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得一愣一愣的,这咋约扯越离谱了?现在的社会还有邪教?逗我呢吧?

  雷真人眼里突然闪过一道让我心颤的恐怖冷光,不过只是一闪,便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他解释道:“邪教就是一群身具异术、但是却不走正道的人创建的专门害人的组织,他们的目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点点头,觉得这距离我还挺遥远的,当务之急还是解决镯子的事。

  雷真人问我知不知道卖家的信息,我说网上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的购买记录,雷真人摩挲了一下下巴,陷入了沉思。

  我就在一边站着,也不敢惊动他,过了一会儿,他从挎包中取出一只龟甲,我看了一眼,这只龟甲十分奇特,上下两面竟然都是圆形的,里面似乎装着些东西。

  雷真人闭着眼睛,轻轻地摇晃着龟甲,同时嘴里默默地念动咒语,几分钟过后,他突然手腕一抖,几枚铜钱立时从龟壳里蹦了出来。

  望着桌上的几枚铜板,雷真人掐着指头算了算,随后,收起龟甲和铜钱自言自语道:“来源应该在南方五百里左右的地方……”

  我一听,忍不住问直接把这镯子毁了不更简单么?何必要费那么多功夫,雷真人瞪着我说你要是想死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镯子给砸了。

  我吓了一跳,不敢再说,雷真人盯了我一会儿,叹了口气道:“我初步推断这镯子应该是邪教里的人放出来害人的,它里面应该被下了一种奇特的诅咒,因为你花钱买了它,所以这种诅咒就和你绑在了一起,如果直接毁了这镯子,你也就跟着完蛋了。”

  我说那应该怎么办,总不可能等死吧,他立刻敲了一下我的头,呵斥道:“你傻逼吗?没看到我刚才已经算出了镯子的来源?!”

  我忿忿的捂着头,可又不能把他怎么样,我小命还攥在他手里呢。

  雷真人虽然打我,不过看得出他对我的事情还是非常的上心,立刻就开始收拾家伙,我问他要去哪,他说从刚才的卦象来看,往南五百里应该能找到线索。

  我掏出手机打开了百度地图,往南边五百里是一个叫安乐镇的地方。

  看着这个有点奇怪的名字,不知为何,我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刹那间的眩晕,就像是刚喝了一斤白酒。

  雷真人看着我的样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的身体有感应,看来应该就是那里。”

  雷真人说咱们马上就动身,这种事情拖得越久对我越不利。

  五百里的距离在这个交通便捷的时代也花不了多长时间,但那个安乐镇在大山里面,车在距离目的地尚有五六十里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天空不知何时开始下起了绵绵细雨,雾蒙蒙的天气让我觉得很沉闷。

  我们下车的地方是一个三岔路口,一条是已经废弃的水泥路,路面塌陷,上方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另一条是崎岖的山路,被雨水冲刷过后一看就特别滑,只剩最后一条土路还依稀可见车轮的痕迹,应该就是我们要走的路了。

  “走山路。”

  然而这时,雷真人却忽然对我说道。

  我愣了一下,刚想问为什么,雷真人却已经迈开步子朝着山路上走了过去。

  我心中虽然不解,可也赶紧跟了上去。

  在我跟上去的时候,还未离开的出租车司机却叫住了我们:“两位,再过几个小时天就黑了,这附近又都是大山,没个落脚的地方,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顿住了脚步,雷真人也偏头看向了司机,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司机犹豫了下,四处扫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忌讳:“不是我吓唬你们,我听说这一带不太干净,大白天的都没什么人来,一到晚上就更是人烟稀少了,我看你们两个还是跟我一起回去吧。”

  雷真人和我对视了一眼,接着对司机笑道:“没关系,多谢你告诉我们这些了。”

  那司机见我们没听进他的话,不由的摇了摇头,然后一转弯,迅速驱车离开了。

  雷真人在前面带路,沿着山路走了一个小时左右,他突然脚步一顿,我吓了一跳,也跟着停了下来。

  “小子,你仔细看看周围,能看见什么?”

  雷真人笑了笑,扭头对我说道。

  我皱着眉头看了看周围,除了一些飘在空中的像是柳絮一般的东西之外,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

  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了雷真人,他点点头,说那不是柳絮,是人的怨念,看来那司机果然没骗我们。

  我有点怕了,雷真人骂了我一句胆小鬼,说这不是有他在吗,怕个毛线。

  #U最新mV章A节上酷K匠$网WI

  我想想也是,他连王燕那样的厉鬼都能打败,应该的确是挺厉害的了,心就放宽了下来。

  可越往前走,那些类似柳絮一般的东西就越来越多,到得后面,就连雷真人的表情都变得出奇的凝重了起来。

  “小子,跟紧我,别到处乱跑。”雷真人嘱咐道。

  我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我哪敢到处乱跑啊,漫山遍野的怨念,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等我们两个到达安乐镇的时候,天已经几乎完全黑了。

  原本以为到了镇上人会多一些,可呈现在我眼前的场景却令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这里的周围全都是荒地,唯有前面不远处矗立着几栋白墙瓦房,样式是几十年前的老屋,而且明显已经荒废多年,就连墙体都开始出现了崩塌。

  到处都是黑压压的荒地,白色的墙体在中间显得极端诡异,天空又飘着雨,我心里忽然生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我觉得在那些没人住的老屋里,一些东西就躲在里面某个漆黑的角落朝我们盯过来。

  雷真人四十五度角仰望着那些房子,表情说不出的凝重,我声音发颤的问:“雷真人……里面是不是有鬼?”

  雷真人看了我一眼:“你看见里面有?”

  我摇摇头,雷真人说那不就行了,他只是学学我们这些小年轻装个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