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了想,悄悄地爬下床,走到门口仔细的听了起来。

  “兹——拉——”

  那是一种尖锐的刺耳声音,很像是小时候上学老师写字指甲不小心刮到了黑板。

  这个声音产生的地方就是王燕房间的那扇门。

  我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在用指甲挠门,是谁在挠门?对面房里就只有王燕一个人,除了她就没别人了。

  可大半夜的,她为什么要挠门呢?

  正想着,对面房里那个声音却突然间消失了。

  我赶紧跑回床上,我怕王燕开门出来。

  但过了好一会儿我也没听见她开门,反倒是那个刺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兹——拉——”

  我躺在床上,犹豫了一下,再一次从床上爬了起来,我非得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不可。

  可我还没走到门口,那个声音就又消失了。

  王燕还是没有出来。

  我盯着那扇门,在原地站了好久,可那个声音却始终没有再响起过。

  我有点失望,不过也只能回床上睡觉,毕竟我不可能直接冲过去质问她到底在搞什么鬼。

  “兹——”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我刚上床还不到三秒钟,那个声音就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我顿时汗毛倒竖,心想莫非王燕知道我在偷偷观察不成?可那扇门上面根本就没有猫眼,我躲在我自己的屋里看,她怎么可能发现?

  我咬咬牙,心一横,今晚不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以后我是别想睡得安稳了。

  我穿起鞋,大步的朝着王燕的卧室走去。

  我拍拍门:“有人在吗?”

  那个声音戛然而止,屋子里一片寂静。

  “有人吗?”我又敲了敲门。

  依然还是没有人回答,就在我感到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一种异样的感觉忽然出现在了我身上。

  我的脖子有点凉凉的,像是有人站在我背后对着脖子吹气,但这个气却是冰冷的。

  我下意识的转过头,差点吓得我魂飞天外。

  “你在干什么?”

  王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背后,她就杵在我面前直勾勾的盯着我,脸上的表情非常僵硬,如同一个死人。

  她的身上穿着昨晚的那件红袍,腰上依然是束着一条黑带,更诡异的是,我锁在柜子里的那只白玉镯,竟然又被她戴在了手腕上。

  “我……我听见你房间里有声音……就过来看看……”

  我一边朝后退,一边回答着她的问题,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在我旁边就是灯的开关,我一下子就把灯打开了。

  灯亮了,我看清了她的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而让我诧异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竟然比以前漂亮了一些,至少看起来不那么爱国了。

  她盯了我一会儿,最后僵硬的伸出手臂,拧开了门把手。

  “喵——”

  开门的一瞬间,一声凄厉的猫叫就在我耳朵旁边炸响。

  我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她的房间里怎么会有一只黑猫?!

  “我昨天买了一只猫,刚才就是它在弄门。”

  王燕抱起黑猫,看着我淡淡的说了一句。

  “哦……是这样……”我强笑了一下,说没事那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去睡了,然后就开始往我房间走。

  “咯咯……”

  走到一半,王燕忽然诡异的冷笑了一声,我的腿顿时有点发软,就停下来问她有什么事吗。

  她盯着我良久都没说话。

  在她盯住我的时候,她怀中的那只黑猫也一动不动的把我盯着,即使开了灯,绿油油的眼睛依旧冒着幽光,十分的吓人。

  “没事。”王燕终于开口,说完就走进了她的房间,我注意到她走路的时候,她的膝盖始终没有弯曲。

  她把门关上了,我想回房间,却发现腿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

  最终我还是艰难的挪了回去,坐在床上,我头皮发麻的回想着之前的一幕幕,这两天王燕实在是太诡异了,尤其是她刚才抱着黑猫的时候,简直跟鬼片里的演的红衣厉鬼一模一样。

  我不禁打了个冷战,赶紧把这个荒唐的想法给丢掉了。

  打开柜子,装着玉镯的盒子已经空了,不知王燕何时来把它拿走的。

  我躺在床上,一直盯着王燕房间的门,害怕她突然又从里面出来。

  我在想要不干脆把镯子送给她得了,反正是个便宜货,大不了回头再给女神买一个,不然她每天晚上这么发疯,迟早会把我搞得精神分裂的。

  反正我也不敢在寝室里再待下去了,立刻就穿好衣服出门去了网吧。

  虽然很晚了,但上通宵的人还是很多,网吧里嘈杂的气氛让我心里安定不少,我打开淘宝登陆了账号,想看看商家那里还有没有那种白玉镯子。

  可我却的发现在我的历史交易栏里,竟然没有购买那只镯子的记录!

  我明明记得我是周三买的镯子,算起来就是四月二十二日,然而这上面最近的一条交易记录却是在上个月中旬!

  就仿佛,我从来就没有买过那只镯子。

  我的淘宝账号和密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所以排除有人恶作剧的可能。

  难道是系统错误?

  对,肯定就是这样!

  我心里稍稍松了口气,然而潜意识里,我却隐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想我不应该再坐以待毙了,我打定主意,如果明晚她继续那样的话,我就打电话报警!

  等天完全大亮了我才从网吧出来,怀着忐忑走回了公寓。

  打开门,王燕又坐在大厅里看电视,只是这次她竟然还是前两晚那身打扮,还是穿着那件红袍子,手腕上戴着白玉镯,只是那只黑猫却不见了踪影。

  或许是因为大白天的缘故,这次我并没有怎么被吓到,反而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无名火,再也没跟她客气,语气不善的问:“王燕,你戴的镯子哪里来的?!”

  王燕盯了我一眼,然后机械般的扭了扭手腕:“在客厅里捡的。”

  …》看正3版章节上+酷(!匠To网

  “捡的?呵。”我冷笑,我好好的把镯子锁在衣柜里,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出现在大厅?!

  王燕又盯了我一眼,冷冷的眼神看得我心里发慌,我这才发现,她比昨晚好像又漂亮了不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