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是把这姑奶奶给留了下来,我松了口气,并且有点怪异的想着,我这应该也算是与美女同居了吧?

  嘿嘿嘿,喜滋滋的意淫了一会儿,我想起教导主任他老婆的事情还没解决呢,要拖久了不知道会不会出啥事,赶紧又打开符咒大全,找到了刚才那道能够救人的符咒。

  破煞符,低级符咒,作用:祛除阴煞,补充阳气,作用于撞神或是被灵体附身的人,以此符咒借法,化为香灰用水冲下,一日之后便可痊愈。

  我没有多耽搁,立刻便准备好用品画了起来。

  这破煞符虽然也是低级符咒,但画起来好像要比之前的烈火符和天阴符难度大一些,失败了无数次,花了我两个多小时时间,才算是把它给弄了出来,用手一拂,湿湿的竟然全是汗水。

  带着这张符咒,我赶往了教导主任家里,到他家的时候,他正在他家的沙发上面坐立不安,满脸愁容。

  “杨乐,你可算是来了!”

  教导主任一看见我,立刻便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从沙发上起来,走过来握住我的手,便将我往他卧室里拉。

  “你不知道刚才,可吓死我了,我老婆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我还以为她要死了呢!”教导主任说着,眼圈不禁一红。

  “没事,我带来了就她的东西。”我看着他的样子,虽然心里确实讨厌这货,但也有点同情起来。

  她老婆一动不动的躺在卧室的大床上,用我的眼睛看她的时候,发现她的灵魂竟然不停地在微微颤抖,竟是有着要离体的迹象。

  我心里一凉,还好我来得及时,不然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你去厨房盛一碗水过来。”我扭头对着教导主任说道,同时抽出了刚才画的破煞符,拿在手里,集中精神,默默地念动了咒语。

  “元阳正气,笼盖寰宇,雷山借法,灵符!”

  “哗!”

  符咒猛的燃烧了起来,这时教导主任正端着水朝我这边走来,我赶紧把碗抢了过来,将手里的符灰全部洒在了里面。

  “给她喝下去。”我呼了一口气,重新把碗递给教导主任,他端着碗惊奇的看着我,看来他也看见了符纸凭空自燃的一幕,忍不住朝我竖了竖大拇指:“神奇,真是太神奇了!”

  “赶快给你老婆喝吧。”我心里还是有点飘飘然,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催促他道。

  “嗯。”

  教导主任点点头,然后张开她老婆的嘴,把水慢慢的灌了进去,然后又在她喉咙那里捋了捋,看来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做了。

  一碗符水喝下去之后,我看见他老婆的灵魂立刻便停止了颤抖,接着平稳的躺回了身体里面,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不过这当然只有我才能看得见,教导主任见到他媳妇喝了符水没有反应,便急了:“杨乐,这是怎么回事?我老婆她怎么还不醒啊?”

  “放心,她最迟明天就回醒过来,你不用担心。”我胸有成竹的说道。

  听我这么一说,他的脸色才平静了一些,随后,他让我在这里等他一下,便转身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他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我道:“我说话算话,一点小礼,不成敬意。”

  我有些兴奋的接过信封,摸着这信封的厚度,估计里面的钱至少也得一万以上,我一学期加起来的生活费房租什么的也没这么多啊。

  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这会不会太坑人了?

  不过看他云淡风轻的样子,估计平时没少收礼,我便心安理得的收了起来。

  教导主任拍胸脯保证说以后会在学校罩着我,至于来不来上课什么的都无所谓,那都全凭我自己,反正毕业的时候他发给我毕业证就是。

  我喜滋滋的谢过他后,又跟他唠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他家。

  走在街上,我摸着兜里厚厚的一沓钞票,心想这一次老子绝对要找最高级的网吧上网,而且还要上一个通宵!

  这个念头闪过之后,我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自己两句,果然屌丝就是屌丝,这心态就有严重的问题啊,有了钱也只是个有钱的屌丝。

  回去的路上,我经过了一家冥器店,我想着答应了赵琳要给她买香,便进去选购了一些,因为有钱,所以净捡着最好的选,那老板看着我拿的这些东西,然后又盯了我一会儿,沉吟片刻后,突然朝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

  “怎么了老板?”我走到了柜台前,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这老板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满脸密密麻麻的皱纹,两鬓花白,头发稀疏,有些秃顶,可那双眼睛却是透着生意人的精明,一看就是老奸巨猾的类型。

  “小兄弟,冒昧的问一下啊,你买这些东西是做啥用的?”老头子笑眯眯的问道

  我愣了一下,多看了他几眼,然后说道:“拜神用的啊,有什么问题吗?”

  老头子笑着摇了摇头:“我都看了几十年的人了,你还能瞒得住我?我看你应该也是那一行的人吧?来来来,老头子这里有些宝贝,低价卖给你,你最近用得着的。”

  “我最近用得着?”我怔了怔,不太相信的看着他。

  “当然,我会相面。”他说着,忽然弯下腰,在柜子里摸索了一阵子,最后拿出了一颗黑不溜秋的珠子,摆在了案台上面。

  “这是啥?”

  我看着案台上那黑不黑蓝不蓝的珠子,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就是小时候玩的玻璃弹珠。

  老头子笑了笑:“你莫要小看它,这是定尸珠,能够定住尸体,相信我,你最近需要他。”

  看着他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我心里也不禁有些打鼓,经历的事情不同了,想法也就不同了,尤其是这种老头子,说的话让我不得不好好掂量掂量。

  :酷u匠网F正版首…发U

  “那这珠子多少钱?”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贵,十万。”老头子笑眯眯的说着。

  “呵呵……”

  我转身就走,后面传来老头子的喊声:“喂,小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