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之后,我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好些天没回学校了,虽然是个野鸡大学,但这样想去就去想走就走也不太好吧?

  我想着,决定回去一趟。

  我读的大学就在我租房子的正对面五百米,我走了没多久就到了。

  一进校门我就碰见了几天不见的李贺,他正搂着一个女孩的肩膀坐在草坪上亲热,我想吓唬吓唬他,便悄悄的走了过去,从背后轻轻拍了他一下。

  “嘿!”

  “啊!”

  毫无察觉的李贺被我突如其来的一拍下了一大跳,当看清楚是我的时候,却是忍不住愣了一下。

  “杨乐?!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李贺放开那女孩,紧张地问道。

  “怎么了?”我看他的脸色有点不对劲,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李贺急道:“是这样的!班主任不知道是月经乱了还是怎么样,脾气特别爆,她看你几天没来,直接把这事情捅到教导主任那里去了,教导主任最近好像碰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直接大发雷霆,说要开除你呢!”

  “这么严重?”我心一沉,已经上了两年了,要是这个时候被开除了多不划算啊?

  “嗯!你快去看看吧!说不定你求求情还能有转机!”李贺着急的说道。

  “好。”我点点头,不再和他纠缠,径直对着教学楼二楼教导主任办公室走去。

  站在办公室门口,我深吸了口气,大学生最害怕的可以说就是教导主任了,手里握着生杀大权,一个不高兴可以直接让你滚蛋。

  “咚咚咚。”我伸手敲了敲门。

  “进。”隔着门板,里面传来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

  我心猛地一跳,看来李贺没骗我啊,教导主任果然是心情不大好。

  “嘎——”

  我推开门,一个中年胖子正坐在红木办公桌的后面,背靠着沙发,脸色有些发白,像是病了。

  “你有事?”这个胖子自然就是我们的教导主任了,他看着我皱了皱眉,疑惑的问道。

  “主任……我是杨乐……”我低着头,小声说道。

  “杨乐?哪个杨乐?”教导主任怔了怔。

  “农业系二年级八班的杨乐。”我尴尬的道。

  这一回教导主任想了一会儿,忽然之间,他的表情便一下子凌厉了起来:“好啊!原来你就是杨乐!这么多天不来上课是不是不想念了?!那你就卷铺盖回家吧!”

  “不是的主任,我因为一些私事耽搁了,一时也忘了请假。”我辩解道。

  “我管你那么多!自己收拾好东西回家!”教导主任根本不听我的辩解,大手一挥,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

  我也有点生气了,这人还不依不饶了。

  “哼,怎么,不满意么?!那你可以走啊!”教导主任看见我的表情,冷哼道。

  真不知道谁把他惹到了,我心里想着,真是倒霉,有火干嘛往我身上发?

  “走走走!看着就多余!”教导主任不耐烦的说道。

  我盯着他的脸,心里忽然动了动。

  教导主任的脸色之所以这么白,好像并不是因为生病了的原因。

  那种感觉我也说不上来,我只是隐隐的看见他的额头处有一股淡淡的黑气萦绕,止于眼眶之上。

  “你看什么呢?”教导主任怔了怔。

  “没什么。”我摇头说道,看着他发黑的印堂,忽然间明白了过来,印堂发黑,眉心有黑气萦绕,这分明就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啊!

  想到这种不能,我不禁冷笑了起来。

  l酷匠…$网h\正*,版首发}N

  “你笑什么?”教导主任怒了。

  心里有了答案,我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然后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他的真皮沙发上。

  “谁让你坐的?!滚出去!”教导主任先是一愣,旋即骂道。

  “主任,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把你给缠住了?”我笑眯眯的盯着他,随意的道。

  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自己到底猜得对不对,不过接下来他的反应倒是让我彻底放宽了心。

  教导主任的声音戛然而止,随之凝固的,还有他布满着怒色的肥脸。

  “你说什么?”

  教导主任的嘴唇抖了抖,惊讶的问道。

  “我说,最近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他的表情一丝不漏的被我收进眼底,我心里有了底,笑呵呵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他脸上的怒色已经尽数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喜悦:“杨乐,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差不多吧。”我笑了笑:“我懂一点点这些东西。”

  “那求你帮我看看!”教导主任急道。

  “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一挑眉。

  教导主任点点头,起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坐到我面前,叹了口气道:“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和我老婆出去玩,回来的时候路过一座古庙,那庙已经废了,里面没人,但是还有一尊菩萨,我老婆这个人吧,特别迷信,就说要进去拜拜菩萨再走,我说浪费时间,要不还是算了吧,她说要的要的,我说好吧好吧,她又说要下山给菩萨买炷香,我说下山的路很难走……”

  “你能不能讲重点……”我忍不住打断了他。

  “额……好……”教导主任一愣,随后尴尬的说道:“具体是这么回事,我们下山买完了香过后,天已经快黑了,但她还是执意要上去拜菩萨,我拗不过她只好跟她一起上去,结果还没走到那座庙,就在那半山腰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前面的山路上有个黑影朝我们这冲来,我们没来得及躲,那黑影就消失了,当时也没啥不对劲的,我们害怕就没再上去了,可就是那天回去过后我老婆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对我凶得不得了,昨晚上还起床去厨房拿着个菜刀切菜板,一边切还一边自言自语,把我吓得半死……你说她是不是中邪了?”

  听完他的描述,我估计多半就是撞邪了,他们看到的黑影应该是一只鬼,附在了他老婆的身上。

  我把我的猜测告诉了教导主任,他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恳求我让我一定要帮帮他。

  我一想,反正我有阴阳眼,又有师父留下的三张符,真有鬼我也不怕,就答应跟他去看看,琢磨着这回一定要好好敲他一笔。

  教导主任大喜过望,说要是能帮到他,以后在学校他一定罩着我。

  我一笑,让他前面带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听不见说:

  大家一定要点追书和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