白无常迟疑了一瞬,道:“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能不能宽限几天?”

  白无常缓缓摇头,斩钉截铁的道:“不行,他阳寿已尽,必须马上就去半步多报道,否则就会变成孤魂野鬼,不过在以后的七天之内,你们倒是可以施法将他引来再见上最后一面。”

  十余名龙虎山弟子听到这话,难看的表情顿时更黑了几分,他们如何不知道,下了半步多就等于在阴曹地府挂了名,如果在阴曹地府挂了名,以后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王道和盯着白无常,面色渐渐地变得凌厉起来:“师兄和我们情同手足,我绝不会让他就这么死去,虽然力有不敌,却晚辈仍要尽力一试!”

  “唰——”

  随着他话音落下,十余道凌厉的气息同时在房间内升腾起来,众弟子默契的将全身的‘气’全都抽调而出,几乎同一时间,全都念动咒语借起了法!

  这一次的借法,显然是使尽了他们浑身的解数,毕竟要面对的将是白无常这种重量级人物,那股力量远远地超过了之前对付鬼妖时所凝聚起来的,就连白无常察觉之后,眉毛都轻轻挑了挑,随即淡淡的道:“说到底还是不打算让我把人带走啊……好吧,就让你们彻底的死了这条心。”

  白无常嗤笑了一声,盯着那股众弟子合力借来的力量,面色归于平静。

  “嗤——”

  他缓缓抬起手,袖袍突然猛地一挥,白色的烟雾从中窜出,对着那股力量潮水般的涌去,当烟雾撞击在其上的时候,众人脸色顿时一白,旋即咬着牙硬撑着徐徐加力,一时间。烟雾和众人的力量僵在了半空中。

  白无常看到这一幕,轻轻皱了下眉,似乎对这种情况略感不满,随即另一只衣袖轻轻一挥,没有任何的能量传出,只听见王道和以及所有的龙虎山弟子皆是噗的一声,大口的鲜血吐了满地。

  看着倒地的众人,白无常理都不理会,身形直接掠出,随后一只手按在了李道长的额头上,手指轻轻动了动,下一刻,我便看见前者的魂魄剧烈的颤动了起来,隐隐有着立体而出的迹象!

  我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啥也不过的咬破舌头,一口舌尖血朝他喷了过去,这家伙刚才说要勾赵琳下地府上刀山下油锅,我绝对一百个不答应!

  然而,白无常却理都不理会我的舌尖血,手里的动作仍然在继续,舌尖血飞到他身上,顷刻间便化为了一缕青烟,竟然连一丝痕迹都没能在他衣服上留下。

  赵琳同时飞掠而出,伸出玉手拍向了白无常,后者见状,身形微微一顿,哭丧棒一闪而出,持在手中对着赵琳猛抽了过去。

  “啊——”

  哭丧棒是何等的神器,赵琳一击便被击中,整个身体直接被抽的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外面的道坛上。

  “赵琳!”

  我大叫了一声,白无常嫌我烦,便又拿起哭丧棒朝我劈头盖脸的打了下来。

  我赶紧就地一滚,这哭丧棒打在鬼身上可以将其打得魂飞魄散,打在人身上则会将人的三魂七魄都撞出来,到时候即使不死也会变成一个傻x。

  “躲?”

  白无常一乐,哭丧棒闪电般的再次朝我劈下,我躲避不及,盯着那落下的哭丧棒,心想这回完了,难道我连处都没破就要死了吗?

  “嗤……”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刺眼的白光突然从道观之外飞掠而入,不偏不倚的撞击在哭丧棒上,这一撞,白无常的胳膊竟然颤抖了几下,如同拿捏不稳似的。

  他的神色终于出现了波动,盯着门外道:“何方宵小?!”

  “姓谢的,多年不见,还听得出我的声音么?”

  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在空气当中响起,随着这声音的响起,我心里却是一阵狂喜,这老头来的太是时候了!

  in看sW正版章‘`节m上W酷●S匠'(网

  “掌门?!”

  王道和自然也听得出这个声音是谁,苍白的脸上顿时被狂喜所取代,他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一丝鲜血,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兴奋的盯着道观外。

  “掌门?”

  闻言,白无常苍白的脸上掠过刹那间的疑惑,旋即脸色就变得古怪了起来。

  “呵呵,姓谢的,趁着老头子不在就不顾身份欺负我们龙虎山的弟子,你也真是够不要脸的。”

  左老头儿从道观之外慢慢的走了进来,今天他的打扮很是有些正式,和往常完全不一样,穿着一身蓝色的道袍,头发梳得油亮,整齐的盘在头顶,双目炯炯有神,精光四溢,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这般摸样,倒真有些一派掌教的气度和风范。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好多年不见了……左善。”

  白无常收起哭丧棒,再度负手而立,看着左老头,淡淡的道:“我可没欺负你龙虎山的弟子,是他们阻碍我办事,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没直接杀了他们,要换成其他的人,我非得全部拘下地府不可。”

  “他们怎么阻碍你了?”左老头眉毛一挑,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掌门……李师兄他中了妖毒不行了……我们想把他留下来,结果就和白爷打了起来……”王道和说道。

  左老头听到王道和的话,表情并没有什么波动,而是看着白无常说道:“姓谢的,不如你就给老头子一个面子,先宽限几天,如果实在找不到挽救的方法,你再把他的魂魄带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