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那年,恰逢我喜欢了很久的女孩二十岁生日,我家里的条件一般,没什么钱给她买件像样的礼物,可我又不想输了面子,就上网淘了个仿古的白玉镯子。

  商家用一个很精美的木匣装着它,镯子的颜色像牛奶一样,材质通透,太阳下都看不出任何杂质,完全就跟真的一样,这让我很满意,我觉得有了这个做礼物,这一次她肯定会对我刮目相看的。

  我看了一会儿就把它放在了床头柜上,我约了人去网吧打游戏。

  一直玩到十一点我才回家,这时我已经很困了,打着哈欠,踏进房门的时候我忽然觉得皮肤一凉,但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种感觉又没了。

  我以为是我的错觉,没怎么在意,直接就上床睡觉了,过了不知道有多久,反正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隐约间,我好像看见一个影子映在我床头。

  黑影一动不动的站着,站在我的床头,我艰难的半眯着眼睛,盯了他几秒钟,然后就又睡着了。

  大家肯定都有过这种情况,睡觉睡到一半的时候,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就醒了过来,但坚持不了五秒钟就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我看到黑影的时候我是有意识的,在我又睡过去之后,那种意识依旧还存在着。

  在睡梦中,我不断地给自己的大脑灌输着一个信息,我的床边有东西,我的床边有东西。

  所以没过多久我就又睁开了眼睛,这一次我是清醒的。

  让我胆颤的是,那个黑影依然在我的床头边上站着,一动不动,仿佛一具没有生命的雕塑。

  漆黑的夜里,只有月亮的余光洒在房间,到处都是朦朦胧胧的,唯独那个影子,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我没敢立刻出声,屏住呼吸,用眼睛悄悄地打量着这个黑影,最终艰难的看清了这个黑影的轮廓。

  这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王燕?”

  好半天,我才试探着喊了一声,这房子里面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女室友,她和我合租着这间公寓。不过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什么福利,因为她的长相实在是不敢恭维,属于那种脱光了丢在面前都硬不起来的类型,恐怕她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敢和我一个男人合租吧。

  窗外冷风阵阵,回答我的不过是夜的寂静。

  “王燕?”

  我又喊了一声。

  这一次,黑影缓缓地转了过来,动作非常的僵硬,就好像生了锈似的。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终于确定了这个黑影就是我的室友王燕。

  “这么晚了……你……有事吗?”

  看着她面无表情的丑脸,我心里着实有点毛毛的,这人平时根本就没和我说过几句话,今天怎么会连招呼都不打就进了我的房间?

  “这只镯子好看不?”

  王燕没有回答我的话,黑暗中,她右手平举,朝我僵硬的晃了晃。

  月光正好就照在她的手腕上,有个东西在晶莹发亮,我一下子就看清了,这竟然是我买来打算送给女神的那只镯子。

  我觉得她今天反常得很,就像中了邪,这让我很没有安全感,伸手就打开了灯的开关。

  开灯的一瞬间,我惊出了一身汗。

  大晚上的,她身上竟然穿了件红色的袍子,中间还系着根黑色的腰带,极端的诡异。

  “这只镯子好看不?”

  王燕机械般的扭了扭手腕,盯着我,又问了一遍。

  明亮的灯光下,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啊?”

  我有些发懵,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王燕又看了我一眼,抬腿来到我面前,我注意到她走路的时候膝盖竟然没有弯曲,如同木偶一般。

  她直勾勾的盯着我,语气中有了一丝凌厉:“我说,这只镯子好看不。”

  我愣了一下,本能的倒退,直到后背抵上了墙壁才使劲儿点了点头。

  好在王燕收到答案之后就没再说什么,径自回她房间睡了。

  我松了口气,这才发现头上全是冷汗。

  盯着对面房间紧闭的门,我心里有点纳闷,她怎么这么奇怪?难道她有什么梦游症之类的疾病?

  经历了刚才那一出,我睡意全无,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凌晨四点半了,我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小说,没过多久天就亮了。

  我起床洗脸刷牙的时候,王燕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她已经穿回了平时的衣服,神态也很正常,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看}正h¤版:章节上酷匠网.

  “呵呵,这么早就起了啊。”

  我试探性的打了个招呼,想看看她什么反应,结果她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点点头。

  她的性子很是孤僻,基本上不和我说话,这种反应实属正常。

  “你昨晚怎么回事……”我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问了。

  王燕愣了一下,犹豫片刻,这才疑惑的问:“我昨晚怎么了?”

  看着她的神色,我也无法判断她有没有撒谎。

  “没,我开玩笑呢,呵呵。”我摇摇头回了我的房间,心却一下子懵了。

  昨天被王燕戴在手上的那只镯子现在就好端端的躺在那里,就躺在我的床头柜上。

  一股凉意顿时从我后背升起,我明明记得昨天晚上回答了她的问题过后,她直接就回了房间,手镯也跟着被她带了回去,而这之后我都一直躺在床上看小说,她根本就没再进来过。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那镯子依然好端端的在那。

  我仔细一琢磨,忽然想起我之前上了趟厕所,或许她就是在那个时候把镯子还回来的。

  我松了口气,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把问题想通了一下子就释然了。

  我觉得她有可能是看上我这只镯子了,毕竟这镯子送来之后我直接就在客厅拆的包装,她当时就在我旁边看电视。

  不过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猜测而已,但为了避免类似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次我直接把镯子锁进了衣柜。

  夜里,我猜测王燕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再来了,她肯定是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才把镯子还了回来,同样的错误不会再犯第二次了。

  如我所料,一直到凌晨两点我都没有听见对面房间里有什么动静,而我已经困到了一个用手掐自己大腿都抵不住想睡的地步了,闭上眼睛,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

  然而没过多久,我就被一阵奇怪的声音给吵醒了。

  声音好像是从王燕的房间里传出来的,我很快给出了判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