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住手!”

  身后嘶喊声响起,就在我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被打的时候,兰姐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毋庸置疑,女主人的声音还是管用的,背上已经踏上来的一只脚,立马从我身上挪了下去。

  抬头一瞥,兰姐已经满脸泪痕,兰姐老公这时候目光也投向了她,只不过带着一股阴森。

  “老公,求求你放过他吧,他还只是个孩子,给他一个机会吧,求求你了……”

  我脸上已经磕出了血,当我与兰姐目光相交在一起的时候,兰姐瞳孔一大,然后在我惊愕的目光下,直接跪在了她老公面前,是跪下!

  作为一个妻子,竟然跪在自己老公面前!

  “兰姐,你快起来!”

  看到这我再也忍不住了,虽然身上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但我还是想要挣扎着爬起来,为了我,一向骄傲的兰姐竟然下跪,这是我从来没想到的。

  虽然知道自己在兰姐心中的地位很重,但我没想到竟然会重到这般。

  但就在我弓起腰的时候,后背上再次传来了一股大力,愤恨的转过头,一直强有力的脚又踩在了我背上。

  我始终还是没能站起来,只能伏着身子看兰姐,无能为力。

  自己妻子跪在面前,兰姐老公一张脸已经阴沉到了极限,他没有说话,甚至连看都没看兰姐一眼,所有目光都放在了我身上。

  自己妻子跪下为别的男人求情,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更新%(最快_X上t酷匠网!

  “老公,求求你了,咱们这两天就要走了,这是我的最后一个请求了,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求求你放过胡卫吧,求求你了……”

  兰姐还在为我求情,但我已经听不清楚了,我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等我站起来,一定要将这份耻辱找回来,一定要找回来……

  谁也不能欺负兰姐,更不能让兰姐这样伤心,即使是兰姐老公!

  “真不知道你小子身上哪点好,竟然让阿兰这样为你求情,其实我该谢谢你的,要不是你,阿兰不会这么听话的。”

  瞥一眼兰姐,再看一眼我,兰姐老公冷哼一声,沉着脸说道,目光中透着对我的恨意。

  其实想想也是,自己老婆为别的男人求情,要是换做我,我应该也会和兰姐老公一样疯狂吧,甚至更甚,是我做错了吗……

  这种想法一出现就止不住了,心里深深的愧疚,本来还想报仇的,但现在我反思了起来,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吧?

  但我不后悔,我有喜欢一个人的权利,况且那时候我不知道兰姐已经结婚了,要不然不会出现后面这些事。

  想明白,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就让自己承受下来吧,以后再无关系,再也不联系了吧……

  于是,我开口喊道:“算我错,你想怎样就怎样吧,这件事之后,我们再无瓜葛!”

  一句话下去,还在不断为我求情的兰姐突然止住了声音,一脸诧异的望着我,就好像我说了什么重大消息一样,目光中满是质疑。

  就连兰姐老公也是一愣,或许他没想过我会这样说吧,但我真的想结束了,这样纠缠下去,我已经够了。

  现在家庭的重担可以说已经压在我身上了,要是我再出什么事,爸妈就没法过下去了,回来之后我才体会到生活的艰辛,我没有了那种倔性。

  要是换做以前,就算最后被打一顿,我也会一声不吭的承受,然后找机会还回来,但现在我不想那么做了,或许这就是成熟吧。

  “好!你也听到了,打到他爬不起来!”

  兰姐老公属于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即使我这么说,他还是下了动手的命令,这声音刚飘入耳中,身后已经来了一脚。

  巨大的冲击力袭来,再加上胳膊早就划破,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就这样任凭兰姐老公的人对我踢打,渐渐麻木起来。

  或许,这就是说再见的时候了吧。

  曾经在我心中那么美好的女子,终于决定要将她泯灭了吗?

  这可是我从小到大最喜欢的一个女孩,我想以后也不会有了吧。

  这样想着不由伤感起来,在众人的手脚下慢慢抬起头,正与兰姐视线接触在一起,她脸上的泪痕,看起来一清二楚。

  虽然身上传来剧痛,但我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在她面前,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都想留下一丝笑容,因为这一次分离或许就是一辈子。

  她回到她的世界,我蹲在我的角落,从此两不相欠。

  这就算是一个完结了吧!

  身体早就麻木,意识也渐渐消失,在就要睡过去的时候,身后众人停了下来,然后我就看到一双皮鞋,亮的反射阳光。

  兰姐老公在我面前蹲下,轻挑起我的下巴,意味深长的说道:“以前没有动手,只是因为你和林晓天长得有点像而已,你并不是他,以后记住,惹不起的人别惹!”

  林晓天,为什么又是这个名字,我记得琴姐说过一次,现在看来,林晓天这个人才是充当了主角的人。

  原来,我只是一个替代品……

  一时间,愤恨、伤感、忧郁……各种情绪弥漫心间,我不知道该说啥了,再看兰姐,她已经别过了头,再也没有看我一眼。

  现在我开始质疑了,今天自己挨得这顿打值不值,但我更想知道,这个叫林晓天的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竟然让所有人提起他来都不愿说下去。

  “走吧!”

  淡淡的两个字吐出,兰姐老公站了起来,身后那一群人听到命令也从我身旁走开了,我看的依旧是兰姐,只见她被她老公扶起,然后两人向着那辆兰博基尼走了过去。

  琴姐和小太妹似乎还想过来看看我,但被兰姐老公瞪了两眼之后,她们便停下了脚步,有些愧疚的望着我,但始终没有迈开步子。

  原来友情,有时候也这么脆弱。

  兰姐老公刚走到车前,突然传来一道霸气的声音:“我让你们走了嘛,不管你是龙是虎,今天都得给我留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