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和一脸装逼,说这就免了吧,看了我一眼,又凑近霍杰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表情顿时变了变,点点头说了句明白,竟然直接一招手带着那些警察离开了。

  霍杰带着人走了过后,我还愣在原地,这货好像面子还挺大啊?连刑警队长都这么给面子。

  “别傻站着了,赶紧走,我们两个已经被盯上了。”王道和拍了我一下说道。

  我这才从惊诧当中回过神来,想起他刚才的话不禁吓了一跳,赶紧看了看周围密集的人群,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便低声问道:“你说啥啊?我们被谁盯上了?”

  王道和抬头努了努嘴,让我自己看。

  我一怔,接着下意识的抬头望了一眼,这一眼让我一下惊出了一身冷汗。

  在三十三层楼顶,就在刚才女子跳下的地方,一个红色的人影低垂着头,长发反搭下来,遮住了面孔,静静盘坐其上,红衣红鞋,显得极端的诡异。

  这分明和跳楼的那个女人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她的身体略显虚幻,一眼望过去微微有些透明,并且周身都萦绕着一层黑气。

  这当然就是刚才那女人的魂魄化成的厉鬼了,它没有跟着火葬场的车子一起去,而是留在了原地。

  “快走吧,回去准备准备,我要马上通知我龙虎山的师兄弟,不然就麻烦了。”王道和说着,拉着我就往外走。

  我只能跟着他离开现场,在走的时候,惊悚的一幕再度上演,楼顶那女人缓缓地抬起头,漆黑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继而发出咯咯的笑声。

  我心想完了,王道和说的果然不错,我们果然已经被盯上了,因为假设一只不认识的鬼冲着你笑了,那肯定没别的缘故,一定就是想害你。

  王道和把我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然后摸出了手机,我注意到他拿着手机的手竟然有点发抖,心里不禁一沉,看来事情很严重啊。

  “喂,李师兄,是我,小王,我在重庆这边遇到了一件很棘手的事情……”

  王道和向电话里的人阐述一下今天发生的事,而后挂断了电话,这才松了口气,跟我说龙虎山已经知道情况了,他们的人最多明天晚上就能到。

  我皱了皱眉说那今晚怎么办,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啥事没有吧?

  ●#酷¤匠网永AQ久I免,费W看小b说

  王道和哼了一声,说就今晚一晚上而已,就算真是邪教的人在炼七煞鬼狱阵他也不怕,因为即使阵法启动了,鬼妖一时半会儿的也练不出来,即使真被他们练成了,只要撑到黎明就没事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王道和思忖了一下,让我去把赵琳也叫过来,至少能镇镇场子。

  他说他现在要先赶去布置一些东西,就不和我一起了,一会儿再电话联系。

  我回去把这事跟赵琳说了,她一听就直皱眉,问我怎么老是招惹一些厉害的东西,先是僵尸,现在连鬼妖和邪教都扯出来了,在这样下去迟早把自己玩死。

  我笑呵呵的问你是不是在担心我,她啐了一口说不要脸,她是怕我死了就没人帮她弄天阴符补充阴气了。

  我撇了撇嘴,赵琳犹豫了一下,说她还是跟我一块儿去吧,现在她应该也能帮上一些忙了。

  我点点头,然后回卧室对着太一神像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祖师爷估计是知道这回的情况危急,十分大度的赐了一些金光给我,与以往不同,当这些金光照到我身上的时候,我觉得体内正在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但具体什么变化,我也说不出来。

  没时间想那么多,我赶着时间,花两个小时弄了几张爆炎符,这符对付一般的鬼怪还是颇有用处,像上次那个行尸,要是再扔它两张,说不定就给灭了。

  只是符咒画好的时候我脑子里竟然有种淡淡的眩晕的感觉,就像坐了过山车似的。

  准备好这一切我就带着赵琳出门了,王道和给我说了一个地址,我随手招了辆出租,让司机开快点。

  下了车之后,我左右扫了几眼,一个道观出现在我眼前,不对,不能算是道观,因为牌匾上印着几个大字,王大仙算命公司。

  估计这地方就是王道和住的地儿了,我直接便进到了里面。

  里面灯火通明,门口横了一长排白色的蜡烛,我小心翼翼的从上面踏了过去,正准备往里面走的时候,却听见赵琳闷哼了一声。

  我愣了一下,赶紧问她咋了,她说这蜡烛对她有点伤害,不过没什么大碍。

  看来王道和果然不是说大话,仅仅一排蜡烛就能对赵琳产生影响,要知道她可比一般的厉鬼厉害多了。

  王道和听到动静,从里面走了出来,刚准备说话,忽然怔了怔,旋即多看了我两眼,语气怪异的道:“哟小子,运气不错啊,这么一会儿功夫你居然悟道了?”

  我一头雾水,忙问他什么意思。

  王道和听到我的话又是一愣,接着有些羡慕的看着我:“生有阴阳眼果然做什么都是事半功倍,像我这样的,每次悟道都得花个十天半个月,说不定还要功亏一篑,可你倒好,啥也不知道就成功了。”

  我还是没听明白,王道和摇摇头,说过一会儿我就知道了。

  说完后,他又看向了我身边的赵琳,眉毛又是一挑:“哟,你也进阶了?”

  “嗯。”赵琳点点头,上次我们三个一起打过僵尸,他们两个彼此间也算是认识。

  王道和看了看时间,说这样的话那应该没什么了,一会儿来的的多半只是几只厉鬼,完全对付得了。

  听他这么说,我就放宽了心,正想问问他为什么警察会对他那么客气的时候,他突然盯向了大门外,冷电似的目光透着寒意:“来了。”

  我朝门外看了一眼,七只透明的影子正从大街上迅速的飘来,其颜色各异,只是无一例外都带着浓烈的怨气和阴气,令人胆战心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真实经历:我被兰姐包养的那些日子……

《爱上已婚女人》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