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我一阵无语,我说我不就是开个小手机店吗,做老板什么的还说不上,过来了顶多送你一部一千块的手机,然后小太妹就笑了,她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开业,我时间多得是,只要琴姐和兰姐有时间,我们就一块过去。

  我说我已经给琴姐打了电话了,她说这两天都有时间,今天这么晚了我还没有和兰姐说,看看那明天我跟她说一声吧,到时候定下时间了告诉你就是了,小太妹嗯了一声,然后外面就传来了叫她的声音,小太妹说就这么定下了,外面还有一群朋友等着她,然后我们就挂了电话。

  瞅着雪白的房顶,想想很快又要见到兰姐,心里不由一阵兴奋,但想想我们的以后,我眼中的光芒不由又黯淡了下来,我不知道以后的我们,会以什么样的身份继续相处。

  好朋友?我想兰姐老公不会允许一个有威胁的人做兰姐好朋友。情侣?这种情况更是不会存在,我都已经远离那座城市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只会少之又少,再说兰姐也不会离婚。想想这些,真是烦的可以。

  这时候我又想起了阿欣,我开店她是必须要到的一个,现在这点正好是阿欣工作的时间,然后我电话就打了过去,想了好久才有人接起来,不过不是阿欣的声音,我说我找阿欣,她说阿欣正在唱歌呢,五分钟之后让她给我回过来,然后我挂断电话就等了起来。

  其实我有点不解,阿欣以前的时候,电话从不离身,就算是她睡的最香的九点十点,我给她打电话她都会很清醒的接起来,但现在的她,似乎没有了以前对我那么好,或许这跟我离开有些关系吧。

  没有五分钟,也就是两分钟的时间,阿欣电话就回了过来,我接起来的时候还能听出阿欣在大口喘气,应该是刚唱完歌,听到我的声音阿欣很高兴,她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是不是做生意遇到什么棘手的事了?我说没有,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这两天我的店也要开业了,你不过来一趟吗?

  =更6‘新/最快上酷“匠网L

  说这话的时候我用的是疑问的语气,虽然知道阿欣一定会来,但问一问还是好的,其实她的时间很紧张,每个月只有一天请假的时间,她就算来也只能在这边呆一天,最多就是吃个饭看着我手机店开业而已。

  和我预料的一样,阿欣听完我这话直接问了句什么时候,我说就这两天,她一点迟钝都没有直接说了句行,确定时间的时候跟她说一声就行,想了想我说要不你跟兰姐她们一块来吧,她们这两天应该也会过来,你感觉怎么样?阿欣顿了一下,然后说还是算了吧,说她跟兰姐她们其实不是很熟,一路上少言寡语很难堪。

  然后我就没说什么,我说那坐火车来吧,到时候买个软卧,一路上也挺累的,再说你回去之后晚上还要上班,时间一定很紧张,千万别心疼钱苦了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考虑阿欣的时候我总是会想很多,不管是她的工作还是其他什么,我总是想要她过得好一点,或许这就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情心吧。

  听完我这话阿欣笑了,她说你放心好了,我想的比你全面,然后我说了一声那就先不打扰你了,到时候确定时间之后我会跟你说的,你这接下来肯定还有唱场,就不浪费你休息的时间了。阿欣那边轻轻的恩了一声,我接着就挂了电话。

  其实心里还有好多话想说,但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更不知道怎么说,就像上面说的,我已经远离那座城市,那边的人和事,就算我说的再多也没有用了,和我都没有太多关系。没有我,她们过的一如既往,慢慢就好了。

  想到这我感叹起来,时间真的会改变一切呢,不知道是因为我开始忙起来还是怎么,原先在我心里那么超然的兰姐,还有阿欣她们,现在我竟是没有多大感触了,我只知道想起她们心里有些难受,其他的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别忘了这才几天的时间。

  或许有人会说我薄情,但我想说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人,她们来了我还会一如既往的对待,她们在我这一直都是那种最重要的朋友,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的这么少了,难道让自己忙起来真的会忘掉一切?

  无从得知,这时候困意又袭了上来,躺在铺好的纸板上我马上就进入了梦乡。

  身下什么东西都没有就睡觉,真的是一种极其傻的行为,第二天我醒的时候也就才六点钟,当时醒过来,我差点以为自己起不来了,浑身上下酸痛不堪,我真的感觉自己这马上就要挂了,努力挣扎起来,将纸板收起来,我很是难受的将门打开了。

  外面阳光很耀眼,我这刚走出去,就看到我妈从不远处的三利走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兜包子,这时候我才感觉自己有些饿,然后从妈手里接过那兜包子,我说妈你先在这看着,我过去吃个饭一会儿就回来。

  看着我妈走进店里,我这才放心的走进了三利,吃着热乎的冬瓜包子,喝着加了糖的豆浆,味道美美的舒服极了,仿佛又回归了学校的生活,只不过一看身旁的人,大多数都已经换成了打工的,还有一些店铺的小老板们。

  想到这心里一阵不舒服,于是匆匆将一兜包子和面前的豆浆喝完我就走回了店里,远远看过去,我妈正认真的看每个柜台里面的手机,那认真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对手机极其有研究的人一样。爸妈这一辈子用的都是最经用的诺基亚,我走过去跟我妈说,妈这里面的手机你喜欢哪个就拿着吧,妈摆了摆手,说这些高科技咱用不了,最多也就是听个歌什么的,给我用这是瞎了。

  妈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干涩的皮肤,加上手掌上的裂痕,看起来那么刺眼,让我有种想哭的感觉,虽然妈这样说,但我还是决定今晚带俩回去,爸妈一定会喜欢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