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昕无疑是众人瞩目的焦点,至少我们这个教室里的学生基本上没有不认识她的,因此当我喊出她的名字时,多道目光便同时朝我投了过来。

  叶可昕她本人也停了下来,微微偏头,然后一眼便看见了坐在座位上的我。

  “杨乐?”当看清叫她的是我之后,叶可昕先是怔了怔,随后,俏丽的脸上便绽放出礼貌般的微笑:“你有事么?”

  在众人异样的目光当中,我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到门外,盯着叶可昕,确切的说是盯着她额头看了一会儿,然后问道:“能不能过去说话。”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起哄声,李贺从教室里跑出来,目瞪口呆的望着我,估计是没想到我竟然变得这么有种了,以前都是看见都会脸红的。

  叶可昕愣了一下,旋即问道:“干嘛?”

  “我有事问你,你放心,不是那些事。”我心里有点打鼓,叶可昕的额头上的确有团东西,但这东西却和鬼魂带来的凶气不一样,它有点发绿。

  叶可昕迟疑了一下,然后便在众人惊诧的目光当中点了下头,转身朝楼梯口走去。

  我跟在后面,身后传来各种唏嘘。

  “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走到楼梯口,叶可昕伸手捋了捋秀发,随意的靠在墙上。

  “你最近,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我犹豫了一会儿,问出了我想问的问题。

  “不舒服的?”叶可昕皱了皱眉,接着摇头说道:“没有啊,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想了想,将我有阴阳眼的事情告诉了她,说她额头上有团绿色的雾气,她吃惊地看着我,说不可能吧,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我笑了笑,看着她道:“你相信我的话吗?”我想这种话只要是个正常人应该都不会相信的。

  酷)匠网永#P久免}费z看p{小y说f&

  “我信。”

  谁知叶可昕竟然点了点头,在我愕然的目光中,她看着我缓缓说道:“不舒服倒没有,不过最近我家里真的出了点怪事。”

  “哦?能说说吗?”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当然。”她点点头:“我爸爸养了很多信鸽,这些信鸽平时一到吃饭的时间就会从外面飞回来,飞到我家的院子里来吃东西,可是最近几天我爸爸发现鸽子少了,他最开始也没在意,以为是在外面被人抓走了或者被天敌吃掉了,但最近两天鸽子少的越来越多,我爸又在我家附近发现了那些信鸽的尸体,全部都变成了干尸,就像血被喝完了似的。”

  “血被喝完了?”我被她这个答案惊了一下,一瞬间就联想到了前段日子在安乐镇山顶山遇到的那只僵尸。

  那僵尸的强悍程度就不用多说了,赵刚他师父比起我来不知道强了多少,都是几招被秒的货,如果不是我师父貌似很牛把它给吓跑了,那天晚上我们全都得见阎王。

  我不禁打了个哆嗦,叶可昕疑惑的问我:“怎么了?”

  “没事。”我摇摇头,觉得也不太可能,那僵尸肯定没那么弱,不会沦落到喝鸽子血的地步。

  “你带我去你家看看行不?”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叶可昕迟疑了下:“那成吧,什么时候?”

  “明天吧。”我想了想,打算回去把赵琳那傲娇娘带上,在我家白吃白喝大半个月了,该让她出去活动活动筋骨了。

  叶可昕说好,她爸爸也觉得这事挺诡异的,正打算找人去家里看一看,我愿意免费帮忙她当然不会拒绝咯。

  回到公寓的时候,赵琳正躺在沙发上一边吃香一边看电视,看的是一部韩剧,赵琳感动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茶几上铺满了她擦眼泪的纸巾,看得我的嘴角抽搐了两下。

  “不就看个电视么,你至于不?”这半个月我也彻底跟她混熟了,直接坐到她旁边,毫不留情的吐槽了起来。

  “你特么知道个蛋。”赵琳脸发红的瞪了我一眼,又扭过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屏幕。

  我只好拿起遥控器给她电视关了,她先是愣了下,接着生气的盯着我喝道:“你干嘛?!”

  “嘿嘿,姐,有个事想跟你商量一下。”我贱笑着,对付她不能用强的,否则一准没用。

  赵琳戏谑的看着我:“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家里出了点状况,让我去看看,你也知道我这点道行自保都难,所以我想求求你让你跟我一块儿去。”我不好意思看她眼神,偏着头,目光躲闪的道。

  “哟,原来是这样,我说你今天小嘴怎么这么甜呢……”赵琳哼了一声,伸手扯了扯我脸上的肉。

  她的手并没有人类的触感,就像是有一只气球在蹭我的脸,感觉还挺舒服的。

  不过这简直就是对我的一种歧视,我赶紧朝旁边挪了一点,盯着她有些不耐的问道:“你就说行不行嘛!”

  她想了想,最后点点头:“行吧,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心里一喜。

  “以后我看韩剧的时候你不许笑话我。”赵琳咳了一下,同时把头侧到了一旁,她还有点不好意思。

  “噗……”我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赵琳瞪了我一眼道:“你笑!你再笑!你再笑休想我和你一起去!”

  我赶紧止住了笑声,好不容易才请动这尊大佛,万万不能再得罪。

  有了赵琳的首肯,我心里也安定了一些,虽然不知道她现在真实战力怎么样,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比王燕弱就是。

  可这还不够,我又回到卧室,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起了爆炎符,我忽然悲催的发现,现在我除了那一张保命的蓝符之外,唯一能够倚仗的,便只剩下那个傲娇娘了。

  画符是枯燥的,可一旦融入其中,自有一种不可言传的魅力,我不知疲倦的从下午一直画到了午夜,就在我眼皮子开始打架的时候,那符咒表面,竟然开始渐渐的散发出了一种柔润的金光。

  这个发现让我顿时就又有了精神,心中狂喜不已,快二十天了,这爆炎符总算是要成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