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鸡鸣自远方传来,看样子,天应该快亮了。

  我把手机开机,电池还剩下百分之一的电量,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使用手电筒功能了。

  鸡都叫了,这就意味着黎明即将到来,这个时候无论什么样的鬼怪都得退避三舍。

  借着微弱的背光灯,我壮着胆子把手机照向了刚才那几个纸人所处的位置。

  那几个纸人好端端的搁在那里,轿子里面的小女孩也还是之前那副模样,身体塌陷,被木棍固定着,并没有活过来。

  我彻底放松了下来,现在只等天亮,我就通过考验了。

  依靠着柜子躺下,我不禁破口大骂左老头儿太狠,要不是老子机智这回估计就真栽了。

  xH酷匠:N网.F唯|!一正版O(,@其他Z都是qQ盗版F

  不过他现在不在这里,我骂他他也听不见,所以骂了两句之后就没骂了。

  折腾了一晚上,我也真是有点累了,靠着柜子,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后来我是被左老头儿一脚给踹醒的,他踹醒我后就站在旁边贱贱的说道:“哟小子,你还真通过了考验啊。”

  我揉了揉眼睛,然后从地上撑起来,首先第一件事就是冲到那几个纸人面前狠狠地照着踢了几脚,直接连同着轿子全给踹的稀巴烂,这玩意昨晚可吓死老子了。

  左老头儿看到我的举动先是一乐,紧接着冷笑着道:“我告诉你小子,这几个小人可值十万块,加上你之前欠我的九十万,你现在已经欠我整整一百万了。”

  “卧槽……我什么时候又欠你九十万了?!”我目瞪口呆的问道。

  “怎么?你想赖账?”左老头儿笑眯眯的盯着我,嘿嘿冷笑。

  我一想到还要让这老家伙教我六丁六甲诛邪符,忙说道:“没没没,我没想赖账……”

  “哼……”

  左老头儿冷哼了一声:“算了,看你这穷酸样,就先记在帐上,把手给我。”

  我按照他的话把手伸了过去,左老头儿一把捏住,咬破自己另一只手的中指,然后对着我的手掌凌空的画了起来。

  我觉得他画这东西的时候好像很吃力,脸色一直绷得紧紧的,并带有一丝苍白,好在他画了几下就完成了,我瞅了一眼自己的手,在我的手掌心里,有一条淡淡的树根般的红色纹路,就像是一条小血管。

  “呼……”

  左老头儿看着我的手掌,松了口气,我发现他额头上竟然布满了汗珠。

  “好了。”左老头儿说道。

  “这就好了?”我有点诧异,就这么简单?

  “废话,你回去照着书上好好练就行了,但你听好了,这玩意儿用完一次一个月之内一定不能用第二次,否则要出大麻烦。”左老头儿说着,脸色凝重了起来。

  我认真的点头,师父和他,以及符咒大全上面都说这东西不能轻易用,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大有文章了。

  我离开冥器店之后就直接回了公寓里,赵琳已经回来了,她的样子跟之前没什么两样,只是我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些,但具体又说不上是哪里变了。

  “你进阶了?”我走进屋子,绕到她身边转了一圈,上下打量了一下,随后疑惑道。

  “嗯。”赵琳点点头:“你昨晚去找那老头儿干什么?”

  我跟她说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听得她直皱眉,咬着嘴唇道:“这老头儿真狠,万一真把你弄死了怎么办?”

  “哟,你是在担心我吗?”我笑眯眯的问道。

  “你真是犯贱。”赵琳摇了摇头,把头别了过去,一副不想搭理我的样子。

  我悻悻的回了卧室,翻开符咒大全,准备练练这所谓的六丁六甲诛邪符。

  要说这符还真的是很奇葩,除了符咒的画法之外,这上面既没有等级也没有效果注解,甚至就连咒语都没有一句。

  不过这样才更能体现这东西的不凡,两个老头都表现得那么慎重,反正不会是什么烂货。

  我本来以为这样的好东西练习起来应该会非常的难,没个半年三月的估计出不了啥成绩,可出人意料的是,我才弄了没多大一会儿,那符就冒出了阵阵的金光,竟然画好了。

  我心中诧异无比,这就好了?

  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还想找个东西试一试,可又一想还是算了,万一整出点啥事就得不偿失了。

  如今僵尸没有出现,这符咒我又不敢轻易用,一时间倒是成了一个相当鸡肋的技能。

  下午我又去冥器店找了一趟左老头儿,想问问他六丁六甲诛邪符的详细情况,可那里大门紧闭,哪里有他的踪影?

  过了几天,我突然接到了王道和的电话,他问我现在有没有时间,找我有点事。

  我说有,然后他就让我过去一趟,有点事需要我帮忙。

  我一想反正也没啥事,就答应过去看看。

  他和我定的地点是在一个酒楼门口,我过去的时候本来还以为这厮要请我吃饭,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他今天的打扮直接就是一副二流子的形象,穿着个大花裤衩,踏着人字拖鞋,上身干脆就啥也不穿的光膀子。

  一见到我,他立刻就露出了一口大黄牙冲我猥琐的笑了起来:“杨兄弟,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呐!”

  “你有事直说好吧。”我直接说道。

  王道和尴尬的嘿嘿了两声,然后把我拉到一旁,搓了搓手道:“我还真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啥?”我心想这家伙的本事可比我强多了,不说其他的,就说那凭空招来的闪电啊,只要不是僵尸这样的变态,灭什么样的脏东西还不就分分钟的事情,他还需要我帮忙?

  “是这么回事……”

  原来我面前的这家酒店就是他此行来的目的,几天前龙虎山上有点急事,他赶着回去了一趟,结果第二天他就接到了这间酒店老板的电话,说店里奇奇怪怪的死了几个人了,可能是有什么东西作祟,那老板跟他是老熟人,他就又马不停蹄的从山上赶了过来,本想随手给清理了,可他里里外外查探了一番后,连半点蛛丝马迹都没找到,但他又感觉这里的确有什么东西害人,这不,才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一趟。

  听完他的描述我就想开溜了,这家伙那么厉害都看不出来,我去了有啥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