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想用你讲,左善那老王八蛋以前可是杀过僵尸王的存在。

  “他现在在哪儿?!我要去拜访他!”王道和急切的道。

  “他在那边开了个冥器店,不过前几天失踪了,我也联系不上他。”我摇摇头,毫不留情的给他泼了盆冷水。

  王道和果然大失所望,摇头道:“哎,这样的高人,如果能够站在我们这边,这件事就算真是邪教所为,那我们也不用怕了。”

  “咳咳……纠正一句,你是你,我是我,你可别把我扯进来。”我赶紧撇清了关系,看这情形这厮是想把我也给拉下水啊。

  “嗯?怎么?你不和我一起对付这七煞鬼狱阵?”王道和愣了下,诧异的看着我。

  他用这种眼神盯着我,我还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有点临阵脱逃的感觉,可我想了想,我这战斗力不足5的渣渣,就是留下来那也是送人头的坑货啊,说不定到时候还要人家照看着我,就是个累赘。

  “嗯……我能力不足,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我暂时还扛不起来……”我偏过头去说道。

  我本来以为这家伙要鄙视我然后吐槽我几句,可谁知他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没事,这次我们龙虎山上会下来很多帮手,他们个个都实力不俗,到时候你就在一旁看好戏就行了。”

  “真的?”我试探的看着他。

  “当然,我忘了告诉你,解决这种事情可是大功德,会记在花名册上面的。”王道和看着我,眼中精光一闪,狡黠的说道。

  我想了想,说那行吧,就这么决定了。

  然后我们就在这酒店里面专门找那些阴气重的房间,一间一间的找过去,果然都在不同的地方发现了这种一模一样的符咒。

  这东西藏得挺隐蔽的,我们从下午找到晚上,一共也才找到了六张,至于第七张,却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

  那最后一张符好像并没有在这间酒店里面,而是在其他的地方。

  “已经死了六个了,如果再死一个,这阵法就要启动了。”王道和紧握着找来的六张符咒,凝重的说道。

  “能不能直接毁了这些符?”我突然问道。

  “嗯?”

  王道和愣了一下,旋即陷入了沉思,好半天之后,他摇了摇头,说不行,因为这种邪法都有一个共性,那便是一旦启动就不能终止,否则便会恶性循环,简单的说,我们现在毁了这六张符,之前死的那六个人就白死了,还要重新再死七个人。

  我打了个冷战,真是太恶毒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发明出这种阵法的。

  就在我们准备换个地方找那最后一张符的时候,酒店之外的大街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消防车的汽笛声。

  “有人要跳楼!”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我和王道和对视了一眼,飞快的往酒店外面冲了出去。

  大街上早已围满了人,只是这次他们的视线没有在这间酒店里,而是在对面的一栋高楼上。

  高楼的地下,消防队员们正在给气垫床打气,但距离打满明显还需要一段时间。

  那栋楼足有三十多层,如果从上面摔下来实实在在的落到地上,就算是有十条命也没了。

  在那高楼的顶上,有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正坐在绝顶,双腿轻轻的摆动着,显得十分的悠闲惬意。

  而让我汗毛倒竖的,则是她的着装,大晚上的,这女的竟然穿着件红色的袍子。

  看{正c.版N章节C上x酷匠网:

  穿红衣服自杀,她是想变厉鬼啊!

  “快!快上去!”

  王道和冲我吼了一声,随后不顾消防队员的阻拦,飞也似的冲进了大楼口。

  我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冲了上去,在门口狂按电梯按钮,可这电梯像是出了故障似的,迟迟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走楼梯!”王道和叫了一声。自己从一边的安全通道跑了上去。

  我们两个十分卖力的往上跑,跑到筋疲力尽了都不敢休息一下,跑到三十楼,我累几乎快要虚脱了,提了口气,心想马上就要到了。正准备继续往上跑的时候,旁边的玻璃窗外,忽然有一团红红的东西急速的坠落而下。

  我一瞬间就怔住了,过了两秒钟,楼下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闷响,紧接着响起的便是无数围观群众的扼腕叹息声。

  王道和抬起的脚步也一下僵在了半空中,他沉默了好一会儿,重重的提了口气,走过来对我说道:“先下去吧,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我默然的点点头,回想起刚才坠楼的女子,心里忽然对那什么狗屁邪教产生了深深的恨意。

  楼下,现场已经被封锁,从三十三楼摔下来,尸体会摔成什么样子,大家想想西瓜爆掉的时候啥样,然后自己脑补一下就知道了。

  不过她不是头着地,所以头部那一块相对保存的还算是比较完好,一双翻白的眼睛正好盯着我和王道和的方向,那种神色,就如同在嘲笑我们似的。

  女人的尸体直接被火葬场拉走了,又过了一会儿,警察也来了,让我感到有点意外的是,这里面竟然还有个老熟人。

  那个刑警队长霍杰,就是当初我报警说家里有精神病的时候认识的。

  他也看到了现场的我,先是愣了楞,接着犹豫了下,然后,缓缓走了过来,走到我面前,皱着眉问道:“杨乐?你怎么也在这里?”

  “霍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说道:“我正好从这里路过,看到有人跳楼就停下来看看。”

  “哦。”他点了点头,忽然看见了站在我身边的王道和,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竟然站端正冲着他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我瞪大双眼,被这戏剧性的一幕雷得不清,这又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求追书求撸撸,顺便推荐一下朋友的书,http://www.kujiang.com/book/6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