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十公里跑完之后,我直接累成了一条死狗,无力地瘫在马路上喘着粗气,这时天已经完全大亮了,路上的许多行人都对我投来异样的目光,不过我已经没有心思管那么多了。

  好在雷真人还不算太过禽兽,倒没有说什么让我爬起来再跑步回去的话。

  不过看他那遗憾的表情,说不定最开始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果然,我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脑海,雷真人便摇头叹气的说道:“要不是急着帮你解诅咒,我今天非得让你再跑回去不可。”

  ……

  回到道观,我迫不及待的问雷真人那镯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身上的诅咒该怎么解,雷真人让我别打扰他,他得确认一下。

  他拿起那黑白相间的镯子,盯着它看了一会儿,脸色却是又变得凝重下来。

  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到了什么,不过既然这个表情那就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忙问道:“怎么了?”

  雷真人放下镯子,脸上的表情不算好也不算坏,他沉吟了一会儿,缓缓道:“和我猜想的一样,这镯子里面的诅咒就是‘死厄咒’,不过却和普通的死厄咒有点不同。”

  “死厄咒?”我疑惑道。

  “死厄咒,是一种古老的、极其恶毒的诅咒,中了这种诅咒的人会不停地走霉运,而且每一次都异常的凶险,非死即残,并且到了最后人都是要死的。”

  说到这,他看了我一眼:“特别是自己说自己坏话,说什么来什么,百试百灵。”

  我吃了一惊,照这么说的话刚才那辆车之所以撞我就是因为这诅咒?!

  zT酷-&匠网Q永a(久M免m费g看r{小说(

  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太相信,便说道:“那让我试试。”

  “自讨苦吃。”雷真人摇了摇头。

  “咳咳……”

  我酝酿了一下感情,倒也不敢说什么过分的话,要真的应验了可就完蛋了。

  “有本事就让我摔一跤!”我看着那玉镯子轻喝道。

  说完之后,我立刻便站稳了脚步,我就不信了,我好端端的还真能摔跤?!

  几秒钟过去了,我依旧好端端的站着,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禁得意了起来,看着雷真人:“嘿嘿,这诅咒好像也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吧?”

  雷真人只是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吱吱——”

  忽然之间,一直黑色的大老鼠飞快的从放置神像的道坛下窜了出来,几个眨眼之间便窜到了我的脚下。

  我吓了一跳,本能的朝旁边躲去,然而这第一步刚刚迈出,脚下便是猛地一滑,一跤跌坐在了地上。

  “现在你相信了吧?”雷真人笑眯眯地看着我。

  “这只是个意外……”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兀自还是有点不服气。

  “我懒得跟你废话。”雷真人话锋一转:“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我大概也相信了那诅咒的真实性,也没有再胡闹,想了想说道:“我先听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这种诅咒虽然十分恶毒,但却也难不倒我。”说到这,他脸上有着一种傲然之色浮现。

  我一喜,却见他的神色忽然间又垮了下来,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坏消息就是,我刚才说了,这个死厄咒和一般的死厄咒有点不同。”雷真人摊了摊手,颇感无奈的道。

  “那意思就是你也没办法咯?”我问道。

  他的面色顿时有些尴尬,点了点头:“差不多……是这样吧……”

  “那怎么办?”我不禁皱了皱眉头,要是雷真人也没办法解开的话,那我岂不是会一直倒霉下去?

  “你也别担心,我虽然解不了,可我有办法暂时把它的力量压制下来,期限应该能达到三年左右。”

  “那快压制啊!”我急道。

  “先把手给我。”雷真人说道。

  我依言把手伸了过去,刚一伸过去,手腕上立刻便传来一阵刺痛。

  “你干啥?!”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把手往回缩。

  “别动!”雷真人喝了一声。

  他用一柄小刀在我手上切了一个口子,血汩汩的留下来,滴到了一个碗里。

  然后,他从包里取出一张蓝紫色的符咒一般的东西,夹在手里,口中念动咒语,那符便自燃了起来。

  雷真人把燃烧成灰烬的符咒洒在了碗里,然后端起来递给了我:“喝下去。”

  “这能喝吗?”我皱了皱眉。

  “反正毒不死你,不想继续倒霉就喝了它。”雷真人悠悠的说道。

  没办法,为了保命,我只好端起碗来把它喝了下去,那咸咸的血加上一股香灰味,简直差点没让我一口老血吐出来。

  “哼……一般人想喝这玩意我非得收他一百万,小子,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雷真人撇了撇嘴。

  “就这样就行了?”我自动无视了他这句话,惊疑的问道。

  “那不然呢?你试试现在说自己坏话,看看还有没有效果。”雷真人沉吟了一下,看着我说道。

  “嗯!”我点点头。

  “有本事就再让我摔一跤!”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

  过了十分钟后,我长长的松了口气,看来按照雷真人所说的,那诅咒已经暂时被压制了下去。

  雷真人脸上也有着放松的神色,他说道:“如此一来的话,只要在三年内找到解除诅咒的办法,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突然他话语一顿,看着我狡黠的道:“不过这权宜之计却是有一个弊端。”

  我心里一突:“什么弊端?”

  雷真人幽幽的说道:“虽然刚才我用符咒暂时将诅咒的效力压制了下去,但压的越狠,反弹之力便会越狠,要是三年之后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这诅咒之力就会一瞬间爆发,到时候……”

  “到时候会怎么样?”我惊出了一头冷汗。

  “到时候就连神仙也救不了你。”雷真人干笑了两声。

  “那你还给我喝?!”我瞪大了眼睛,已经到了一个暴走的边缘。

  “别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嘛。再说我有信心在三年内找到办法,你就放心吧。”雷真人有点尴尬的道。

  “信你一次吧!”最后我也只能这么说了,反正喝都喝了,而且雷真人既然敢给我喝,心里肯定也是有着极大的把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