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对高波的挂念,我想都没想就接了起来,但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却是一陌生男子。

  “钥匙在床头抽屉里,你来逍遥茶馆,高波受伤了。”

  电话中的声音很冷漠,这家伙没问我是谁,说完这串话就直接挂了电话,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给我。

  不过能知道高波家里的钥匙在哪儿,又告诉我高波受了伤,这家伙应该是高波的朋友,然后我从抽屉里拿出钥匙,直接奔向了逍遥茶馆。

  逍遥茶馆面积不大,但是来这边的人不少,我就想不明白了,一个小镇子,竟然还存在茶馆这种地方,现在才知道,这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来这里的,大多数应该都是高波那种人吧。

  门口停着几辆车,一无例外全是H6,门口还站着两个人,看他们警惕的神色,就好像里面在进行什么毒品交易一样,虽然有些心悸,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刚走到门口,那两个黑衣人就把我拦下了,用一种十分不屑的目光瞅着我,然后说今天逍遥茶馆不开门,走吧!

  那嚣张的语气,我听了真想干他顿,但一想高波可能还在里面,我就静下心,平心静气的说刚才有人打电话叫我到这边来。

  这话一说出,这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目光中都露出了一丝惶恐,他们应该是才加入,还没有那么稳重。

  酷Z匠O网首发}

  “您是不是胡卫先生?”

  等得有些不耐烦,两人低声嘀咕着,就在我想说你们要是商量不出来我就走的时候,其中一个家伙走到了我身前,然后开口说道。

  好家伙,竟然连我的名字都知道,难道我真的成了什么有头有脸的人了?我知道不是的,全是仰仗高波而已。

  在我点头之后,这两人再没有站在门口,而是在我面前引起了路,第一次来这逍遥茶馆,里面的摆设倒是很典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桌椅不够古典。

  一路向前,这两人带着我不知道转了多少弯,就这小小的茶馆中,我竟然走了有二三分钟!我也是醉了,平常人进来,一定什么都找不到。

  周围的环境阴沉下来,抬头一看已经处于地下室那一层了,在一处铁门前,这两人停了下来,然后说先生你进去吧,大哥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

  说实话,那种幻境下,能够保持一颗不颤抖的心,做的就已经够好了,我真怕自己进去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社会这么险恶,谁知道这是谁的人呢。

  铁门外面什么都看不见,甚至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于是我开始纠结起来,到底进不进去呢,尼玛这可是有可能在里面呆一辈子的……

  越想越担心,最后我小腿甚至颤抖起来,因为我迟迟没有动作,后面两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一个劲的催促,很着急的样子。

  “进来吧,不用担心。”

  突然,前面的铁门里面传来了稳重的声音,听到这我才放心下来,没有管后面两人,拉开铁门便走了进去。

  外面环境阴沉,于是一进来我双手就遮在了眼前,这里面的光不是一般的亮,让人有点受不了。

  等我适应过来,目光在房间中环视一圈,终于看到了躺在床上,胳膊上包着纱布的高波,此时他脸色苍白的躺在那,要不是胸口轻微的起伏,简直跟一具尸体没什么区别。

  没有管站在一旁的黑衣中年人,我一步迈出直接趴在了高波身前。

  “特么你怎么这么傻呢,为我出头也不知道叫上我,有你这么傻b的人嘛!”

  将脸上的苦涩隐藏起来,我一边假笑着说,一边看这家伙伤势有多重,当看到胳膊上整圈纱布差不多都已经浸透的时候,我沉默了。

  看这样子,胳膊不是被刀狠狠的砍了一刀,就是被枪打的,但不管哪种情况,高波一时半会儿都好不了了。

  想到这,心里百感交集,早知道就不让高波参与这一系列的事情,他也就不会受伤,自己顶多就是挨顿打就完事了。

  “高波没什么事,他在我面前经常说你,说你想跟他一样混起来?”

  刚让情绪镇定下来,身后黑衣中年人没有情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扭过头,他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与他那锐利的目光接触在一起,很快我就低下了头,不知道为什么,与这家伙对视,心里有一种畏惧感。

  “没有人比你高一等,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刚低下头,脑中突然响起了这么一句话,这是当初父亲还没有受伤的时候告诉我的,他说这是做人的准则,千万别把自己的身份看低了。

  然后我就抬起了头,毫无顾忌的跟他对视着,即使他目光犀利,我也丝毫不退缩,反正我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害怕什么。

  “敢跟我对视的人,这个小镇超不了三个,你算是一个。”

  对视了得有一分钟,中年人突然笑了起来,因为他眉角到下颌有一道长长的伤疤,所以笑起来的表情十分扭曲。

  这一变化自然是被他看在眼中,然后面前的中年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对着我的只剩下了一道背影,一道失落孤寂无助的背影。

  “你还是走吧,这条路不适合你,回去开你的小手机店,有高波在,以后的路都会很好走的。”

  好长时间,我没有说话,中年人也没有开口,大约二分钟之后,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转过身来对我说道。

  听到这话,我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他说的其实我都懂,这条路有利有弊,看你能不能走好了。

  从开手机店开始,我好像就跟这个联系上了,不管走不走这条路,以后难免会有所交集,光进货什么的,就免不了跟他们联系。

  再加上兰姐老公,这条路似乎我必须要走下去,要不然兰姐老公带来的压力,我自己一个人根本无法承受。

  于是,在中年人有些失落的目光下,我深深地点了点头,然后重重的说道:“我不退出,我加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