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回到家的时候,高波已经等着我了,当时阿欣是挽着我胳膊的,高波看到之后脸上瞬间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说你小子找了媳妇就找吧,你说你为什么不承认呢,昨晚春宵一夜过得还好吧?

  我刚想说不是这样,但没想到阿欣听了之后挽的我更紧了,还逗高波说,你是不是没有女朋友嫉妒了啊,我们不就是出去唱个歌什么的嘛,你看你想哪儿去了,对吧,老公~

  听到这发颤的声音,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说你快别闹了,还有很多正事要办呢,你就在家跟我爸妈聊聊天吧,我和高波现在就去忙活忙活,下午就要开业了,还有一大堆事没有弄呢。阿欣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然后和我妈两个人就又讲了起来,我连饭都没有吃就跟高波走了出去。

  在车上高波还一个劲的说昨晚爽不爽,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呢,我和阿欣只不过是普通朋友,一会儿我那群朋友来了别给我胡说哈,这里面有些事情你不懂,可千万别出了什么岔子。我真害怕高波一不小心说昨晚我和阿欣在一块,这话要是让兰姐听到,估计我们之间的缘分就尽了,那我以后就不知道如何面对她了。

  听完我这话,高波立马紧张了起来,他往我这边一凑,说胡卫你不会是脚踏两条船吧,你小子可以啊,我彻底凌乱了,我说你知道个屁,快别胡说了,到时候你闭好你的嘴就是了。见我神色真的有些严肃,高波终于不说话了,但脸上还是带着疑惑的表情,我也没打算跟他解释,我跟兰姐之间的事情,我没打算让更多的人知道。

  大壮也就是高波店里的伙计已经去印宣传单了,我和高波先是把店铺牌子挂了上去,名字很土,叫笨笨手机专卖,起这个名字的时候高波还让我起个高大上的,但我感觉笨笨挺好听的,这是我家以前一条小狗的名字,我特别喜欢那条小狗,就当是纪念一下吧。

  崭新的牌子立起来,周围的店铺邻居都走了出来,高波一边招呼着,一边说下午就正式开业了,大家伙一会儿可过来捧捧场啊,下午大家一块去望月楼,尽情吃喝玩乐,绝对管饱!看着大家伙脸上洋溢着的的笑容,我心里一阵满足感,还是家乡的人们亲,街坊邻居都热情满满,丝毫不用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当我们把店铺牌子装好的时候,大壮拿着宣传单也回来了,还带着温热的宣传单上面很简洁,上面印了八部现在卖的最多的八部手机,当然价格低了一些,这不是为了吸引众人的目光嘛,价格稍微低一点没有多大关系,一直都是在赚不是嘛。

  望月楼高波早就打了电话,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我还忘了叫一个人,陈钰。她可是帮助我设立这个手机店最关键的人,于是我掏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但很不幸的是,她手机暂时无法接通,我这边只有她这么一个联系方式,于是我就没多想,继续忙活起了其他事。

  发传单的小家伙,我找了昨天带人来买手机的小家伙,我们这边有三个学校,我说你把三个学校发遍三百块钱,小家伙很是高兴,然后拿着一大摞传单就走了,这边还有一些,高波在劳务市场上找了一个人,然后把剩下的传单全都交给了他。

  现在是等待时间,问一下高波还没有吃饭,所以我就买了点包子,怎么说还有一大堆事要忙活,总得垫垫的。

  %R最@)新章f节N*上B酷匠y|网t

  忙完这些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算算时间兰姐她们应该快到了,于是我给兰姐打了电话,当她接起来的时候,我从电话中竟然听到了我妈的声音!见我不说话,兰姐语气平淡的说你回来吧,我们都在你家了,然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兰姐就挂了电话。

  我知道,兰姐又生气了,因为见到阿欣。上次就有一些误会,现在阿欣又出现在这,我事先也没有告诉她们,估计这次解释不过去了,狠狠的锤了一下墙,然后我跟高波说你先在这边看着吧,我那几个朋友在我家了,我先回去下。高波点了地那头,然后我在众人的瞩目下就向着家的方向跑了起来。

  当我走进院子的时候,兰姐她们几个正在跟阿欣还有我妈聊着什么,虽然她们脸上都挂满了笑容,但我还是看出了一丝虚伪,阿欣和兰姐她们本来就不熟识,现在又被误会,估计小太妹心里现在都有想要打一架的冲动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是我引起的,最终还得我来解决,于是我深吸口气走了过去,见我走来,所有人目光都瞅到了我身上,就连我妈也是,没有一人说话,气氛僵到了极点。

  干涩的笑一声,我对兰姐她们说你们来到了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啊,我好过去接你们,兰姐扭过头没有搭理我,还是琴姐做了个好人,她说反正阿兰直接你家的位置,你过去接多麻烦啊,咱们谁跟谁啊,还用得着那么多事吗。

  我微微一笑算是回应,但接下来又没人说话了,就连平时爱吵爱闹的小太妹都闭上了嘴,琴姐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了,阿欣更不用说,她还不如这几人能言善辩,还是我妈好,她对我说你看你朋友们都来了,你不是说今天下午开业吗,要是准备好了的话,现在过去就差不多了,你们再一玩,到时候开业完成吃饭也得两点了,现在就去吧。

  然后我就对几人说咱们去我那小手机店吧,兰姐是第一个站起来的,她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直接从我身旁走了过去,阿欣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也止住了,无奈的长舒口气,我跟在她们身后走了起来。琴姐在后面追上我跟我说了两句话,她说这事你要是说不清楚,估计你和阿兰的关系就废了,自己看着办吧,扔下这句话,平时给我帮助最多的琴姐也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唉,女人真是一个捉摸不透的生物,一件很正常的事,非要弄的这么复杂,真是不可理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