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

  黑猫又叫了起来,王燕用一种非常古怪的表情看了我一眼,然后往她的房间里走去。

  这一次,我终于看清了她是如何走路的,她的膝盖不再像头两次那样僵硬,相反十分的灵活,有几分像那个舞王走太空步,她的速度很快,不细看之下就如同飘在空中似的。

  巧合的是,王燕刚回房间,客厅里的吊灯一瞬间就亮了起来。

  我瘫软的倚着冰冷的墙壁,不知不觉额头上竟全是冷汗。

  啪的一声,王燕关上了门。

  我立刻就想逃跑,然而我的手才刚刚伸出,甚至都没碰到门把手,那扇诡异的红木门便再一次打开,穿着红袍的王燕从里面仰出半截身子,双目直直的盯着我。

  “你要去哪儿?”王燕盯着我,语气冰冷不带任何感情。

  黑猫也窜到了客厅里,绿油油的眼睛透着凶戾的冷光。

  “没……我打算回卧室呢……”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低头含糊着说道。

  良久,我悄悄看了看她,她盯了我一会儿,没说话,半截身子便仰了回去,门也随之关了起来。

  “呼……”

  我终于松了了口气,然而紧接着一声猫叫却让我刚刚放下去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儿。

  她的黑猫还在客厅里!

  我觉得苦不堪言,此刻的我就像一只老鼠,即使那只黑猫和我相比显得是那么的弱小,仿佛我一脚就能踹死,但我竟然没有勇气看它,尽管我知道它就缩在沙发的角落盯着我。

  “王燕,你的猫还在外面呢!”

  无奈,我对着她的房间喊了一声。

  “喵——”

  王燕的回答没盼来,那只黑猫倒是先叫了起来,我心里发慌,不敢再出声,就连开门逃跑的念头也不敢再生出来了。

  我快步的冲过客厅,冲进了我的房间里,最后重重的关上了木门。

  虽然我脑袋后面没长眼睛,可在我刚才冲回房间的时候,我仿佛感觉那只黑猫就一直缩在那儿盯着我,一动不动,我甚至有种滑稽的想法,那黑猫就是王燕派出来监视我防止我逃跑的。

  我反锁了门,又用晾衣服的铁叉抵在门后面,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王燕最近的所作所为已经有了精神病的倾向,我再也顾不了那么多,躲在屋里报警了。

  警察叫我别慌,先稳住一会儿,他们马上就会派人过来。

  我彻底放宽了心,我就不相信这一次还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等了大概有十分钟吧,警察那边暂时还没什么动静,不过我也没急,毕竟我们这一块地方比较偏僻,而且这大晚上的警察不也得睡觉么,出警又得耽搁一阵。

  忽然间,客厅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有了上回的经验,我猜多半又是那只黑猫在作怪。

  可过了一会儿,我却发现这个声音跟上次那个完全不同,上次黑猫用爪子挠门,产生的声音尖锐刺耳,而这一次却很低沉,要不是因为夜里实在太安静,恐怕我都不会发现。

  好奇害死猫,我又忍不住倚着门板仔细的听了起来。

  那个声音非常的微弱,就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消失似的。

  “摇枝桨,桨鲁曳,旦家婆,想吃面,无膏无油淡无味……”

  她唱的好像是一首童谣,却听得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这首童谣的曲调本来就很古怪,也不知道写的人是怎么想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听到自然更加的骇人。

  这间屋子里除了我自己就只有王燕,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她在唱歌。

  警察马上就要来了,尽管歌声很骇人,但我心里已经不那么害怕了。

  然而,我本来以为王燕发一会儿疯自己就会消停,可那歌声却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诡异,就像是人死之前发出的那种哀嚎。

  “哗啦!”

  突然,客厅里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巨响。

  我的眼睛立刻就瞪圆了,听这声音明显不是窗户碎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N酷匠网唯|=一正/A版N&,%其他Qz都(C是u8盗6?版

  她把电视给砸了!

  我再也坐不住了,那电视是房东的,要好几千呢,我根本就赔不起!

  我等不及警察来了,拿着匕首推开门就冲了出去。

  “喵!”

  然而门刚一打开,那只黑猫立刻就不知从什么地方朝我飞扑了过来。

  我本能的举起匕首朝前刺去,下一秒,我好像刺中了什么东西,热热的液体喷了我一脸,伴随着的还有一声凄厉的猫叫。

  王燕的声音戛然而止,童谣也不唱了,她愣愣的看着我,紧接着,喉咙里爆发出丧尸般的尖锐吼叫:“啊!你敢杀我的猫!我要你的命!”

  话音未落她就朝我扑了过来,黑暗当中我看到了她苍白的脸,她现在比以前漂亮多了,但是却布满了狰狞,张着大嘴朝我咬了过来。

  “啊!”我吓得尖叫一声,匕首挡在面前一阵乱挥,我已经失去理智了,现在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喀……”

  空气中突然一声脆响,就在这时,紧闭的防盗门从外头被人打开了。

  刺眼的白光晃向了我,在白光下我眯起了眼睛。

  “不许动!双手抱头举起手来!”

  突兀响起的声音让我一愣,我赶紧用手挡住白光,睁开双眼想看看是咋回事。

  几道黑影快速的冲过来,一下子就把我给制住了。

  我的胳膊被人扳到了后面,身体被压到了地上。

  是警察?!

  我吃了一惊,赶忙解释道:“警察同志,你们别抓我啊!我就是报警的人!”

  闻言,几个警察手里的动作不禁顿了一下,我得以喘息,这个时候灯也亮了。

  一个国字脸,面相庄严、一丝不苟的中年警察步伐沉稳的走到我面前,先是用那双鹰隼般的大眼扫视了我,接着才问道:“刚才就是你报警说这里有精神病?”

  我急忙点头,国字脸警察和身边另一个老刑警对视了一眼,然后对着抓着我的几个小警察挥了挥手。

  我的匕首被一个警察拿走了,匕首被拿走的同时我感觉身体一松,他们把我给放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