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卫,阿兰!”

  就在我和兰姐两人站起来想走的时候,门口处突然蹿进一道身影,接着小太妹慌张的声音便传入了耳中,顺着她跑来的方向望去,琴姐和阿欣两人正一步步后退着,而在她们身后,一道熟悉的身影慢慢走了过来。

  当看清那道身影后,我拉着兰姐得手一颤不禁放开了,兰姐身子也明显的颤抖了起来,扭头一望,她眼中充满了恐惧的神色。

  来的这人竟然是兰姐老公!

  几秒钟的时间,小太妹她们三人已经站在了我和兰姐身旁,兰姐老公阴沉着脸望着我们,缓缓说道:“你们都这么害怕干嘛,不是有人要开业嘛,我过来庆祝一下,很快就要走了,总得留个深刻的印象不是?”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或许我还会用开玩笑的语气跟他聊聊,但这话从兰姐老公口中吐出,压力竟是那么大,我手心里甚至已经冒出了汗渍。

  兰姐她们也都一样,全都皱着眉头,但是没有一人敢接下他的话头,在强势的人面前,女人永远都是软弱的,他是冲着我来的,我当然不能和兰姐她们一样,于是我向前走了一步,深深地吸了口气。

  “真没想到你也来参加我的开业,真是谢谢了,提前说一声我去接你也好。”

  说着我已经走到了兰姐老公身边,一脸微笑的样子,就像见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但只有我自己知道,站在他面前有多大的压力,说这些话付出了多大的勇气。

  兰姐老公笑了,用一种看小丑的眼神盯着我,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后,他又将目光瞅向了兰姐,轻轻地招了招手。

  兰姐就像一具傀儡一般,双目无光,在看到他招手后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然后木讷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我看到琴姐眉头已经深深的皱了起来,在兰姐走了两步后,她猛地一下握住了兰姐手臂,在众人的注视下,对着兰姐摇了摇头。

  琴姐一向是最稳重的,虽然我不知道这摇头代表着什么,但我知道兰姐老公来一定不安好心,至少对我不安好心,在那座城市我算是骗了他一次,这次他好像胸有成竹,即使是孤身一人进来,脸上也没有丝毫畏惧的意思。

  或许这就是气势吧,也或许是因为我喜欢兰姐有一种畏缩感,毕竟这是不对的。

  “呵呵,果真如此啊。”

  随着琴姐的动作,兰姐老公眼中带上了一抹凶狠,然后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但那语气中透着凶狠,要是给他一把枪的话,我想他会忍不住打爆我的头的。

  我们几人都没有动,整个大厅中回荡着兰姐老公那阴沉的诡笑,听在耳中那么渗人,在我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兰姐老公将目光转向了我,然后脸色严肃了起来。

  “你真是一个意外啊,真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能让阿兰动心的人,我给你一个机会,五分钟的时间,消失在我面前!”

  酷cJ匠r网首发f

  凌厉的话穿透耳膜,就像是一道咒语一般,让我脑中一片空白,其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马上走,五分钟,消失!

  “胡卫你快走啊,阿兰出国后你可以找我们玩,快走啊!”

  “别在这里等着了,你只有五分钟,他说到做到的!”

  “胡卫,我求求你快点走吧!”

  一道道夹杂着哭泣的声音传来,但我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身子愣在那一动不动,就那样死死的与兰姐老公对峙着,眼皮连眨都不带眨一下的。

  听着兰姐她们的话,再看我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兰姐老公一直带着笑容的脸终于变了色,他低头看了一下纯金的手表,然后冷哼一声说道:“还有四分钟!”

  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但我这次没想做一名大丈夫,这可是我的家乡,我不相信兰姐老公在这边也敢动手,虽然他比我有钱有势,但也有强龙不压地头蛇一说,虽然我不是地头蛇。

  兰姐她们还在劝我快点走,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那倔脾气谁说都不好使,除非发生什么事我必须要走,要不然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这是一个男人的尊严,虽然我的尊严以前早就被人践踏了。

  看着兰姐老公强势的面孔,我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们马上就要出国了,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呢?”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虽然我什么都没有,但人总是会有被逼急的那一天,难道兰姐老公的就是想看看我能忍到什么时候,然后在我忍不住爆发的时候再将我一脚踩在脚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无话可说,在人最怒的时候再将人踩在脚下,这对任何人来说,绝对是一种不可磨灭的回忆,因为它让你知道,即使你用上了全部的力量,我还是能够轻易的将你踩在脚下,而且不费吹灰之力。

  这样想着,我再审视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突然发现他有些可怕,这种人不招惹还好,一旦招惹上,要么你将他压下去,让他再也不来找你的事,要么就被他踩在脚下,然后忍受一辈子的屈辱。

  虽然我知道自己拼不过兰姐老公的,但我并不想被他踩在脚下一辈子,一个男人怎么说也是要拼一下的,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要是直接认输,那失去的不仅仅是尊严,还有你永远都站不直的腰椎骨。

  “就因为马上就要出国了,所以来给你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啊!”

  听我这么说,兰姐老公似乎来了兴致,拖过一旁的一张椅子直接坐了下来,还不忘招呼我和兰姐他们坐下,我这个东道主竟成了一个摆设。

  我天生不是那种认输的人,所以我没有搭理他,而是向着拉结她们四人走了过去,在她们身后我们刚才做的桌上坐了下来,然后对兰姐老公招招手说:“这边才是我们的桌,到这边来吧。”

  人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既然他没给我留一点面子,那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

  在我说完这话后,兰姐老公一张脸阴沉到了极点,我看到他拳头都已经握了起来,我甚至都意味他这就要动手了,但让我意外的是,兰姐老公竟然慢慢的走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