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怔了怔,小心翼翼的问道:“打散了是什么意思?还能投胎么?”

  雷真人点了点头:“还会有残余的灵体,她没杀过人,应该还能投胎。”

  我点点头,担忧的看着眼前距离不远的众多灵魂:“雷真人,这些是什么啊?”

  雷真人扭头看了一眼,一下就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惊讶的问我:“你能看见那些东西?”

  我嗯了一声,问道:“雷真人,那些到底是什么啊?”

  雷真人嘿嘿的怪笑了起来,刚才因为没追到人而的怨愤也消失不见,轻飘飘的说道:“那些东西都是孤魂野鬼,不过没什么攻击性,跟刚才那只厉鬼不一样,最多就吓吓人罢了,你含着龙根,那些家伙根本就进不了你的身。”

  我惊异的盯着那些如同烟雾般的人影,这些家伙,竟然真的全部都是鬼?!

  “怎么很惊讶?”雷真人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嗯……”我老实的点头,岂止是惊讶,简直颠覆了我的世界观。

  “那你有没有兴趣拜我为师,跟我学道术?”雷真人搓了搓手,看着我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道。

  “啥?”我诧异地看着他:“你没开玩笑吧?”

  “当然没有,老夫很认真的问你愿不愿意。”雷真人严肃的看着我:“你身具阴阳眼,要是不学道术的话简直太可惜了。”

  “阴阳眼?”我愣住了。

  “嗯,常人根本就不可能看见鬼,能用肉眼看见鬼的除了得道高人,就只有三岁以下的孩童以及生有阴阳眼的人。”雷真人点点头,解释道:“这个世界上,有五种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肉眼,肉身之眼,晦暗不明,见近不见远,见前不见后,见明不见暗,一般的人便是身具肉眼。”

  他又接着说道:“至于阴阳眼,就是五种眼睛中最厉害的天眼。”

  我听得一头雾水,还阴阳眼?听着怎么那么像小说呢。

  “那王燕又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肯定不止我能看见她吧?”我想了想,王燕前两天除了手脚冰凉,面色苍白以外,其他的完全就跟人一模一样,不禁狐疑的问道。

  “那是一只厉鬼,已经初具实体,否则她也没办法掐你脖子。”雷真人耐心的说道。

  “是这样……”我恍然的点点头,想到刚才雷真人那直接借用雷电驱鬼的拉风招式,心里着实也有些异动,这年头大学生也不好找工作,何况我那还是个野鸡大学,要是能跟他学个一招半式,将来也饿不死了。

  不过这种事情我还是不敢擅作主张,就跟他说我得先问问我妈。

  雷真人喜形于色的连连点头,从包里掏出两沓人民币在我眼前晃晃:“你要是真做了我的徒弟,这些钱也就不用收了。”

  我说那行,明天我就给我妈打电话。

  出了乱葬岗,我问雷真人刚才干嘛去了,雷真人说他刚才去追那个控鬼的人了,可惜被他逃跑了。

  我担忧的问那以后岂不是还会有麻烦,那我该怎么办?

  雷真人说只能兵来将挡了,大不了小心一点。

  我和雷真人回了我的公寓,因为有他在的缘故,这一觉我睡得特别的香,也没有做噩梦。

  第二天我是被我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我接起来一听,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紧张地道:“霍队,您找我有事吗?”

  给我打电话的正是公安局负责刑侦案件的队长霍杰,他在电话那头跟我说尸检报告出来了,那具腐尸和我的室友王燕是同一个人。

  因为我早就知道了,所以对这个消息并没表现出什么惊讶,霍杰狐疑道:“你一点也不吃惊?据你所说那个王燕开始可是在犯精神病呢,怎么会已经死了这么久?”

  我叹了口气,说这世界上奇奇怪怪的事情这么多,有的事情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

  我知道他既然给我打这个电话就说明他已经彻底把我的杀人嫌疑给排除了,否则就该是直接带人来抓我了,是以我也没有如何紧张。

  霍杰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本来按照案件的结果以及你提供的线索,应该把你列为精神病送进医院接受治疗的,但是我并不打算这么做。”

  他顿了顿,试探性的问道:“杨乐,你老实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遇到过什么特殊的事情。”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没有。

  ^“酷vM匠网:@首V发

  要是放在以前我肯定就把镯子的事情跟他说了,毕竟在我眼里警察解决问题的办法肯定比我多得多,可我现在也明白,这些事情,唯有雷真人他们这样的人才能解决,我告诉了霍杰只能是为自己和他添麻烦。

  听我这么说,霍杰就不再问了,他告诉我经过法医鉴定,王燕是自杀,自杀时间应该在三天左右,至于为什么她会自杀,以及尸体会腐烂到这种地步原因暂时没查出来,不过我的确已经洗清了嫌疑。

  挂了电话,我松了口气,雷真人忽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我眼前,我吓了一跳:“你干嘛?!”

  “给你妈打电话啊,跟他说拜师的事!”雷真人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着他的样子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但还是掏出手机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结果我妈当然是不同意我拜师,想想也是,谁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做这种不被现实社会所认同的职业?所以她一口就拒绝了。

  好在雷真人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说动了我妈,先是告诉我妈拜了师也不影响娶妻生子,然后又说事情有点麻烦,如果不拜师的话我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我妈最后还是答应了。

  雷真人眉开眼笑,让我赶快叫师傅。

  我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是想到这家伙救了我不止一命,以及以后还得仰仗着他,我还是叫了他一声师傅。

  叫完过后,我问他就这样就拜了师了?

  在我印象里这种拜师不都有一个复杂的仪式么?

  果然,雷真人听到我的话就连连摇头:“现在当然还不行,要拜师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日子开坛进香禀明祖师爷,否则根本没有用。”

  他又说:“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镯子的问题,拜师的事情不急在这一时。”

  我问他怎么解决,他告诉我首先得查清楚镯子的来历,他觉得可能和邪教有关系,昨晚乱葬岗里那个操控鬼的人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