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阿欣以前没有这么爱说话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言善辩了,和我妈这么大年纪的人聊起来竟然一点阻碍都没有,真是让我有点惊讶。

  扭头正想招呼高波进去,但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高波就把我拉了过去,很是神秘的笑着问我,这小美女是你媳妇吧,小子艳福不浅呐,竟然找了这么完美的姑娘。

  听到这我脸微微有些发红,我说你想哪去了,阿欣真的不是我媳妇,我们只不过是非常好的朋友而已,过两天还会有好几个人来呢,到时候你肯定不会这样说了,我现在依旧是单身汪。

  听我这么说高波不言语了,他说你看要是可以的话到时候给我介绍介绍,离得又不是很远,再说我也不是那种一无所有的人,现在家里一直在催我找个媳妇,可前几年光傻玩了,我还真找不到,看看要是有钟情的,我得拿下一个。

  虽然点了点头,但我知道来得几人中不会有一人选择高波,即使他在我们这边看起来混得很好,衣食无忧,但那几个人,挥霍起来的钱估计就有高波现在赚的了,家庭背景的差距太大,完全没有可能。

  想到这我又想到了自己,自己何尝不是那样呢,我和兰姐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抛开别的不说,就说最后兰姐要是跟了我,我又能拿什么来让兰姐挥霍呢,她早已经习惯了以前的生活,跟我在一起只会过上苦日子,我想她是不能接受的。

  在高波的拉扯下,我们俩走进了手机店里,阿欣和我妈两人聊得正欢,见我们走进去也只是瞅了一眼,然后高波就坐了下来,我问阿欣有没有吃饭,阿欣说早就吃了,然后我们拿起还没有喝完的酒又喝了起来。

  最新c》章H;节b上?酷匠M《网7C

  一瓶酒下肚,高波来了个电话,他让我看了一下备注,猥琐科长,他小声跟我说这就是管我们这片的王科长,等你开业的时候别忘了请他顿,我点了点头,然后高波就接了起来。

  跟着众人说话一般都是一些客套话,王科长不愧被高波称为猥琐科长,因为没说几句他就车到了我开的手机店,然后说他手机刚刚摔坏了,正准备换个手机,问高波能不能上你兄弟店里那个手机用,最近手头还有点紧。

  高波当然说可以了,然后王科长说那你过来接我吧,我顺便看看他那手机店在什么位置,到时候也好和手下说一下通融一下,高波说了声行,然后挂断电话便无奈的站了起来。

  我也是醉了,什么时候要个手机也这么大谱了,这简直就是敲诈勒索啊,虽然说一部手机不值钱,但这也算是他收礼了不是?

  见我有些生气,高波说这都是常情,以后这样的事情少不了,说不定哪天他手下的兄弟们就过来拿部手机用,到时候你还得好声好气的给他们送过去,要是怠慢了一点,你就等着他们来查你吧,到时候你损失的可就不是一部手机这么简单了,做人要看得开。

  听着高波的话,我心里还是有些愤愤不平,然后我说我必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他不是跟我要手机吗,我一会儿要把他说的话录下来,到时候要是这家伙翻脸不认人或者做得太过,我也好把他拉下马。

  高波似乎有点惊讶,但他没有阻止我,他说你要是坚持这样做,那咱们准备好一会儿就录下来,其实我早就有着打断了,只不过一直没敢,现在跟你在一块,似乎又有了当年的热血,咱们这次就好好摆他一道!

  商量妥当,我和阿欣还有我妈说了一声先去见个科长就和高波走了出去,手机没有从店里拿,我准备去给他买一个,这里还有一点多块钱,反正我店里买的手机大部分都是这个价位,他也说不出什么,最主要的是,我店里的手机都没有包装,他要是抓住这个不放,那损失的可就不是一部手机了。

  于是高波开着车带我到了最近开的那家手机店里,我拿了一步一千三的手机,真是日了狗了,我还从来都没有用过这么贵的手机,第一部竟然是送给这王八蛋的,说实话我真有点愤愤不平。

  所以在车子停在王科长办公楼前的时候,我就将手机调成了录音模式,既然都打算做了,那就应该弄得完美一点,从现在开始的每段录音,我都想成为以后的呈堂证供。

  说实话,当时心里真的有点发颤,一旦要是被发现,那我的手机店可就永远都开不成了,弄不好赔钱不说,我还得禁区呆着,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高波见我这么倔强,没有说话我们就走了进去。

  这王科长全名叫王德全,一路上经过了很多办公室,但王科长的办公室显得尤为高大上,一看就不和其他人一个等级,高波很是轻车熟路,将办公司的门推开之后,一个头上只有几根毛,大腹便便一脸笑容的中年人出现在了视线中。

  客套话那是必须要说的,高波给我介绍了一下,然后我和王科长握了一下手,然后我看起来很是识相的将手机放在了王科长办公桌上,这边应该是没有监控,因为王科长一脸微笑的将我放下的手机拿了起来,脸上本来带着的虚伪笑容变得更浓了。

  他说听说你要开手机店的事了,咱们这边手机店就开了那么几家,希望你能好好地做下去,不得不说这家伙老奸巨猾,说了这则么多话,愣是一句都没说我给他买手机的事,然后我就提了起来,我说王科长您看我店里也没有什么好手机,这手机您先用着看看质量问题吧。

  他应该是没有意识到我想摆他一道,所以他说好,这手机就当我先检验一下了,我会让手下的人好好照顾你的,放心大胆的做就行,这边一切我说了算。

  说得这么明白,就算是傻子应该也知道这段录音代表的什么了,件事情已经办妥,我又说王科长店里还有个朋友在那边等着呢,您看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改天登门拜访,过两天手机店开业,还请您过来坐镇啊。

  王科长笑了笑说没问题,然后我和高波就从囚牢似的办公室中走了出来,坐上车的瞬间我拿出手机保存了录音,我知道这将是我在这边最大的仰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