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这话其实挺逗的,可这样的环境下我愣是没觉得好笑。

  雷真人安慰道:“放心,你要是害怕就把龙根含在嘴里吧。”

  我一听一拍脑门,我怎么就差点忘了它?!

  我立刻就从兜里把那黑不溜秋的东西掏了出来,刚准备往嘴里含的时候,心里突然一颤。

  “咋了?”雷真人不解的看着我。

  “你……你刚才说这是什么?”我脑子里冒出一个不好的想法。

  看着我的表情,雷真人忍不住古怪的笑了起来:“龙根啊,还能是什么?”

  “龙……什么是龙根?”我心里抱着侥幸的问道。

  雷真人不耐烦了起来:“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叫你含根你就含,哪来这么多废话。”

  “老头!你玩我!”我一把将那东西丢了出去,到这个时候,我心里早已明白那是什么了。

  想到我竟然把那东西当做救命的宝贝含在嘴里这么久,胃里就有些翻腾,弯着腰干呕了几口,可没吃晚饭啥也没吐出来。

  “你扔了干啥?你愿意死还是愿意含根?”雷真人看着我,虽然极力抑制了笑容,可我还是从他眼睛里看出了幸灾乐祸。

  “我他妈死也不含那玩意!”我冲着他咆哮了起来。

  雷真人看我的反应也不发火,耐心的解释了起来:“那东西很难找的,需要一生都没有行过房事的男人死后把那玩意割下来,然后用秘法炼制,因为没有行过房事,所以那个地方阳气极重,含在嘴里才能起到鬼不敢近身的作用。”

  我知道他说的有可能是真的,可我还是不打算捡起来,因为太恶心了。

  雷真人说那行吧,一会儿跟紧点就好了。

  ‘E更新@¤最FR快e上e酷匠M\网y

  我点点头,正打算问他现在该往哪儿走,忽然觉得后背一凉,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了起来,几乎要撞破我的胸膛。

  在那几栋白墙瓦房的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诡异的出现了一个黑影。

  那个黑影静静地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一尊雕像,但我却敢肯定那绝对是一个活的东西!因为有白色的墙体做背景,刚才我分明就清楚地看见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

  “雷真人……”我低低的叫了一声。

  雷真人也发现了那个黑影,他把手放在挎包上,盯了那个黑影一会儿,然后声音传了过来:“放心,那不是鬼,我没感觉到鬼的气息。”

  我顿时松了口气,不是鬼,想来应该是个人了。

  然而雷真人下一句话却让我刚放下去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

  “那是个死人。”雷真人盯着那黑影,淡淡的说道。

  “死人?!”我一下子愣住了,死人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那个地方?!而且那人明显就是站立着的,死人怎么可能站着?!你别告诉我是僵尸!

  仿佛猜到了我心中的想法一般,雷真人看着我道:“那是一具跳尸,应该是这附近有人死了之后被猫狗惊了尸,不是僵尸,用不着担心。”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稍稍平静了一些,因为惊尸这种事情在我们那边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我七岁那年还亲眼目睹了一次,当时我隔壁的老大爷去世了。尸体不小心被黑猫从上面跳了过去,然后就自己跳了起来,不过也没伤人,最后往他头上淋了碗水就解决了。

  “有人来了。”

  雷真人突然盯着一个地方说道。

  我顺着他的眼睛看了过去,黑暗之中,一个老头儿拎着手电筒沿着山路走到了那几栋白墙瓦房的前面,我仿佛听见他轻轻一叹,竟然是直接将那个死人放到了背上,然后往原路走回。

  “老人家!等等!”

  雷真人对着那边喊了一声。

  听到人声,老头儿的脚步一顿,随后,他放下背上的死人,手电筒朝着我们射了过来。

  待到看清我们两个之后,老头儿便打着手电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是?”

  老头儿在距离我们尚有几米远的时候就停了下来,一脸戒备的看着我们。

  “哦,老人家放心,我们不是坏人,是这么回事,我是他爸,我们两个是县里的,到这边来玩,结果迷了路。”雷真人笑呵呵的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差点就没忍住质问他凭什么说是我爸,老头儿听到这话,面色稍稍和缓了一些,然后说道:“天都黑了,这里荒山野岭的,方圆十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住,要是你们不怕的话就到我家去住一晚上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头儿的脸上掠过一丝悲伤。

  “怕?为什么要怕?”雷真人疑惑的问道。

  老头儿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不远处那个黑影:“那是我老伴,昨天她去世了,结果被猫惊动了尸体,出来到处乱跑。”

  “没事,我们不怕,这样的话那就打扰了!”雷真人赶紧说道。

  “那好,你们跟着我来吧,别跟丢了。”老头儿点点头,然后打着电筒转身走去。

  我们跟在他后面,穿过崎岖的小路,走了大约十来分钟,终于看见前面不远有了灯光。

  “那里就是我家了。”老头儿指了指灯光的地方,对我们说道。

  “老人家,为什么你会一个人住在这里呢?”这时我忍不住问,这荒山野岭的,说句难听的,哪天死在这里尸体烂了恐怕都没人知道。

  “以前这里住的人还算多,不过后来就经常有人会莫名其妙的失踪,大家就开始传,说这安乐镇里有鬼怪作祟,所以就全都逃到了外头,那些房子也就荒废了,我跟我老伴年纪大了不愿意走,也走不动了,所以就留在这里准备直到老死,可没想到我老伴……”老头儿忍不住有些悲伤,浑浊的老泪顺着脸落了下来。

  我和雷真人皆是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老人带着我们去了他家,然后把我们领到了一间相对算是好一点,至少不透风的屋子,说只能先委屈我们一下了。

  我们赶紧说不会,老人又问我们要不要吃点东西,我们说不用了,他才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