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总算醒了。”

  我刚一睁眼,一团蓝色的光影就飘了过来,停留在我床边。

  这团蓝色的影子当然就是赵琳了,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撇嘴道:“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此时她身体上衣服的颜色淡化了许多,灵体不住的抖动,看起来十分虚幻,仿佛随时都会消散,就连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眼眶里只有瞳孔没有眼白,那样子就如同当日在教导主任家里第一次见她时那般。

  “我昏迷多久了?”我开口就问道。

  “这是第三天了。”赵琳道。

  闻言,我稍稍松了口气,三天还不算太久,不然赵琳可就麻烦了,她每隔七天就得补充一次阴气,否则要出大事儿。

  “你没什么吧?”想到这里,我关切的问道。

  “要你管。”赵琳哼了一声。

  看她这模样我就知道她应该没啥大事,只是跟我傲娇而已,于是又问她叶可昕和她爸爸的情况,我记得当时他们虽然在屋子里避开了僵尸,但我却忽略了王道和最开始的时候招来的那许多孤魂野鬼,不知道这些东西会不会伤害到她们。

  赵琳闻言顿时横了我一眼,接着冷冷的道:“自己都管不好,还要管别人,活该你被僵尸咬死!”

  听到这句话,在一回想当时的情况,我不禁觉得后背一凉,当时太紧急了,要不是老子聪明绝顶急中生智临门一脚,说不定现在也已经变成一只僵尸了。

  酷匠P网N永久;免M`费/看,小说

  我冲她讪讪的笑了笑,突然想起王道和当时也被打晕了,就问赵琳他是不是也在这医院里躺着,赵琳说没有,昨天他醒了出院了,好像是龙虎山上有什么事,急匆匆的就回去了,还留了个电话。

  至于左老头儿,赵琳说他吓跑僵尸之后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就连救护车都是叶可昕帮忙叫的。

  后脊梁骨还在隐隐作痛,旁边的柜子上搁着一张病历单,我瞟了两眼,上面说我有根肋骨错位,还有什么软组织挫伤,所幸不是很严重。

  我又和赵琳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过了没多大一会儿,病房门就被人推开了,一个娇俏的护士推着小推车走了进来,看见我睁着眼睛,怔了一下然后问:“你醒了?”

  这护士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估计是刚从学校分配出来实习的,人还长得算是漂亮,可就是脑子不太好使,我特么眼睛都睁开了你还问我醒了没?

  我忍不住怪异的看了她一眼,这副模样自然被小护士收进了眼中,她一张俏脸一下子就红了,略微有点慌乱的跺了跺脚尖,吞吞吐吐的道:“我……我去叫医生……”然后一溜烟跑了。

  “你干嘛欺负人家?”小护士走后,赵琳鄙视的问道。

  “喂,我可什么都没说啊……”我哭笑不得的望着她。

  “哼……”赵琳冷哼了一声,不过也没找出反驳的话来。

  一会儿工夫护士就带着医生来了,与医生一起来的还有叶可昕,她看见我醒了之后一下子跑了过来,关切的道:“杨乐,你还好吧?”

  “我没啥事。”我冲她笑了笑,让她放心。

  “闭嘴,到底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那医生听到我的话,忽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没想到就随口说的一句话居然引起了医生的不满,我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一时却又不知该如何说。

  他查看了一下旁边的仪器,偏过头看我还想反驳,便一脸平淡的说道:“先住院观察半个月再说。”

  “用不着啊医生,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还不清楚吗?”我苦笑了起来,谁不知道医院就特么是坑人的地方,何况我现在欠了一屁股债,哪能住得起啊?

  那医生没理我,直接就转身走了,看得我牙根痒痒,心想一定要投诉他丫的。

  护士帮我换了瓶葡萄糖,也匆忙的离开了病房,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叶可昕,赵琳。

  当然这只是在我的眼光中,让外人看的话,便会以为叶可昕和我单独在一起。

  显然叶可昕也是这么觉得的,她端了个板凳,轻轻地坐到我旁边,看着我柔柔的道:“疼吗?”

  我悄悄瞥了一眼赵琳,接触到我目光,她冷哼了一下,自己把头转了过去。

  我干笑了下,这叶可昕怎么对我的态度转变那么大?可惜我现在对她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不然肯定兴奋得整夜睡不着觉。

  “还好,现在不疼了,那天晚上你屋里没发生什么怪事吧?”我岔开话题道。

  “没,后来有个老先生冲进屋子拿着符到处贴了一下,然后让我们打电话叫救护车。”叶可昕想了想,摇头说道。

  “哦。”我点了点头,然后就没什么话可说了。

  以往我很少有这种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运气好有那种机会时,我都是牢牢抓住并尽可能的逗她开心,可今天我却不知道说啥了,一方面是因为赵琳在旁边听着,一方面也因为感觉淡了。

  不过她今天倒是很有兴致,见我确实没啥事情过后就扯起了话头,和我聊了很多她在学校的事情,这中间还提到了以前我追求她的那段日子。

  就在这时,一阵无名阴风忽然刮了过来,我和叶可昕同时打了个冷战。

  “怎么突然这么冷啊?”叶可昕怔了怔,我则是有点尴尬,赵琳可就在旁边听着呢,不过她现在似乎有点生气,铁着个脸,面无表情的杵在那里,跟个怨妇似的,看着她这的模样,我十分自恋的想,这傲娇娘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叶可昕没怎么在意这凭空刮起的阴风,她只是感觉随着时间流逝房间里好像越来越冷,到后来她实在撑不住了,就让我等她一会儿,她去拿件衣服。

  我松了口气,可谁知她刚走到一半,又忽然折返了回来。

  我不禁奇怪的望着她,在我诧异的目光中,她红着个脸走到我床边,先是冲我笑了下,然后用手细心的把被子盖在我身上,做完这一切过后,这才急促的跑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