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兹兹——”

  突然间,一道黑影从幽暗草丛中窜出,蹲伏在远处的地上,两颗夜明珠般的绿色眼珠子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熠熠发光。

  盯着那忽然从草丛中跑出来的东西,我马上就认出了这就是白天袭击我的那只行尸。

  行尸出现过后,王真人依旧悠然的举着桃木剑,全然没有发觉的样子,这一幕看得我嘴角一抽,随即忍不住小声提醒道:“王真人,它来了!”

  王真人这才慢慢悠悠的转过身,斜眼瞅着我,一脸装x的表情:“我知道它来了,用你说。”

  “给我退到一边儿看好了,看看贫道是怎么收妖的!”

  王真人说着,右手持桃木剑,左手快速的从道坛上扯过几张符咒,用力朝天空一抛,符咒顿时随风飘散,他立刻默念咒语,右手桃木剑朝空中舞动了几下,只见那原本四处飘扬的符咒,竟然便是这般回拢了过来,并在天空中排起一条长龙,一时间金光璀璨,如同黑夜中点了盏大灯。

  “天雷滚动,灭鬼诛妖,龙虎山借法,雷动!”

  咒语一出,那原本漆黑如深渊般的天空,顿时涌上一抹暗紫色的光华,光华一闪而逝,随后,一朵乌云缓缓地凝聚在上空。

  “孽畜!受死!”

  王真人面色冷厉,目光如炬,盯着几米开外的行尸,片刻后,高举的桃木剑猛的朝上劈下。

  桃木剑落下的一刹,乌云当中立刻有着密密麻麻的雷芒蠕动,雷云翻腾之间,闷声炸响,雷光翻滚不休,一道如虬龙般的雷电从中飞速落下,风驰电掣般的疾疾窜向了那行尸。

  “桀!”

  雷电劈来,那行尸怪叫了一声,浑身的汗毛瞬间倒竖了起来,几乎是一掉头就飞窜了出去,然而它的速度再快又怎么可能快得过闪电?一只脚刚抬起来,闪电就已经落到了它身上。

  “啪!”

  行尸直接被闪电轰飞了出去,它凄惨的大叫,浑身被烧得漆黑,但还没死,艰难的从地上撑起来,这似乎用尽了它最后一丝力气,干枯如树根般的手臂一松,直接滚到了湖里。

  “果然是毫无挑战性。”

  王真人放下桃木剑,拍了拍手,一脸平淡的道,而后挑衅的看了我一眼。

  这回我是无话可说了,这家伙都能引来雷电了,看样子比我厉害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啊,万一把他惹急了引雷来劈我咋办?

  他手里拿着两张符,朝那行尸落水的湖边走去,我心想这次估计真的要当个看客了,本来还打算试试那定尸珠呢,现在看是没机会了,还有黑狗血,黑驴蹄子,这些都白买了。

  不过出于好奇,我还是跟上了他的脚步,也好看看那打了我一掌的行尸到底是个啥怪物。

  “哟小子,你跟着我干什么?”王真人停下,扭头对我道:“你不会也想分一份儿功劳吧?”

  “放屁,老子这是义务帮忙。”我冷哼道。

  闻言,他耸了耸肩,继续朝那边走去,一边和我聊了起来。

  “贫道乃是龙虎山第一百七十八代关门弟子,道号清虚子,俗名王道和,在外面尊敬我的人都称我一声王真人。”他挺了挺胸脯,盯着我,一副你肯定知道我的表情。

  “哦,抱歉,从来没听说过。”我朝他拱了拱手,淡淡的道。

  酷a`匠?X网永}久Z。免TH费,看9{小说

  王道和脸上顿时掠过一丝尴尬,岔开话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杨乐。”我答道。

  “我看你精气很足的样子啊,看来拜的祖师爷应该来头不小吧?不介意的话能说说是何门何派吗?”王道和眯着眼睛盯着我,然后看了眼我旁边赵琳所在的方向,脸上忽然闪过一丝诧异:“养鬼?你是茅山的?”

  在华夏,茅山和龙虎山几乎便是名头最响亮的两个门派,这两个门派原本都是属于道教,后来道教出现了分裂,经过多年的演变,这才有了现在的宿土、麻衣、众阁、全真、茅山。

  龙虎山虽然不在这五教之列,但其名气却丝毫不下于这五大教,原因只因为龙虎山的创教人便是赫赫有名的张天师,也因为如此,这一脉的人驱鬼镇妖非常厉害,各种事迹传说数不胜数。

  同为大教,而且都是以驱鬼镇妖打下名头的茅山和龙虎山,互相之间难免会有隔阂,这一点师父也告诉过我,所以现在王道和问我这个问题,我立刻便摇头说不是。

  王道和瞥了我一眼:“你紧张个什么,就算你真是茅山的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我真不是。”我又摇了摇头。

  “那你师父叫啥名字?”王道和颇感诧异。

  “雷公。”我答道。

  “雷公?这名字有意思……”王道和思索了一阵,古怪的笑了起来。

  他可能以为我不想说,就没再多问,又和我扯了一些没用的闲话,我们距离湖边已经近在咫尺了。

  “杨乐,别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赵琳忽然出声叫住了我,语气有些急。

  我立刻就顿住了脚步,王道和也是一愣,跟着停了下来。

  “怎么?”我疑惑的看着赵琳。

  “湖里有东西往这边来。”赵琳目光紧紧的盯着湖水,凝重的道。

  我吓了一跳,赶紧偏过头去看,只一眼,我就确定湖里确有团青绿色的影子,正像只猴子一样的朝着这边缓缓地移动过来。

  “王真人,小心点!湖里有东西!”我偏头对着王道和叫道。

  他还没发现水里的异常,听到我的话,先是一愣,接着皱眉盯着湖面,而后又一脸装x:“没关系,贫道正好一块儿收了。”

  我转身就走,反正我是不想再继续呆在这地方了,凭直觉,我猜水里的东西肯定不普通,甚至说不定就是它让这整湖水都变绿的。

  至于王道和,我已经提醒过他了,他不听我也没办法。

  王道和盯着湖面,这次他脸色变幻了一下,最后冷哼着道:“贫道这就回去拿家伙收了你!”

  “就你?”

  然而他话音未落,都还未来的及转身,一声不屑的冷笑便不知在何处沉闷的响起。

  “何方妖孽?!”

  王道和触电般的紧绷了身体,暴喝了一声,手里符咒攥的紧紧地。

  “哗……哗……”

  湖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便看见了血腥的一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